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帝渊域 > 第十五章:客人?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客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离开落雪派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与来时不同的是多了一个人,那就是赖着苏邪不走的古默默,是怎么撵也撵不走的那种,这让苏邪一个头两个大,什么恐吓的方法他都用过了,古默默就是不走,就要跟着他。

一旁的莫凡羡慕不已,只能孤独的走在前面,不想在二人中间当电灯泡,什么时候我才能像老大一样桃花缘想拦都拦不住。

“苏邪哥哥,我脚崴了,你背背我行吗……”

“苏邪哥哥,我有点冷,你抱抱我好吗……”

“苏邪哥哥……”

古默默不停的在苏邪耳边叨叨叨叨个不停,苏邪耳膜子都快被磨穿了,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他想骂也骂不出来。

“苏邪哥哥……”

“小祖宗,你到底想怎么样!”苏邪第一次感受到绝望,都快被她说成神经大条了。

“我就是困了,想靠在苏邪哥哥的背上睡觉。”古默默委屈的搓了搓手指,眼泪都快滚出眼眶。

苏邪额头冒起黑线,走到古默默面前,背对着她,然后半蹲弯下后背。

“上来。”

他的声音不冷不热,古默默见此露出狡黠的笑容,然后双手环抱在苏邪的脖子处,苏邪双手抱过她的玉足把她背了起来,然后就这样行走在漆黑的夜晚里,再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寂静,是这片黑暗的象征。

不知道走了多久,莫凡终于回到了明月楼,依旧灯火通明,他搓了搓手就缩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不是他不想理会苏邪,而是他没机会啊,还没进门,远远就看到了几道身影守在门口等待中苏邪。

造孽啊,莫凡他羡慕嫉妒恨啊,他又有点怀念在落雪派的时间了。

看见苏邪的身影,三女围了过来,看到他背上熟睡的女孩子,她们的反应各不相同,琴露出惊讶的声音,夸赞好可爱,棋则是扫了一眼,没有说话,依旧平静,而狐薇薇的脸色又有点吃醋的意思。

“喂!该醒醒了!”苏邪拍了拍古默默的玉足喊道。

“少主,要不我们就吵醒这可爱的小妹妹了。”琴说道。

“她可不是什么可爱的小妹妹,她比你还大,琴,我没记错的话,她叫古默默,据说才十九岁就达到入微二阶,是古塔阁近百年来妖孽第一人。”棋微微说道。

狐薇薇一听,眼中涣散了几分光芒,看向苏邪欲言又止,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来越不自信,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女人就是最敏感的,时不时就会胡思乱想,苏邪也不是傻子,察觉到狐薇薇的情绪,他松开双手,把古默默直接扔在地上,然后一脸邪恶的来到狐薇薇身前。

“哎呦!”古默默屁股着地,吃痛的睁开眼睛,随即露出灿烂的笑容。

“各位姐姐好呀,我叫古默默,是苏邪哥哥的新妻子。”

她没有生气,声音天真无邪,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一蹦一跳的走向苏邪。

琴和棋一脸古怪的把目光转向苏邪,不是她们怀疑他,而是古默默看起来就不像是会说谎的样子。

“别理她,她就是个倒贴给我都不要的小屁孩。”苏邪直接无视古默默,拉起狐薇薇就往里走去回到了房间。

“喂!苏邪哥哥等等我!”古默默抬脚跟了上去,却吃了一个狠狠的闭门羹。

琴摇了摇头,与棋各司其职离开了。

顾府

“府主,明月楼少主苏邪似乎接受了落雪派的示好,还得罪了青泉派,还有,一直对男生冷漠的古默默竟熟睡在他的背上,语气也非常亲昵。”

“哦?竟有此事?就连世龙多年来也没能获得古塔阁那丫头的好感,仅一面之缘的苏邪竟能取得她的好感?有趣有趣。”

“府主,那青泉派那边……”

“唉,看来古城要变天了,这几年来,青泉派一直打压挤兑落雪派,要不是云岚雪突破,落雪派或许连根都没了,现在加上遗迹临近,青泉派肯定想利用其次契机,联合底下小势力,从而把落雪派挤出六大势力。”

“那。”

“青泉派这几年做的确实有点过了,野心膨胀弟子跋扈,反而落雪派比较端正,让苏邪打压青泉派也并非坏事,还有,后天就是遗迹开启,我们一定要对异族加以防范,我担心城内漏网之鱼会有大动作,传我号令,出动护稷队,暗中保护古城。”

“是,府主。”

顾然一愣,欲言又止,但还是不言退了下去;要知道,护稷队乃是顾府隐藏战力,实力神秘超凡,代代相传,就连其他五大势力也是模糊不清。

看来,顾培明对后天的事还比较重视,对异族也十分谨慎。

如今古城的形势十分严峻,内忧外患,忧患不单单是来自异族,更重要的还是他们自己人有内斗的局面,对资源权力地位的渴望,从而导致人心不齐。

或许,人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欲望。

古塔阁

一老一青年大晚上站在花园边给植物浇水。

“爷爷。”

“陌儿啊,你觉得李奥成实力如何?”

“很强,在古城年轻一辈人里,他是第一人。”

“那你觉得默默实力如何?”

“呃,默默她天赋虽然妖孽,打破了古城第入微境记录,但她实战能力欠缺,年轻见识短浅,与别人相比还是弱上一些。”

“那,明月楼少主苏邪呢?”

“咳咳,爷爷你这不是挖苦我吗,苏邪的实力非常奇怪,有些神秘,与李奥成一战时,他的气息明明只有九转,但却能打败李奥成,所以我看不懂他。”

“嗯,其实我也看不清这位明月楼少主的为人,似善似邪,所以就让默默去试探试探他。”

“那默默会不会有危险……”

“我想应该没有危险,你不是见过苏邪了吗,他是什么人你心里应该有个印象吧?”

“呃,印象嘛,总体来说就是有点贱吧而且带有一些邪性,什么话都敢讲,把江无痕那小子都气得说不出话来……对了!这小子似乎对美女情有独钟!不行!我要把默默带回来。”

“站住!都二十好几了,做事能不能沉稳一些,默默不是小孩子了,如果苏邪真是作恶之人,她自己不会回来?还有云岚雪会把落雪派托付于苏邪?你也不动脑子好好想想。

陌儿唉,男人喜欢美女那不是人之常情吗?你敢说你没看过美女?没对美女臆想过?更何况,默默这种情况,以后有没有人娶她还是个问题!”

“咳咳……”

年轻男子脸皮害臊的站在那里听着老人为老不尊的教训,他不敢吱声,不敢反驳,乖巧的站在一旁聆听教诲,而老人也没有感到一分害臊。

清晨

明月楼门口来了一群不请之客,服装统一,各个样貌不俗,是清一色美女,为首的那个更是国色天香风韵犹存,而她后面一位则是英姿飒爽,看着十分舒适。

这一群人站在这里,成为了这一带的焦点,引人注目。

琴先到门口,看着眼前的女子有些凝重,她发现自己看不透此女,只能下意识的觉得此人很强!

“你们是何人?来明月楼所为何事?”琴虽说不敌此女,但明月楼的气势不能输。

“落雪派云岚雪,来此为找明月楼少主苏邪。”是的,清一色女子为首的那位正是云岚雪,她面无表情,声音有些清冷。

但此时,一道冰山般的声音在虚空响起,一道偏若仙子的身影走了出来,她一身白衣,气质冰冷,一双深蓝色的瞳孔十分独特。

“少主还未起床,请移步待客厅细心等待。”

是的,云岚雪声音清冷,而棋的声音确是冰山般的高冷,是打心底的让人感到没有温度。

云岚雪眼眸一凝,看着棋脸色微变,动了动玉唇,道:“你很强。”

“你也很强。”

棋玉唇微动,冰冷的说出四个字,然后转身带头走了进去,而琴紧跟其后。

见此,云岚雪也带领着落雪派众女跟在琴棋身后,她听说过琴,年纪轻轻就达到入微一阶,不过如今见到这名气质冰冷的女子,云岚雪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二十岁的玄虚,这也许是有史以来第一人了吧……

明月楼,果然名不虚传,就连异族也给几分薄面。

来到待客厅,棋让众女随便入座,几名下人端起茶水递到每个人面前。

这时,听到有客人来到莫凡也来到此处,看到美女似海,他眼睛冒个精光,随即看到她们的服饰,便有种不祥的预感,再细眼望去,看到一名熟悉的倩影正坐在一处喝茶,他立马后悔了,抬脚就想溜走。

“莫凡,你在这里招待客人,我去看看少主。”棋的一道声音响起,把他定在原地,完了,这是逃不掉了……

喝着茶的一女听到棋的声音,抬眼望去,看到莫凡立马心喜道:

“诶!那位嘴贱到独特的莫凡,老娘的杯子没茶了,赶快过来给老娘盛茶!”

被她这么一指名道姓,莫凡脸都黑了,但又无何奈何,只能拿起水壶,硬着头皮向她走去给她倒茶。

“云锦儿!你别这么过分!这里是明月楼!”莫凡咬牙道。

“我哪里过分了,来者是客,我的杯子没水了,还不能让你加了?我应该没记错,你好像是要招待我们的吧?”云锦儿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鄙夷的看向莫凡。

“你!喝不死你!”莫凡吃亏不吃理啊,只能憋着这口气。

云岚雪有些古怪的看着二人,发现有些端倪,摇了摇头不想理会,便闭目休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