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后,王妃真香了 > 第十五章 举止轻浮?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举止轻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马车缓缓停在碧水湖畔。

  赵澄明早已此处等候多时,他赶忙拿起油纸伞,殷勤上前。

  还没等叶卿卿走下马车,他撑伞向前,为她遮挡住直射而来的阳光。

  正午的日头有些晒,叶卿卿肌肤娇嫩,经日头一晒,雪白的肌肤微微泛粉,且她素日惧热,白里透红的肌肤上渗出薄薄的一层汗珠。

  赵澄明早已察觉到了这一点,故他事先备好了遮阳的油纸伞。

  叶卿卿福身道谢:“多谢世子。”

  只听得马蹄阵阵,萧澈翻身下马,将手中的缰绳交给洛宁,大步朝叶卿卿走来。

  他竟还是跟来了。

  方才叶卿卿在宁王府说的那番话,还以为萧澈会知难而退,未曾想他竟还是不死心。

  赵澄明见到萧澈大步走来,为何他心中有种来者不善的不详预感。

  叶卿卿见萧澈向她走来,故作视而不见,对身旁的赵澄明柔声笑道:“不知世子今日打算如何安排?”

  赵澄明将手上的油纸伞往叶卿卿身上偏了偏,确保无一丝阳光落在她的身上。

  他柔声一笑道:“这碧水湖湖面宽广,湖水清澈,四周景色秀美,湖水之下藏着肥美鲜嫩的鱼儿,我们可先游湖,再钓鱼,待到夜间,便可生火烤鱼,在下再为卿卿熬一碗鲜美可口的鲫鱼汤。”

  叶卿卿莞尔一笑,“世子如此安排甚好。”

  萧澈不动声色地睨了赵澄明一眼,孤男寡女在夜间烤鱼?不要以为本王不知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赵澄明感觉背后杀气腾腾,只见萧澈紧抿薄唇,一言不发,忙躬身行礼:“南阳侯长子赵澄明见过懿王殿下。”

  萧澈抬了抬手,道:“孤在南阳候府的赏花宴上见过世子,听说世子少年英才,才高八斗,且能言善辩,很有当年老侯爷的风范。”

  赵澄明抬手作揖,谦逊有礼道:“祖父早年出使北朝,舌战群儒,在下望尘莫及。”

  寒暄过后,切入正题,萧澈笑道:“今日世子不必拘礼,孤见这碧水湖景色秀美,今日天气和暖,适合湖上泛舟,世子难道也是来此游湖,赏景的?”

  叶卿卿抽了抽嘴角,明知故问,装,看你能装到何时!

  赵澄明笑得脸有些僵,心想,还真是巧,自己才约了卿卿游湖,钓鱼,萧澈就适时地出现,又恰巧选择今日在碧水湖泛舟。

  萧澈柔声一笑,对叶卿卿打声招呼,“卿卿也在,好巧。”

  叶卿卿有些无语,分明某人就是厚着脸皮跟过来的。

  从前叶卿卿说过最喜看他笑,他对着铜镜练习了数次,觉得今日这一笑定能迷倒众生。

  不得不承认,萧澈微微勾起的嘴角,斜飞入鬓的剑眉,含笑的星目,堪比世间绝美的景色。

  但叶卿卿的目光轻飘飘的落在他宛若白玉雕刻俊美容颜,只一眼便快速地移开。

  “世子,我们走。”

  萧澈那绝美的笑容僵在脸上。

  他见自己被无视,却丝毫不恼,“听说南阳候是从青州迁至京都,世子必定对这碧水湖的景致甚是了解,不若就由世子为孤带路,陪孤和卿卿游历一二,如何?

  叶卿卿:“……”

  她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某些人的厚脸皮。

  萧澈说完轻拍在赵澄明的肩头,用了七分力道,赵澄明痛得眉头紧拧,懿王他分明就是欺负他是个文弱书生。

  但他绝不会退缩,萧澈虽身为王爷,但在追求叶卿卿一事上,他们都是公平竞争,各凭本事。

  思及此,赵澄明挺直了腰背,指向那停泊在岸边的小船。

  那是一只只能容得下两个人的小船。

  赵澄明礼貌又不失恭敬地笑道:“殿下金尊玉贵,在下实在不敢委屈了殿下,且在下准备的小船只能容纳在下和卿卿两个人。”

  叶卿卿观萧澈的脸色,暗暗偷笑,不禁有些佩服赵澄明的勇气,敢让萧澈难堪的,恐怕也只有他赵澄明一人。

  看来是棋逢对手了,却听萧澈不缓不慢道:“那便有劳世子再去寻一只船来,孤和卿卿乘船先行,世子之后追来便是。”

  简直到了厚颜无耻的地步了。

  萧澈三言两语就打发了赵澄明,不仅霸占了小船,还独占了美人,可毕竟他是懿王,赵澄明也只能照办。

  叶卿卿却不情愿了,明明是她和赵澄明约好了一同游湖,他以皇子的身份威逼自己,后又威逼赵澄明,和自己同坐一条船,偏偏赵澄明也只能照办,谁让整个南朝都是他们萧家的,公然忤逆亲王,就是赵澄明的祖父还在世时,也没这个胆子。

  萧澈见叶卿卿满脸写着不情愿,分明方才赵澄明提议乘船游湖时,她还满心欢喜,思及此,他面色一凝,颇有几分不悦道:“难道卿卿就如此不愿和孤结伴同行吗?”

  叶卿卿紧蹙眉头,“我说不愿,殿下就不会强求了吗?”

  显然不会,气氛随之一窒,萧澈还是这二十年来,头一回被人明目张胆的嫌弃。

  “走吧!”叶卿卿倒是爽快地上了船。

  若是自己不答应,他也会想方设法地跟着自己罢,叶卿卿轻叹一口气,罢了,与其这样纠缠下去,倒不如借此机会与他说清楚。

  赵澄明虽极不情愿,还是很快找了只小船来,他追上前去,对叶卿卿道:“在下的船就跟在卿卿身后,只待小船划到了湖心,我们可前往湖心岛游玩,那里有一间草堂,我们可在草堂用些吃食,待到太阳下山,再去钓鱼,等到夜幕降临之时,我们可将小船划回,在岸边生火烤鱼吃。”

  叶卿卿莞尔一笑,点头答应。

  萧澈的脸色略有些难看,他紧蹙眉头,是他低估了赵澄明这小子的手段。

  他抬手示意洛宁过来,洛宁凑到他的耳边,他嘱咐了几句。

  萧澈脸上渐渐愁云舒展,他认识叶卿卿比赵澄明早,他和叶卿卿互相爱慕,心意相通。就凭叶卿卿爱慕他多年,还比不过才认识一个月的赵澄明,思及此,他不觉添了几分自信。

  若是今日没有遇见萧澈,这碧水湖,碧波荡漾,波光粼粼,坐在小船上,时有一阵清风徐来,倒不失为游湖赏景的绝佳之所。

  可惜,叶卿卿心中千头万绪,根本就没有心思泛舟,游湖。她越是决心要忘掉萧澈,萧澈却越是故意出现在她面前,她越是压抑自己,内心就越是放不下。

  她抱臂坐在船上,微阖双眼,根本连看都没看萧澈,正待心绪烦恼,内心纠结烦闷之时,一曲琴音传来,琴音婉转,曲调悠扬而绵长。

  萧澈不知从何处弄来了把古琴,只见他抬手轻抚琴弦,那婉转优雅的琴音,那宛若谪仙的身姿,琴声中透出的缠绵缱绻之意,更令叶卿卿心中百感交集。

  她懊恼地捂上了双耳。

  现下正是春日大好时节,前来碧水湖畔游湖赏景的两岸怀春少女纷纷被琴音吸引,那些少女往碧水湖面一望,只见碧波荡漾,一位身穿青缎锦袍的贵公子正在端坐抚琴,观他那万里挑一的俊美容颜,周身散发的王者之气,不觉春心荡漾,心驰神往,她们纷纷沿着湖岸,迈着碎步,追随而来。

  “快看,那位公子也太俊俏了罢!”粉裙少女捧脸惊呼道。

  “是啊,不知是谁家的公子,可曾娶亲否?”

  “我看定是还未娶亲,那身旁的红衣美人一看便知并非那位公子的夫人,若是夫人,怎舍得对那样俊美的公子不理不睬。”

  只听得粉裙少女边跑边大吼一嗓子:“公子,别走啊!”

  身后的数十名少女一齐欢呼:“公子,等等我!”

  一阵吵闹声传来,叶卿卿骤然睁眼,颇为无语道:“没事抚琴作甚,惯会招蜂引蝶,举止轻浮!”

  萧澈弹琴的手,不由得一抖,还弹错了一个音,想起不久前叶卿卿也追在他的身后,也同湖边的那些怀春少女们脸上的神情一般无二,眼神中透着崇拜和赞赏,听完一曲后,拍手称赞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可同样是抚琴,今日就成了招蜂引蝶,举止轻浮,这中间的落差可不止一星半点。

  萧澈顿觉心头很不是滋味,原本那深情绵长的琴曲也变得寡然无味,堂堂亲王何时需要用琴音来讨女子的欢心,可即便他不顾身份做到了如此地步,叶卿卿却始终待他冷淡至极,连正眼都不愿再看他一眼。

  “孤记得卿卿从前最喜听我抚琴。今日这一曲《江月夜》正是孤为卿卿准备的。”

  只见叶卿卿冷笑一声,道:“殿下不也说那是从前吗?殿下难道不知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琴棋书画,殿下难道不知我只爱舞刀弄枪吗?”

  叶卿卿与柳常茹都心仪萧澈,前世,叶卿卿为了他,荒唐事可谓是干了一箩筐,甚至为了他和柳常茹当街决斗,叶卿卿虽打败了柳常茹,可也毁了自己的名声,京都都传,长公主嫡女胸无点墨,只是个当街耍横的市井泼妇。

  为此,她被罚在府中禁足半月,而母亲为了挽回她的名声,请来了教习琴棋书画的师傅,那段时日,长公主府可谓是昼夜琴音不绝,叶卿卿都快听吐了,也毫无进益,自然也没能养出高的品味来。

  最后,她一怒之下,斩断古琴,将那些师傅都赶出了长公主府,才觉耳根恢复了清静。

  叶卿卿淡然一笑道:“可见有些事断然不能强求,卿卿是粗俗之人,纵然也品不出殿下的曲中意,琴中音来。”

  可她好面子,每次出门都会被那些所谓的京都闺秀明里暗里的讥讽嘲笑,那些尖酸刻薄,指桑骂槐的言语,她那一点就着的炮仗脾气,叫她如何能忍。

  她忍无可忍之时,只一鞭子抽了过去,却被萧澈撞见一把抓住她的长鞭,出言喝止,“县主请注意自己的身份,当街伤人有失长公主的体面。”

  但凡那时他稍作打听,便知她并非无缘无故当街行凶之人。

  叶卿卿深吸一口气,叹道:“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若自己那时还尚有一丝理智,冷静下来想一想,便知萧澈心中从来都没有自己。”

  思及此,叶卿卿的眸色又冷了几分。

  “罢了,一切都结束了。”

  好在湖岸的少女见小船再也追不上,都神色怏怏地回去了。

  风却突然停了,小船停在了湖面,叶卿卿深吸一口气,“殿下也快些划罢,就快要到湖心了。”

  到了湖心岛就不用再和他呆在一处了。

  萧澈想要解释,却不知该从何说起。他怎会不明白她话中之意,从前自己忽视了她,也是自己亲手将她越推越远,重生一次,自己每天都在后悔中度过,可是他已经尽力去挽回,直到现在,他才能深刻地体会到原来被人忽视,被人误解是这般感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