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后,王妃真香了 > 第五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我的书架

第五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卿卿狡黠一笑,任由柳常茹向她扑过来。

  就在柳常茹扑向她之时,她却悄悄闪身,趁其不备伸出了右脚。

  柳常茹才碰到叶卿卿衣裙的束带,就被她侧身躲过,对着柳常茹的后背顺势一掌。

  只见柳常茹脸着地,重重地摔倒在雪地里。

  叶卿卿自小习武,她出手极快,若行云流水,旁观者看到的是柳常茹上前殴打,却因雪天路滑,自个摔了一跤。

  “叶卿卿,你暗算我!”柳常茹狼狈的爬起身来,鬓边艳丽的绒花掉落在地,发髻散乱,虽说脚下是松软的雪地,但叶卿卿暗暗出手的这一掌用了十分的力道,原本柳常茹长相普通,此番脸上又挂了彩,更加难看了。

  她前额磕破了皮,红肿了一大片,她抬手一摸,好家伙,流血了。

  柳常茹怒瞪双眼,气急败坏,原本难看的脸,此刻简直可以用面目狰狞来形容。

  “常茹小姐,你流血了。”李嫣怯生生地拿出一方丝帕,递到柳常茹的手中。

  柳常茹粗暴地夺过李嫣递来的丝帕,“少在这里假惺惺的献殷勤,我待会再找你算账!”

  李嫣低垂着头,红了眼圈,每一次柳常茹心情不好,遭殃的都是她。

  在叶卿卿摔倒之时,萧澈和赵澄明几乎同时冲了出去,还未碰到叶卿卿,就被她巧妙地躲开,她装作在和柳常茹拉扯之时,借了柳常茹的力道,顺势滚落在地。

  萧澈去搀叶卿卿,她刻意避开。

  只见她峨眉紧蹙,闷哼一声,扶着自己的右臂,艰难地起身,表情十分痛苦。

  “卿卿,可是哪里受了伤?”赵澄明和萧澈异口同声,脸上如出一辙地露出担忧的神色。

  叶卿卿挽起袖口,那袖口之下的雪肤美肌,已是红了一大片。

  只见她满面委屈,紧蹙眉头,眼中噙着泪,点了点头,眼泪似珠串,静静地垂落。“好疼!”

  赵澄明和萧澈的心如同眼前美人那拧成一团的眉眼,揪心的疼。

  柳常茹气急败坏,暴跳如雷。分明受伤的是她,这两个男人都瞎了吗?!

  “叶卿卿,你太过分了!分明是你暗算我,是你推我,还打了我一掌。”

  叶卿卿委屈得直抹泪,看向赵澄明,柔声问道:“世子也是这样认为吗?”

  赵澄明摇了摇头,仍是心疼不已,“我们都看到了,是柳常茹挑衅在先,却失足滑倒,与县主无关。”

  叶卿卿乖巧地点了点头,“多谢世子垂怜!”

  叶卿卿说完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臂,皱起眉心。

  只有叶卿卿自己知道,她手臂上的伤只是看起来可怕却不严重,她生得肤白若雪,因肌肤过于白嫰,只要轻轻触碰就会红。

  “县主定是很疼罢?”

  叶卿卿摇了摇头,眼中蓄满了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似在极力的忍耐着。

  哪个男人会喜欢整日里喊打喊杀的女汉子?这是叶卿卿在懿王府中一次又一次地碰壁之后,悟出的真理。

  就是这样娇滴滴的,故作坚强的柔弱美人,男子才会对其心生一种想要保护的欲望。

  一旁的柳常茹快要气得晕过去了,从前叶卿卿行事简单粗暴,柳常茹哪能料到今日她会来这招,她争也争不过,动手也没能讨到半分便宜,还摔得头破血流,她连忙取下挂在腰间的长鞭,“叶卿卿,有本事你和我光明正大地打一场,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

  叶卿卿故作艰难地抬了抬手臂,眼泪汪汪地看着赵世子,因自己的计谋得逞,心里乐开了花,表面上却装作万分委屈。

  再说她本就是女子,本就不是什么英雄好汉。

  她一面流泪,一面瞥了萧澈一眼。

  瞒得过赵世子,可瞒不过萧澈,萧澈心思深沉,智计无双,她又怎能逃得过他的一双火眼金睛,只希望他能念在他们相爱一场,不要拆穿她。

  起先萧澈也差点被叶卿卿骗了,但他转念一想,叶卿卿自小习武,柳常茹哪能轻易在她手上讨到便宜,便知她定是故意为之。

  他勾了勾嘴角,只待静静地看着眼前狡猾的小女子会如何做。

  柳常茹扬起手中的长鞭,“接招罢!”

  长鞭扬下,还没碰到叶卿卿,却被叶卿卿轻巧地躲过,躲在赵澄明的身后,“世子,柳常茹要杀我!”

  这一声娇滴滴的轻呼,赵澄明的心都要融化了。

  他将叶卿卿紧紧护在身后,“柳小姐,你当众殴打县主,传出去怕是会有损大将军府的名声!”

  叶卿卿委屈地点了点头,在赵澄明身后对柳常茹做了个鬼脸。

  气得柳常茹欲再次扑上去,却被萧澈拦住,“你闹够了没有!”

  “殿下,不是你想的那样,都是叶卿卿,是她暗算我。”

  柳常茹满脸委屈,急红了眼,可惜根本就没有人相信她说的话。

  叶卿卿神色黯然,前世她嫁入懿王府,也曾多次被萧澈的那些贵妾们陷害,正欲出手教训陷害她之人时,他也是这般疾言厉色,一丝情面都不留。

  “殿下,分明是叶卿卿的错!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帮着她,宁愿受她蛊惑!”

  那时她也若柳常茹这般,受了委屈也曾口不择言:“萧澈,你根本就是个大傻子,只会被她们蛊惑,从来都不相信我!”

  叶卿卿冷笑一声,从前她爱的卑微,其实她早该明白,是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罢了,萧澈一次次娶了旁人,一次次不信她,不过是不爱自己罢了。

  此时叶卿卿倒是有些同情柳常茹,往日她也是如此,遭人构陷,被人误会,而萧澈竟然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萧澈见叶卿卿黯然神伤,便知叶卿卿想起了往事,想起了他以往的薄待,着急解释道:“孤不会再对卿卿......”

  “与我无关!”叶卿卿打断了他的话,他将那句“孤不会再对卿卿如此”堵了回去。

  叶卿卿对萧澈福身:“殿下,臣女告退!”

  她说完便福身退下,似不愿再和他多说一句话。

  “卿卿,能听孤解释吗?”萧澈抬手握住了叶卿卿的手腕,叶卿卿并未回头,背对着萧澈,“不必,我与懿王殿下的婚约早已解除,臣女与殿下再无瓜葛,请殿下准许臣女离开!”

  叶卿卿语气冰冷而疏远,每一个字如同那锋利的刀子,每说出一个字,就如同在萧澈的心间凌迟一回。

  萧澈苦笑一声,松开了手。

  叶卿卿转眼却对一旁的赵澄明笑靥如花:“方才同世子赏花,听世子说到青州的趣事,世子可愿再同卿卿多说一些?”

  “在下甘愿为县主效劳!”

  赵澄明撑伞,走到叶卿卿身旁,她浅浅一笑,和赵澄明并肩离开,仿佛当萧澈并不存在一般。

  柳常茹吃了个闷亏,哪里肯轻易放过叶卿卿,她趁叶卿卿转身,扬起了手中的鞭子。

  “常茹!”

  大雪随风起舞,茫茫的天地之间只剩大片的银白,风雪之中夹杂着淡淡的药香,那药香却并不刺鼻,像是用珍稀花草的香气遮盖了中药的苦味,徒留一抹淡淡的幽香。

  那女子的嗓音轻柔,和缓,似山涧缓缓流淌的溪水。

  丫鬟入画推着董婉儿,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坐在轮椅之上的董婉儿抬手捂着胸口,方才只是大声唤了柳常茹的名字,那原本苍白的小脸上,爬上了一抹不正常的红晕,捂着嘴剧烈咳嗽不止,再次抬眼,已是面红气喘,泪水涟涟。

  当真是我见犹怜,柔弱入骨。

  “婉儿,你身子弱,怎能在这大雪天里出来!”柳常茹放下手中的长鞭,收到自己的腰间,大步走到董婉儿身侧。

  董婉儿握住柳常茹的手,柔弱一笑,摇了摇头:“多谢常茹关心,我的身子无碍的。”

  董婉儿抬眼看向面前的萧澈,满面娇羞,芙蓉面上更添几分红晕,“婉儿听说老师会来,特地带来了临摹老师的一幅画,还请老师指导一二。”

  随之董婉儿手中的画卷被展开,画中女子容貌倾城,鲜衣怒马,风姿绰约,那身穿红衣策马奔驰的女子,分明就是董婉儿。

  叶卿卿看到这幅画像,瞬间变了脸色。

  叶卿卿冷笑一声,笑着笑着,眼中蓄满了眼泪。

  萧澈擅长作画,叶卿卿曾缠着萧澈,为自己描一幅丹青,当作是送给自己的生辰礼物,可等得生辰都过了,都没能等来他为自己画的画像。

  原来,早在那个时候,萧澈待董婉儿便与旁人不同,其实他们才是真心相爱,可笑自己竟是眼盲心也盲,为了能嫁给萧澈,和自己的父母作对,与柳常茹斗得你死我活,竟从未发现自己真正的情敌其实是董婉儿,前世她的父兄刚战死沙场,萧澈就迫不及待地迎娶董婉儿为侧妃。

  原来这一切都是蓄谋已久。

  萧澈见叶卿卿脸色不对劲,知是这幅画像的原因,萧澈想起叶卿卿曾经求过他为自己画一幅画像,因他忙于政务,一直耽搁了,正待要开口解释。

  一旁的董婉儿却先开了口:“县主莫要误会了老师,老师是看我可怜,才答应为我作画的。”

  叶卿卿冷笑一声,“与我无关,我和萧澈的婚约已解除,我们之间......呵!我们之间根本什么都不是!”

  那些她认为的从前,只是她叶卿卿一个人的从前,对于萧澈而言,根本什么都不是。

  再次抬眼之时,叶卿卿眼中已无半分波澜。

  董婉儿说完,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急切地解释道:“像我这样的人,从小汤药不离身,自知不能像县主和常茹这般,策马驰骋,像普通人那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是不能够的。老师为我画了这幅画像,我日日看着这幅画像,让我在梦里,也能像县主和常茹那般,骑马纵情驰骋。”

  “婉儿,不必和她解释,我能明白婉儿的心思。”

  就连柳常茹这样的女汉子,都红了眼圈,心中满是对董婉儿的同情和怜惜,更是对萧澈钦佩万分。

  叶卿卿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董婉儿,又看一眼萧澈,眼神冰冷而疏远,他们二人郎有情妾有意,又与她何干。

  “世子,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在此谈情说爱。”

  “卿卿。”萧澈如鲠在喉,心中万般情绪都堵在胸口,却不知该如何解释。

  从前他辜负了叶卿卿,他到死才明白自己对叶卿卿的情义,若说叶卿卿的爱似一团火,爱得热烈而深沉,那他的爱却似涓涓细流,细细的流淌,但永不干涸,只可惜待他明白这一切时,佳人已死在自己的怀中。

  如今佳人尤在,却不再属于他。

  “还是请王爷唤臣女县主罢!”叶卿卿说完转身离开,徒留高冷的背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