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帝渊域 > 第十八章:进入遗迹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进入遗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人的到来让所有人瞬间安静下来,就连异族也是如此,他们不得不学会隐忍,因为他们有更重要的任务,况且自己这边能进古城的都是一些晚辈,所以能还是避其锋芒。

五道身影各自扫视一圈,似乎都在暗中吩咐自己族人一些事情,就连古渊也是不例外,不过这次他看向的是古陌,最重要的是,古陌才是这次古塔阁遗迹一行的领队。

大概过来半个时辰,五人才交代完自己的事情,神情严肃的立在空中。

“老朽古渊,老朽再啰嗦一声,超过二十五岁的人不能进入遗迹,不然将会身死道消,永世不能超生,还有,进入遗迹之后,你们的安危只能把握在自己手里,我们在外面也是无能为力;最后,遗迹稳固的时间只有半天,也就是六个时辰,在时间过后,所有人都要出来,不然,你们将随着遗迹消失而消失,好了,老朽要说的就是这么多。”为首的古渊开口道,没有一丝危言耸听的意思,非常严肃。

下方所有人立马凝重起来,一些实力比较低微的势力不仅要防备自己人族,还要提防异族,一但遇上异族,那可是生还的机会都没了。

不仅他们,古城六大势力也是如此,比如李奥成、古陌、呼延木林等等一些有些实力的人也时刻担心异族。

场上的气氛格外寂静凝重,不过,有一处角落却显得格外轻松欢快,那就是苏邪,他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因为他有一张底牌,那就是一直没说话的棋,他遵循一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当然,如果自己要寻之物落入他人手里,他还是要破例出手抢回来的。

“话不多说,云派主。”古渊转向苏邪这边,继续开口道。

云岚雪一步踏出,飞入空中加入到五人队伍里,面无表情停在最右边,下面一些人立马呆若木鸡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哼!”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最左边响起,下一秒,古渊冰冷的撇过去一眼,立马止住了这道声音。

六人各自飞出,围在山尖处的不同方位,随后众人只感觉六道强悍的气息扑面而来,空中以六人为界形成一个灰色的漩涡。

“开!”六人猛喝一声,以漩涡为中心爆发出一阵热浪,山体摇晃,不少人被这突然的热浪扫了出去。

“轰隆隆!”

天印山仿佛像沉睡的狮子一般懂了起来,一些异族察觉到异样立马飞入空中,苏邪立马抱过摇晃的狐薇薇,不让她出一点意外。

突然,以天印山顶为圆心,云层上方出现一道光屏,与大地相隔几十米,透过光屏可以看到里面的事物,是一方世界,与古城无异,有许多建筑,但几乎都成废墟一般,十分凌乱。

这就是天狐遗迹,苏邪看着眼前的一幕,露出渴望激动的目光。

“走!”所有人都还处在这震撼当中,苏邪大喊一声,横抱起狐薇薇一跃而起冲向光屏,古默默和棋连忙跟上,消失不见。

一些落雪派的弟子也接连带头冲入光屏,下一秒在回过神来的众人面前没入光屏没了身影。

他们也不敢落后,不少人也纷纷没入光屏之中消失不见。

“我去,小爷我不是元者!怎么进去啊!”落下的莫凡露出苦涩,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重心离开了地面,一道道风浪刮到自己脸上,一句鄙夷的声音传入耳中。

“废物真麻烦。”

“云锦儿!我咒你这个臭婆娘找到不男人,没人要,老剩女!”

“信不信我把你丢下去?”

“别别别,小爷我错了,我没人要,我老剩男……”

进入遗迹的苏邪此时出现在一片森林里,他旁边还有狐薇薇、古默默和棋三女,四人在这里等了片刻,但还是没有见到有落雪派的人出现。

“少主,看来天狐遗迹会根据进入批次的不同来随机分配出现位置,我们与落雪派众人失联了。”棋开口说道。

“失策了,云锦儿不足以抵抗江无痕众人,我们先去寻找落雪派众人,她们应该是同一批进入的,先与她们会合再寻找天狐之心,这是我答应云岚雪的。”苏邪微微颔首,对棋说的话不可置否。

“你说什么!这是天狐遗迹?而且还有天狐之心?”就在这时,一旁的古默默失声道,不可思议的看向苏邪。

苏邪没有出声,也就是默认古默默的话,古默默满脸震惊,在她的认知里天狐只是传说,只有在书上出现过,没想到,这个遗迹竟然是天狐遗迹!难道说天狐之前在古城出现过?

不过,古默默还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六大势力首领和异族肯定也知道这是天狐遗迹,那就是此次路途决定危机四伏,都要争夺天狐的大气运,但是,为何爷爷没跟我说过呢?

顾名思义,天狐之心就是天狐的心脏,不过它与普通心脏不同,它是天狐强者的精髓,或者是一种机缘传承,只有达到领域境或以上的强者才能保留下来。

“苏邪,天狐之心是不是就能激活我的天狐血脉?”狐薇薇咬紧玉唇紧张道。

“嗯,不过融合天狐之心可能会有点危险,怕吗?”苏邪邪魅的抱过狐薇薇,当着两女的面前调戏狐薇薇。

“有你在,我不怕。”

简单的六个字,非常简单,毫不犹豫,这也说明出狐薇薇对苏邪的信任,还有苏邪在她心中的地位,就连苏邪也呆滞片刻,内心一颤,有种异样的感觉。

“傻丫头,既然跟了我,我苏邪一生护你周全,除非我死。”苏邪邪魅的脸色多了一分温柔。

“你说的。”

“我说的!”

两人像小孩一样的拉了拉勾,狐薇薇像吃了蜜的一样露出幸福的笑容,而苏邪却露出前所未有的温柔,就连一旁的棋也是瞪目结舌。

古默默也是站在原地沉默不语,一开始是对狐薇薇拥有天狐血脉感到震撼而沉默,现在却是对苏邪那一句承诺而感到震撼,她看得出来,他并不是随口说说而已。

父亲,你是不是也为了守护自己的承诺而离开……

四人整顿片刻便离开了此处,向一个方向出发,要想与落雪派会合,在这陌生的环境里就是大海捞针,一没地图二不熟路,只能靠运气;不过带上了棋就不一样了,她玄虚境的实力,可以凭借着气息摸到一个大致的方向,还可以御空侦查路况。

走出森林,入眼的是一片妖艳的海,把两岸隔断,看不穿对岸的尽头,里面的海水不是绿色,也不是蓝色,而是血红色,十分刺眼,仿佛是千万血液融汇出来的湖泊,让人看的慎得慌。

苏邪虽说是明月楼少主,但这已经超出了他的知识范畴,他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渡海。

“少主,我观察过了,我们要想快速到达对岸就必须渡过这片海,如果绕道给我们的时间不足,而且也充满着未知,还有一个不幸的消息,那就是在这片妖艳红海的上空,有一股神秘的威压,非常强悍,所以御空渡海也是行不通的。”棋出现在苏邪身边,脸上的血色有些发白。

“这么邪乎?”苏邪脸色略微沉重,难道就要在这出师不利了?

如果在这耽搁下去,多耽搁一秒落雪派就多一分危险,恐怕遗迹里面就是青泉派下手的最好时机,最重要还有异族,一但碰上那落雪派真的就毫无还手之力。

不行,他答应云岚雪的决定不能失约,苏邪咬牙,带着三女走到海边,看着眼前妖艳的海水。

“入侵者,天狐族向来不理世事、与世隔绝,偏隅一方,你为何要踏入我们的家园?”

“呵呵,听闻天狐深得上天眷顾,拥有大气运护体,所以我就想看看是否如此。”

“你想剥夺天眷然后转移到自己身上,向那个传说迈进?”

“是又如何。”

“你不会成功的。”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

……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以吾之名,祭吾之血,凝护城河!”

这片海域响起这尘封已久的声音,仿佛在讲述一个久远的故事,苏邪众人也因此得知一点点信息,护城河!这片海域叫护城河,是以一名天狐强者的献祭形成的护城河!他值得被世人尊敬,不论种族!

四人肃然起敬,很难想象,这名天狐强者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悍,能形成这么宽阔无垠的护城河。

还有就是那名入侵者,他,到底是谁?苏邪陷入了一个个疑难当中,天眷?传说?天眷难道是指得到上天的眷顾?或者是天眷之人?还有那个传说又会是什么?这通通都在苏邪的脑海里打了一个问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