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后,王妃真香了 > 第二章 才不信她的鬼话

我的书架

第二章 才不信她的鬼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隆冬之际,天气寒凉。

  朔风凛冽,漫天飞雪,似白玉被碾碎,细细地洒了一层。

  长公主府西北角的一处院落中,满园红梅口吐芬芳,独卧冰雪,凌寒独绽。

  流云阁中燃着上好的银丝碳,整个屋子被烤得暖烘烘的,丫鬟玉蝉替躺在床榻之上的女子掖紧被角,女子面色苍白,嘴唇干裂,双唇微微颤动,缓缓吐出几个字:“水,我要喝水。”

  玉蝉大喜过望,连忙将桌上的白瓷茶盏小心地端过来,缓缓扶起床榻之上的女子,将盏中茶水喂女子喝下。

  温热的茶水过腹,干裂的唇被茶水滋润,变得饱满红润起来。

  女子轻蹙娥眉,眨了眨长长的双睫,缓缓睁眼。

  眼前是玉蝉喜极而泣的脸,叶卿卿琥珀色的瞳仁圆睁,她轻轻转动双眸,芙蓉帐、白玉枕、青缎金丝被。

  琉璃瓶、紫砂熏香炉、海棠春睡图,分明是她在长公主府的闺房流云阁。

  那一抹幽幽的香气,正是白檀木香。

  萧澈不能闻香,自叶卿卿嫁入懿王府,便舍了自己最爱的白檀木香,这必定是流云阁无疑。

  叶卿卿欲坐起身,只觉手脚发软,浑身使不上力气,张了张嘴,更觉喉咙刺痛,轻唤一声:“玉蝉。”

  她欣喜地发现,她竟能说话了,而身中百髓散后,那钻心刺骨的疼痛,也消失了。

  那百髓散毒入肺腑,不仅让她痛不欲生,最后她竟连话都无法说出,那下毒之人竟如此恨她,不仅夺走了她的命,还让她死之前受尽折磨。

  “小姐,您先躺下,奴婢这就去让小厨房将桌上的饭菜热一热,您将自己关在房中不吃不喝已经两日了。”

  难怪她方才手脚无力,浑身使不上一丝力气。

  “玉蝉,你说什么?!”

  明眸骤然收紧,叶卿卿紧紧地握住玉蝉的手,她指尖轻颤,因情绪激动,莹白如玉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红晕,故玉蝉又将方才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

  “殿下不同意小姐嫁给懿王,小姐就不吃不喝,将自己关在房中,已经整整两日了。”

  果然如此,叶卿卿猜得没错,她重生了,重回十五岁那年。

  她转过身去,眼泪滚落下来,她蜷缩成一团,将头埋在被褥里,就像百髓散发作时那般,那极致的疼痛渗入骨髓,她弓着身子疼得直不起身来。

  叶卿卿对自己够狠,今上欲将她指婚给懿王萧澈,可父母反对这桩婚事,她便将自己关在房中不吃不喝,以绝食要挟父母,直到最后体力不支,昏迷不醒,父母这才心软答应了这桩婚事。

  如今想来,母亲料想的不错,这桩婚事其实并不单纯,今上初登大宝,皇权未稳,意欲拉拢大长公主和大将军的支持,懿王萧澈与今上如出一辙,心机深沉,冷酷无情,绝非良配,纵观古今,那些嫁入皇家的女子,哪一个不是落得孤独又凄惨的下场。

  又如母亲所料,她性子骄傲又倔强,执意嫁入懿王府,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最后她连命都丢了。

  重活一次,她绝不愿再重蹈覆辙。

  她抹去眼角的泪,转过身来,“玉蝉,扶我起来用饭。”

  “可饭菜都凉了。”

  叶卿卿素来娇贵,口味更是刁钻。桌上这道鸡汤,需用小火慢炖两个时辰,再加入鲜蘑菇和虾仁提鲜,虾仁滑嫩,鸡汤清澈见底,才能端上桌。

  叶卿卿昏迷之时,桌上的鸡汤早已凉透,那虾仁泡在鸡汤中,早已没有刚出锅的鲜美滋味,玉蝉有些迟疑地问道:“奴婢这就去吩咐小厨房,再做几样小姐爱吃的点心?”

  “不必了。”脚底似踩在棉花上,叶卿卿只觉浑身软绵绵的,似扶风的弱柳,缓缓移到桌前。

  凉透的鸡汤确实难喝,甚至还带着令人作呕的腥味,她仍是一勺一勺将盏中的鸡汤都喝尽了。

  重生一次,她再不愿为了萧澈苛待自己,禁足在兰香苑中,下人们送来的残羹冷炙比这盏中凉透的鸡汤又能好上多少。

  玉蝉待立在旁伺候,心中忐忑不安,往日若是饭菜不合口味,叶卿卿定要发脾气,如今她竟不动声色地将这盏中的鸡汤都饮尽了,今日的叶卿卿似与往日有些不同。

  叶卿卿冷笑一声,从前她锦衣玉食,金尊玉贵,父兄宠爱她,自是养成了她骄傲自负,脾气暴躁,不能容人的性子,嫁入懿王府只一年的时日,竟被逼学会了如何忍气吞声,如何逆来顺受。

  “还真是讽刺啊!”是自己高估了萧澈对自己的感情,天真地认为萧澈待她与旁人不同。

  “玉蝉,扶我去见母亲。”

  前世,她晕倒后醒来,母亲早已替她备好了嫁妆,母亲将长公主府大半钱财,和自己陪嫁的嫁妆都列在了嫁妆单子上,想起自己出嫁时,可谓是十里红妆,风光无限啊!

  那些丰厚的嫁妆整整装了十多个箱子,大抵是母亲觉得有了这些嫁妆,自己唯一的女儿能在懿王府过得好些,叶卿卿知晓母亲一直在生她的气,气她不听劝告,执意嫁给萧澈,直到自己出嫁,母亲都未同她说一句话,而自己也赌气再没回过长公主府。

  叶卿卿叹了一口气,“想必现下母亲定还在生我的气罢。”

  她性子随了母亲,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不撞南墙不回头,即使撞了南墙都未必会回头的性子。

  玉蝉撑着红色油纸伞,轻盈的雪花随风舞动,打着旋无声地落下。

  她搀着叶卿卿缓缓地去往朝曦堂。

  院中红梅不惧风雪,凌寒独绽,鲜红似血,是这冬日里唯一的鲜艳色彩。

  缀着红宝石的绣鞋轻轻踩在雪地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叶卿卿远远在朝曦堂外见到了叶定远。

  她悬着的一颗心,像被人握住,再提了起来,掌中早已渗出一层薄汗,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似泡在泉水中泡过,若星辰般明亮,自从得知父兄去世的消息,她难过得无法自抑,如今亲人就在眼前,短短一年的分别,却恍若隔世,仿佛丢失已久的珍宝失而复得,她只觉心中悲喜交加,眼圈一红,滚下泪来。

  当她听闻叶定远和母亲的对话时,瞬间勾起嘴角,二哥还是那个最疼爱她,生怕她受一丝委屈的二哥。

  “母亲,妹妹自小身子柔弱,如今都病倒了,母亲就答应了这桩婚事罢。若是萧澈那小子日后敢作出对不起妹妹之事,我定不会放过他!”

  二哥说得是她吗?她从小跟着父亲和哥哥们学习骑射,上山打猎,下河摸鱼都不在话下,大抵只有自家哥哥才觉得她是个弱女子。

  前世她嫁给萧澈后,今上便下旨让叶定远随父西征,之后就传来了父兄战死沙场的消息,她连父兄最后一面都未见到。

  而萧澈终究是厌弃了她,她也被人下毒害死。

  她对萧澈的执念始于十岁那年的初见。

  叶卿卿初次随母亲进宫,见几个皇子正在欺负萧澈,将他推入玉溪湖,萧澈不识水性,几乎不曾淹死。是她跳入河中将萧澈救了上来,并将那些皇子们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她对被欺负了直抹眼泪的萧澈说道:“我爹说过,哭是没有用的,要用拳头将他们打回去,他们就再也不敢欺负你了。”

  萧澈抹了眼泪,眼神倔强又带着一丝狠劲:“你说得对,我定会将那些欺负我的人都踩在脚下。”

  后来他真的做到了,成为今上众多儿子中最优秀的那一个,他姿容绝色,文武双全,举世无双,是南朝储君的最佳人选。

  叶卿卿想起这些往事,心痛如绞。

  她从前没有想过在那样复杂的环境中,脱颖而出的王者,其心性,其计谋,都绝非常人,萧澈早已不再是那个需要他人保护,被打了只会哭鼻子的小男孩了。

  长公主萧瑟瑟并未说话,只是叹气。

  叶卿卿性子单纯又倔强,自己是担心女儿日后嫁入懿王府,会被人欺负。

  萧瑟瑟保养得很好,年近四十,仍是肌肤细腻,肤白若雪,她贵为南朝嫡出长公主,浑身散发着高贵的皇族气质。

  只是她峨眉紧蹙,愁云满面。

  叶卿卿迈进朝曦堂,对萧瑟瑟福了福身,笑道:“女儿拜见娘亲。”

  萧瑟瑟别过脸去,一入宫门深似海,她出身皇家,后宫中的众多妃嫔,就连自己的母后,尚且无法保全自身,何况是自己那单纯的女儿,后宫争宠的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她见得太多了,萧澈是要当皇帝的人,自古帝王多情又最无情,唯独不会专情。

  偏偏自己的宝贝女儿一门心思往火坑里跳,日后也要被困在宫墙之中,和众多妃嫔为了一个男人争宠吃醋,叫她如何不痛心。

  叶卿卿见母亲还在生气,缓了缓语气,柔声道:“娘亲,别生女儿的气,女儿不嫁给萧澈就是。”

  “你说什么?”萧瑟瑟唯恐自己听错了,这几日不吃不喝将自己关在房中,扬言此生非萧澈不嫁的叶卿卿,此时突然转性了。

  坐在一旁的叶定远更是惊得将口中的茶水尽数喷了出来,“这还是那个为了萧澈要死要活的妹妹吗?还是那个只会硬碰硬,从不低头的妹妹吗?”

  叶定远盯着叶卿卿看,想看看他这个妹妹到底玩的什么花样。

  不过他这个妹妹向来狡猾,诡计多端,又岂会轻易改变主意。

  叶定远对叶卿卿使了使眼色,表示若是她有其他的办法,他这个做哥哥的定会支持她。

  叶卿卿对叶定远福身,笑道:“卿卿见过二哥哥!”

  叶定远忙起身,扶叶卿卿坐下,“我瞧着妹妹都瘦了,这憔悴的小脸,真真叫人看着都心疼啊!”

  说完又装模作样地凑到叶卿卿的耳边,悄声道:“妹妹可是有了其他的主意?放心,哥哥定会支持你的!”

  叶卿卿心头涌上丝丝暖意,鼻头发酸,摇了摇头。

  若说当日她为了嫁给萧澈有多大的决心,今日就有多大的决心不愿再嫁给他。

  “咳,想通了就好!”萧瑟瑟生怕叶卿卿改变主意,缓了缓语气道:“几日前你求为娘之事,也不是不可以。”

  叶卿卿不由得一怔,前世她只关心她和萧澈的婚事,重活一世,更是想不起来自己求母亲的到底是何事。

  “那个,你若是不想学琴棋书画也行,女孩子家爱舞刀弄枪也没什么不好!”

  只要叶卿卿不嫁给萧澈,日后再替她寻个疼爱她的夫君,再陪嫁丰厚的嫁妆,也不会受夫君和婆母的欺负,萧瑟瑟想通了,什么琴棋书画,不过是附庸风雅,撑撑场面罢了,比起嫁给萧澈,那些一点都不重要。

  叶定远见叶卿卿一副乖巧懂事的顺从模样,心中不解,悄声地问道:“妹妹可是想好了?”

  叶卿卿点了点头,她又怎会如此想不通在同一棵树上吊死两次,若是萧澈跪下来求她,她也不会答应了。

  不过以萧澈的清冷孤傲的性子,又怎会跪下来求她。

  “母亲,女儿愿意学!请母亲替女儿安排。”

  “扑哧”一声,叶定远大笑出声来,“妹妹你别逗了,就你,还琴棋书画。传出去别笑掉了那些京城闺秀们的大牙。”

  “母亲,二哥哥他取笑我。”叶卿卿面上似嗔似喜,心里却暖烘烘的。

  “罢了,日后再说罢,你闹了这两日,想必也累了,让玉蝉送你回房。”萧瑟瑟摆了摆手,叶卿卿福身退下。

  萧瑟瑟虽说生气归生气,但她是真心疼爱自己的女儿,叶卿卿闹的这两日,她已将拟好了嫁妆单子,叶卿卿前脚刚出了朝曦堂,她就将自己那不省心的儿子赶了出去。

  刘嬷嬷凑到跟前,替她捶了捶肩背,萧瑟瑟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太阳穴,问道:“你说,卿卿她是不是真的想通了?”

  刘嬷嬷恭敬地答道:“殿下可是还在担心?”

  “你派人盯着流云阁,暗中观察几日,一有情况,即刻来报。”

  自己的女儿是什么德行,萧瑟瑟是了如指掌,叶卿卿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子,有一日,夫君叶磊的部下献上来一匹烈马,叶卿卿为了驯服这匹烈马,从马背上摔下,摔断了腿,她咬咬牙,忍痛将那马驯服了,之后整整在床上躺了一个月。

  为了一匹马,她尚且如此,何况是萧澈,萧澈对叶卿卿而言,就是她的执念。岂是说放下就能放才的。

  她才不信叶卿卿的鬼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