☆、02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董涵把头探出车窗,愤怒的对后面的人喊:“不要按喇叭,前面是养殖场!!”

一个又胖又白的中年男人完全没有理会董涵的话,他涨红着脸指着董涵骂道:“你们再不往前开,老子就撞死你他娘的!!”

他车上的女人也尖声叫嚷着:“天呢,你们堵在这里干什么啊?你们要死自己去死,快让开啊,后面有一群疯狗会咬人的!”

除了他们两个人歇斯底里,后面的人更是不停的按着喇叭,那一个个面目狰狞的样子,好像挡在他们面前的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似的。

“快开啊!后面的怪物快追上了!!”

“就是,快开!傻了吗?!”

......

一听到那刺耳的喇叭声与叫骂声,唐语时的心里就凉透了,他探身操控着方向盘让车子开进旁边的一座小院子。

唐语时把车停进了院子里,一边推门下车一边道:“我们先躲进去一会儿。”

董涵从车上拎下了一个大行李包,也跟着唐语时下了车。

唐语时先一步进了小洋楼,董涵带着两位妈妈与小崽子后一步跟了进来。几个人的身上都带着包,虽然没有多少东西,但是带一些才能让他们心里踏实一点。

就在他们进了洋楼之后,就听见外面一辆接着一辆的汽车开了过去,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的咒骂声。如今好歹也已经末世这么久了,怎么还有人不知道声音会吸引来丧尸与丧尸动物的?

之前军队敢弄出那样的动静来,是因为他们有武器和装甲车,就算把丧尸吸引了过来也可以消灭。可是这些就不一样了,他们见了丧尸不要说去杀了,一个个不吓傻在原地就不错了。竟然还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大喊大叫,还真是不怕死。

董涵提醒他们的时候唐语时并没有阻止,可是他们的态度实在是太恶劣了,就算真的把人救下来也只会给他们惹来麻烦。

他们刚刚所在的小道只能容一辆车通行,唐语时他们的车只能往前或者开到旁边的住宅区。

唐语时:“妈妈,有没有熏香或者花露水之类的东西?”

唐妈妈摘下身上的背包就开始翻找,她的背包里很多都是小孩子的东西。唐语时在看见奶粉,奶壶,痱子粉等等的时候突然觉得嘴里有点酸。他老妈还真是把小家伙,当成了未来孙子一样照顾了。

唐语时忍不住看了小家伙一眼,大概他眼神过于怨念,小家伙似有所查的抬起头与他对视一眼。然后看到唐妈妈的背包之后,小家伙的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

唐妈妈:“找到了,用这个可以吗?”

那是一块驱蚊香带香味的那种,她担心在外面逃亡要露宿街头,这样的天气一定会有蚊子,她担心这些蚊子也是有毒的,所以才会浪费背包空间装这个。

唐语时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在房里点了两盘驱蚊香,然后又在外面放了一些。丧尸动物的嗅觉比丧尸还灵敏,他必须用一些东西来干扰它们,才不至于它们发现洋房里有人。

董涵看到他的动作立刻也明白了过来,他在这家洋房里翻找了一圈,然后翻出来一瓶空气清新剂和一瓶花露水。他把这个交给了两个妈妈,让她们把整个房里都洒上。

而他与唐语时在房里巡视了一圈,把每个角落都搜了一遍,见没有任何的危险就开始封锁所有的门窗。

唐妈妈撒完花露水,就发现小家伙的嘴唇有点干裂,她就给他冲了一杯奶粉。

秦绝默默的抱着奶壶,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大家忙碌。

虽然一万个不乐意,但是他确实是渴了。秦绝这样想着举起奶壶吸了一口,突然觉得实在是太羞耻了。他扭头偷瞄了一眼见没有人注意他,偷偷的把奶壶拧开抱着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一直目睹他搞小动作的菲米,瞪着它一双湛蓝湛蓝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唐大胖在沙发上寻个舒服的位置,也歪头看着秦绝的动作。它舔了舔自己的毛,然后猫脸不解的说:“崽崽在装大人,还真别说挺像的。就像咱们楼下的那位老大爷喝下午茶的时候,还端出一脸要进行仪式的样子。”

菲米难得没有反驳唐大胖,它迈着轻盈的脚步跑到秦绝脚边,然后散发着凉凉的寒气让周围温度降下来。

这时忙完了的唐语时从楼上下来,他看见因为拧开奶壶喝奶在嘴上留下一圈奶胡子的小家伙,突然被小家伙可爱的样子戳中了内心柔软的地方。唐语时一边脱下自己的口罩,一边快步朝着小家伙走来。

一直沉浸在喝奶长个子幻想中的秦绝,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危险感来。他刚抬起头来,就看见唐语时那张还算好看的脸。突然在他的眼前放大放大再放大,直到两颊上分别印上一个亲亲后,那张放大的脸才缩小缩小缩小。

秦绝瞪大了一双乌黑乌黑的大眼睛,他的黑眼仁本来就比普通人大,这会儿因为震惊眼睛看起来更大了。他,秦家最年轻最厉害的继承人,他,一项严以自律的成熟男人,被一个男人,不应该是大男孩给调戏了?

唐语时听到外面传来了动静,就把小家伙往怀里一揣上了二楼。他小心翼翼的掀开一点窗帘往外面看去,就看见跟他预想之中一样的画面,大概有二三十几只丧尸动物,从外面陆陆续续狂奔而去。在它们后面还跟着几只丧尸家禽。

在看见丧尸家禽的时候唐语时有点想吐,主要是平时他比较喜欢吃家禽。平时并不可爱的动物,突然变成了脱了毛全身腐烂干瘪的奇怪东西,尤其是看见它们小小的脑袋感觉比丧尸都惊悚。

秦绝伸手去捏唐语时的耳朵,用力捏。

不是把他当小孩子吗,还让他一起看这种东西?也不知道唐语时脑子都在想什么?真是一个难懂有烦人的家伙。

唐语时低下头开突然道:“宝宝,你跟我说你那个异能到底怎么回事?”

听到唐语时的话秦绝想该来的还是来了,他就知道唐语时单独带他上来,不可能是为了欣赏外面丧尸动物跳舞的。秦绝从唐语时怀里挣脱出来,然后抬着头对唐语时说:“我当时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是看见你有危险,所以忍不住想要救你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APP抽完网页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