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帝渊域 > 第十九章:机缘!消息!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机缘!消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突然,一道金色的光影出现在护城河中心,他剑心眉目,五官十分立体,帅气逼人,看起来十分年轻,但从他的眼眸里又看到晚年的沧桑。

看到此人,苏邪第一时间把狐薇薇与古默默护在身后,而棋则把苏邪护在身后,眼色凝重。

“少主,此人神识十分恐怖。”

金色的光影伸了个懒腰,恍惚的眼神缓缓从苏邪这边晃过,只是一眼,就让苏邪感觉仿佛天都快塌了下来。

噗!苏邪一口血吐了出来,单膝跪地,面容十分苍白虚弱。

“你的气息让我十分反感。”金色光影看向苏邪,声音冷漠道。

狐薇薇走到苏邪旁边,脸色紧张的担心着苏邪的状况。

苏邪擦拭嘴角,向狐薇薇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然后缓缓站了起来,走到棋的前面看向金色光影。

“前辈实力神通广大,如果刚才要杀晚辈的话晚辈活不过一招。”苏邪的脸色依旧苍白。

“还算有点自知之明,老夫问你,你,师承何处?”金色光影眼神一凛,神识向苏邪压迫过去。

“晚辈师承浊枯。”苏邪没有说谎,回答道。

“没听说过。”金色光影微微一愣,便摇了摇头。

而一旁的古默默则是瞪大了凤眸,轻声道:“苏邪哥哥,你师傅竟然是人族至强者浊枯!那是不是说,明月楼楼主……”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苏邪白了她一眼,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好不?

“人族至强者?嗯?小丫头,你身上为何流有古崖的血脉?”这时,金色光影目光转向古默默。

“回前辈,古崖是晚辈古默默先祖。”古默默尊敬道。

“唉,多少年了,想不到小崖他都已经是别人的先祖了,看来外面已是人去楼空,人走茶凉唉。”金色光影叹了口气,面露沧桑。

“恕晚辈多言,不知前辈与先祖是什么关系?”古默默竟然大胆的开口提问道。

苏邪嘴角抽搐,警惕的护在古默默身前,这个古塔阁小屁孩是不是傻啊。

不过金色光影却让苏邪松了一口气,放松了警惕,呃,或者说放松了无谓的警惕。

“小崖啊,可以说他是老夫的弟子,也是老夫眼里古城人族的希望,不用依靠我天狐族就能让古城安居乐业的领袖。”

金色光影这一番话,众人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原来,在很久以前,古城之所以有安稳之境,不受外来侵略,就是有天狐族的帮助。

看来,也不是所有异族都与人族水火不容,就像之前苏邪与狐薇薇看到的一样,或许,形成眼前这番局势,是因为某些异族担心自己的地位不保,怕人族超越顶替罢了。

“谢前辈解答。”古默默更加尊敬金色光影,向他行了一礼。

“既然是小崖的后人,那老夫就送你一番造化吧,至于你能领悟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金色光影手指一点,一道金色光团融入古默默眉心之处。

随后,古默默全身被金光包裹形成一层金色的结界,坐在地上闭目感悟。

见此,苏邪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为什么差距就是这么大,她只是拉了几句关系就能获得造化,而自己刚见到金色光影就被一顿胖揍,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小子,你是不是觉得老夫刚才揍你让你觉得很不公平?”金色光影重新转向苏邪,语气微冷说道。

“呃,前辈说笑了。”苏邪干咳一声。

“你不用紧张,老夫现在只是个残魂,不会把你怎么样,更何况老夫还有事要与你商量,或者说交易。”金色光影双眼微眯,露出浅浅的笑容。

“前辈请说。”苏邪只能答应,他可是见识过这个残魂的厉害,就算是棋,也不过一招之敌,更何况还有个正在感悟的古默默。

“我可以告诉你天狐之心的位置,但你要帮我完成一件事,如何?”

嗯!苏邪内心一震,他不清楚这个金色光影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如果说他是为了天狐族,那天狐之心就不该落入外人之手,但他为何要告诉自己呢?苏邪心里不是很信任金色光影。

“你不用怀疑,老夫没必要骗你,我是看在你旁边这位狐族丫头,她身上流有天狐血脉,天狐之心只能选择同族传承者,但那件事之后天狐气运已尽,快已绝迹,老夫又不想天狐传承失传,而她正是最好的选择。”金色光影似乎在解答苏邪心中的担心。

“好像又是这么个道理,不过天上不会掉馅饼,如果我能力不过怎么办。”苏邪想了想,没有立马答应他。

“放心,老夫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毁掉遗迹之柱,世间再无天狐遗迹;还有,在她还没有成长起来不得暴露天狐血脉。”金色光影微微说道,一手指向狐薇薇。

“就这样?”苏邪不相信道。

“就这样。”金色光影点头,然后他继续一指点出,一道金色光团飞出,缓缓的融入了苏邪眉心处。

苏邪没有抵抗,放开身心的接收着金色光团,随后一幕幕讯息还有天狐遗迹的地理位置等全部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天狐之心!苏邪看到天狐之心的消息,位于天狐圣殿,苏邪还知道了天狐圣殿的位置。

“感谢前辈!晚辈一定完成前辈所托。”苏邪尊敬的向金色光影鞠了一躬。

“希望如此,由于时间紧迫,老夫再送你们一程吧。”金色光影再次挥手,一团金光闪起,把苏邪四人包裹在内,然后光芒一闪四人消失不见。

整片红色的护城河只剩下金色光影,他的残影愈发虚弱,脸上的沧桑愈发浓厚,但又有一分释怀的笑容,或许,她是天狐最后的血脉。

苏邪众人只见光芒一闪,眼前的环境就是另一幅场景,似乎有些尴尬,但他最不怕就是尴尬。

只见他们四人位于一个祭台上面,高高的俯视下方,大概有十米高左右,环视八方,祭台周围围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水泄不通,而且众人神色怪异的往他们看去。

“看!是那位狠人!”

“好像还真是!他怎么会出现在上面?”

“谁知道呢,不要惹他为好,此人只可交好不可交恶。”

下面开始议论起来,统一口径不与苏邪交恶,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继续在周边寻找遗迹的机缘。

突然,一位魁拔的身影站在那里,仰望上方看向祭台处的苏邪,所以洪亮的开口道:

“苏少主,落雪派众人在祭台以南两公里处似乎遇到麻烦,被迫困在山洞,现在情况不明。”

苏邪一听,心里一凛,这里是天狐遗迹,落雪派内忧外患,云锦儿实力不高,带领的人数众多,可能顾不上这么多人,更何况还有莫凡,他明摆着就是个累赘。

不行,我得赶快过去!

“多谢了,呼延木林。”苏邪抱拳,然后与棋对视一眼,化为黑气离开了。

是的,告诉苏邪落雪派消息的人正是上次在落雪派城门处仅有一面之缘的浮屠阁呼延木林。

“大姐,苏邪他不会有危险吧?”

“你要相信少主,他不会有事。”

之所以独自一人前往支援落雪派,是因为古默默还处于感悟状态,需要有人在一旁守护,还有狐薇薇,她的安全也需要保障,而棋留下则是最好的选择,苏邪相信,在进入遗迹这些人里面,棋绝对是庞然大物。

另一边

落雪派众女被困在一处光线昏暗的山洞里,她们没了原先的鲜丽,此时的她们个个灰头盖脸,身负伤痕,衣服上布满鲜明的血迹。

回想起一路上的遭遇,云锦儿心中伤痛不已,自己作为领头人,没能保护好派内弟子,还让大家为自己争取逃脱的机会而牺牲,此时她已经无比自责。

五人,为了掩护自己撤退,争取拖延时间,她们受尽折磨,受尽欺凌,直到生命流失的时候也不曾退缩和后悔。

“锦儿…都怪我,是我没能力,还让你们保护,才让她们……”莫凡颓丧的坐在那里。

是的,其中也有莫凡的原因,他作为一个精神力初学者,没有一点战斗能力,而且在这遗迹里面,他的自保能力也是有心无力,太弱了。

落雪派众女看得出云锦儿与莫凡的关系不一般,更不想让她伤心,所以,莫凡才有命活到现在,与剩下的人困在山洞里边。

“就是因为你这个累赘!要不是你,她们会死吗?我要杀了你为我的姐妹偿命!”云锦儿怒吼道,起身一掌轰向莫凡。

莫凡没有害怕,反而露出释怀的笑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等待这一掌的到来。

“师姐不可!”

这时,落雪派众女连忙起身护在莫凡面前,焦急的拦下云锦儿。

“你们也敢拦我?”云锦儿冷然道。

“师姐!你先冷静一下,不要因为意气用事而做了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是啊是啊,莫凡固然有错,但如果没有莫凡,你觉得会有什么变化吗?那些人依旧会选择在遗迹里面对我们落雪派动手。”

众女连忙安抚云锦儿,细心的与她游说,让她的情绪先冷静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