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后,王妃真香了 > 第三十四章 连环计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连环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萧盈盈见她两手空空,连贺礼都没准备,气得连李昭仪的嘱咐都忘了,毫不客气道:“叶卿卿,今日本公主让你来,不是让你来蹭吃蹭喝的。”

  片刻功夫,叶卿卿的面前已堆满了荔枝壳,琉璃盏中的荔枝已有大半都被她吃了,她抬头看了萧盈盈一眼,无辜地眨了眨眼道:“那三公主请我来,到底是何意呀!”

  在她的记忆中,这位三公主处处看她不顺眼,说是她主动邀请,叶卿卿说什么都不信。

  “自然是为了……”萧盈盈急忙捂住了帕子,差点就说出来。

  萧盈盈身旁的婢女璎珞补充道:“自然是受了昭仪娘娘的嘱托,特地邀清霜县主来赴三公主的生辰宴的。”

  经婢女一提醒,萧盈盈才总算松了一口气,她有些心虚地垂下眼,她险些将今日母妃的嘱托给忘了。

  萧盈盈强忍压住心中的怒火道:“既然是母妃亲自邀请,清霜县主也是本公主的坐上宾,这琉璃盏中的荔枝,清霜县主自然也可随意享用。”

  叶卿卿优雅地吐出荔枝核,皱了皱眉头,对身后的玉蝉道:“有些酸,不是很好吃!”

  萧盈盈双手叉腰,抬手指着叶卿卿,瞪圆了双眼,气的浑身发抖,身旁的婢女璎珞忙悄悄扯了扯萧盈盈的衣裙,提醒她要忍耐。她将另一只握拳的手改为做了个邀请的姿势,咬牙切齿道:“那县主可尝尝其他的糕点。”

  看你对母妃还有些用的份上,本公主就暂时不与你计较。

  叶卿卿慢条斯理地用帕子净手,睨了一眼长几上的琉璃盏,道了一句:“那些看起来都不是很好吃的样子。”

  萧盈盈气得拳头捏的咔嚓作响,她快要被气死了。“叶卿卿你不要太过分!”璎珞在她耳边悄声提醒道:“只需过了今日,清霜县主还不是任由殿下拿捏。”

  罢了,忍过这一日,看她还能得意到几时。

  她别过脸去,不再看叶卿卿,眼不见心不烦。

  璎珞吩咐身后的一众婢女道“来人,摆酒宴。”

  叶卿卿方才是故意激怒萧盈盈,好让她露出破绽,以此探出邀她赴宴的真实意图,可那名叫璎珞的婢女在她身边时时提醒,怕她是不会轻易上当了。

  都说昭德殿的那位好手段,三公主却性子冲动易怒,胸无城府,心中哪有她母妃那么多弯弯绕绕,显然李昭仪也是信不过自己的女儿,故意派了名宫女跟在她身边提醒。

  一群婢女缓缓而入,将长几撤了,在入座的每一位贵女面前摆了条几,条几上摆放了各类精致的糕点,果子酒,和公主府小厨房的疱人做的珍稀佳肴。

  一群舞妓款款而入,水袖翩翩,轻盈起舞,琴音不绝于耳。

  在座的贵女们轮番上前,纷纷说了祝寿词,她们个个绞尽脑汁,争宠献媚,巴结讨好萧盈盈和李昭仪,使出浑身解数将她们母女夸得天花乱坠。

  萧盈盈也笑吟吟地给了赏赐,但比起她今日收下的那些价值千金万金的生辰礼而言,这些赏赐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最后那道鲜鱼脯被端了上来,萧盈盈起身举起手中的酒盏,对众人道:“感谢各位姐姐为本公主祝寿,但愿年年有今日,本公主敬各位姐姐一杯!”

  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明年的生辰,千万莫要让董婉儿和叶卿卿抢了她的风头。”

  但她一想起那些堆积成山的贵重礼物,瞬间将心里的不痛快都抛到了九宵云外。

  那些巴结母妃的大臣们也都送来了不少贺礼,她最喜欢拆开一个个盒子,轻抚那些躺在盒子中的又名贵又稀罕的珍宝。一个赛一个名贵,一个赛一个漂亮。

  若是兄长成了太子,母妃成了太后,那天下的宝贝便尽归她所有。

  思及此,她眼里的笑藏都藏不住,她举杯起身一个个的回敬。

  轮到叶卿卿时,她对璎珞吩咐道:“快给清霜县主满上。”

  婢女璎珞上前,为叶卿卿倒了一杯酒,萧盈盈又道:“虽你处处与本公主作对,但今日是本公主的生辰,虽你并未带贺礼前来,本公主大度,不与你计较,这一杯,本公主敬你!”

  他日叫你落在母妃的手上,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如此一想,她顿觉心里畅快了许多。

  “慢着!”叶卿卿并未将面前的这杯酒送到嘴边,她指着萧盈盈手中的那杯道:“我看公主手里的这白玉盏不错,不如……”

  萧盈盈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她是如何得知这酒有问题的。

  乔雨薇和蒋欣茹急忙喝道:“放肆,三公主不计较你的无礼,好心敬你的酒,叶卿卿,你不要不知好歹!”

  叶卿卿神色一凛,冷笑一声,果然这杯酒有问题,方才萧盈盈眼中一闪而过的那丝慌乱,却没能逃过叶卿卿的眼。

  宫里的那些手段,她也听说过,同一个酒壶中倒出的酒,一杯有毒,另一杯无毒,方才她只是猜测,现在她已经确定她手中的这杯,一定有问题。

  她才要提出要调换酒杯,她们已经自乱了阵脚。

  今日,一向与她不对付的萧盈盈竟派人送来了请帖,她便知这其中定有古怪。

  以萧盈盈和她的交情,还没好到让她主动送请帖的地步,唯一的解释便是昭德殿的那位李昭仪定是有所图谋。

  此前长公主多次拒绝了李昭仪,怕是她怀恨在心,蓄意报复。

  说不定她想法子将自己骗来,使手段让自己屈服,是为了胁迫长公主和大将军为她所用,或者是说为了她的儿子舒王铺路。

  舒王那个草包,好色轻浮之辈,还未娶亲,便有了一屋子的侍妾,那位李昭仪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儿,独获圣宠多年,却不满足,心狠手辣,手上还不知沾了多少人命。

  但今日她非来不可,若是如舅舅所说,今上对长公主府起了猜忌之心,那她身为长公主嫡女,她的一言一行绝不能让人捏住任何把柄。

  正在这时,站在正中的翩翩起舞的舞妓旋转时,崴了脚,摔倒在地,撞翻了三公主手中的杯盏。

  酒洒了萧盈盈一身,她气得甩了那舞妓一巴掌,怒斥道:“贱婢,叫你不长眼,来人,拉下去掌嘴三十。”

  只听得啪啪的声响和舞妓的哭着连连求饶,萧盈盈蹙眉对众人道:“都怪这贱婢坏了兴致,本公主去换一身衣裳来。”

  舞妓退下,一群婢女缓缓而来,将众人面前的条几都撤下,也顺势撤下了叶卿卿面前的果子酒和桌上的杯盏。

  李昭仪果然谨慎,知自己败露了,便立刻让人及时清理了,不留一丝痕迹。

  以萧盈盈的智商,这样的法子,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

  萧盈盈换了一身衣裳出来,自然也取下了头上那一套碍她眼的羊脂玉首饰,梳了云髻,越发衬得那张圆脸更圆了。

  萧盈盈圆脸圆眼,板着脸,满脸的苦相,脸上的妆容虽精致,却好似戴着一张假面,丝毫都看不出是个刚满十五岁的少女。

  她轻咳一声,缓缓走了出来,“本公主见花园中莲花开得正好,不如我和各位姐姐一起去折几支来插瓶吧!”

  今上颇为宠爱这个幺女,赏她这座府邸的同时,派人依照御花园在她的府中也建了这一处花园,又赏了她那些名贵花木,此时盛夏时节,荷塘中盏盏白莲花和粉莲怒放,远远望去,俨然一片风中摇曳的花海。

  乔雨薇拍手叫好,急忙上前恭维道:“现在日头有些晒,还是雨薇替公主折几支来,插花最好是选择那些含苞待放的莲花,插在琉璃瓶中,以清水养上几日,静待花开之时,满屋都是莲花的淡淡的清香。”

  萧盈盈蹙眉道:“就你最懂是吗?”

  乔雨薇分明是在她面前显摆,京都谁人不知,乔雨薇最擅长插花煮茶。

  乔雨薇低下头,那张精致的瓜子脸也显得低眉顺目,她满脸通红,沉默不语,看来方才她送的礼物蹙了三公主的眉头,她还得想方设法去弥补才是。

  萧盈盈对身旁的蒋欣茹道:“欣茹,你陪我去折几支吧!”

  蒋欣茹那细长的眉眼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她得意地睨了乔雨薇一眼,上前对萧盈盈行礼道:“欣茹遵命。”

  乔雨薇眼睛通红,眼尾微微的泛红,绞着手中的帕子,因用力,手指都泛白了。

  董婉儿在入画的搀扶下上前道:“雨薇妹妹,婉儿想同妹妹指教插花的技巧,不知妹妹可愿赐教?”

  乔雨薇颔首,用手中的帕子拭泪,京都第一才女居然来向她请教,她瞬间觉得自己的才华被人肯定,心中万分感动,笑道:“妹妹定当知无不言。”

  “若是已有了牡丹,芍药和月季,妹妹觉得再选什么样的花朵点缀为好?”

  乔雨薇笑道:“姐姐或可尝试小雏菊,既不会喧宾夺主,又颇具淡雅的气质。颜色也不会过分艳丽。”

  董婉儿笑着点了点头道:“果然如此最好,婉儿受教了,多谢雨薇妹妹。”

  萧盈盈见乔雨薇和董婉儿亲密的谈笑,一张圆脸沉得快要滴下水来。

  她对坐在柳树下纳凉吃西瓜的叶卿卿嚷道:“叶卿卿,你还杵在那里做甚,和本公主一道摘莲花去!”

  叶卿卿是习武之人,她本就惧热,手中的西瓜又甜又冰凉,她挥手对萧盈盈打了个招呼,道:“多谢公主的好意,卿卿就不去了!”

  去摘莲花就要坐船,若是被有心人推下水,她今日这身薄纱衣裙湿透,待到那时,若公主府中来了男宾,她的清白可不就毁了。

  她才不上当呢!

  萧盈盈确然是打的这个主意,想让叶卿卿屈服,可叶卿卿不上当,萧盈盈也没办法,她只匆匆地折了几支莲花,很快就调转船头。

  萧盈盈用手绞着帕子,心中莫名的有些烦,更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她,没想到叶卿卿竟比想象中更加难以对付。

  那名叫璎珞的婢女凑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萧盈盈有些担忧道:“这样行吗?她好歹是长公主嫡女,圣上亲封的清霜县主。”

  璎珞道:“正因为她身份尊重,她出了事,长公主府更不会声张,只有这样她才能任由咱们拿捏,殿下放心,出了事有昭仪娘娘撑腰,况且殿下颇受陛下的宠爱,陛下也必定也不会怪罪殿下。”

  “你说的对,长公主嫡女又如何,还不是落在母妃的手上。”

  从前她受的气也同叶卿卿一并算账。

  璎珞搀着她缓缓走来,对众贵女道:“今日暑热难当,想必各位姐姐也已经累了,都移步雨荷院去用膳吧!”

  雨荷院是公主府西北角的一处偏院,叶卿卿有些奇怪,为何用膳不选在前厅,而要去偏院,萧盈盈又在搞什么鬼!

  萧盈盈对这座府邸可是花了大价钱,这雨荷院虽说偏僻,但里面的景色更是别有洞天。

  印入众人眼帘的一片翠竹,穿过满是青苔的碎石子路,便是满园的栀子花和茉莉花,花香馥郁,散发着浓郁的香气,与公主府前厅的堆金砌玉不同,面前是一座雅致的竹楼,窗子由翠纱覆上,只是看着便十分消暑。

  董婉儿才走进这间院落便蹙紧了眉头,虽此处花香浓郁,可这浓郁的花香之下,还藏着一股似有若无的淡淡香味。

  她自小汤药不离身,精通药理,只待闻过便知那是一味药。

  她缓缓上前,对萧盈盈福身行礼道:“婉儿身体有些不适,就不打扰各位姐姐的雅兴,容婉儿先行告退。”

  说完,董婉儿便抬手扶额,玉蝉急忙上前搀扶,萧盈盈蹙眉摆了摆手,走了这个病秧子,更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