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开始于完美世界 > 第二十六章 黑色物质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黑色物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子,你还不明白吗?”此时白衣青年指尖浮现出了明镜,而之前被苏文所取出的明镜则化为粒粒神芒消失,道:“明镜只有一面,这世间不可能出现第二面。”

  苏文微微发愣,这一结果他之前已经有所猜测,只是不愿承认而已。

  白衣青年又道:“小子,还记得么,你曾经在石山之巅留下过一滴血,而那滴血就是让我暂时苏醒的关键。”

  苏文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当时手指好像被某给东西给划破,的确是留下了一滴血,应该是同异相的精血是让白衣青年苏醒了过来。

  不过这样难怪,在他离开上古圣院后,身体一下子虚弱了许多,应该是这位白衣青年干的好事。

  不断摄取苏文体内的精血,让他保持清醒。

  苏文此时真想问候眼前白衣青年的祖宗,可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毕竟如果要救补天阁,还是有求于他的。

  “你现在,在心底问候我的祖宗,不过也随便你,我就连生母是谁都不知道。”白衣青年笑道,起初表情严肃,一脸要怪罪于他的样子,没想到之后居然笑出了声。

  苏文也只能尴尬的笑着,和着就没秘密呗,在心里问候都能被发现,反正以后也碰不到:“既然你可以看出我在想什么,那应该也就知道我此行的目的。”

  白衣青年没有否认,表情有些玩味。

  反观苏文表情严肃,不苟言笑,显然白衣青年的回答对他非常重要。

  此时的补天阁,也爆发了一场大战,数位至强生灵悬浮于天穹之中,注视着下方的祭灵栖息地,没有轻举妄动,都看出了那青铜片的不凡。

  犹如可以让世间万物进行一场轮回,而且创造出了一片残缺的世界,将祭灵栖息地包裹进去,在外观看那里的万物不断死亡,不断复生。

  至强生灵有些叹息,能掌控如此宝物,绝不是凡人,若是他有意要保全祭灵,就算是他们一起上也未必讨得到好果子吃。

  一位人形生灵浑身散发着宝辉,弯下腰恭敬道:“前辈是谁,还请现身一见,能否给我南陨神山一个面子。”

  无论是天穹上,还是地面上,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南陨神山是什么地方?据传那里可能栖居着神明!

  不过依旧没人回应,眼看着老藤的生机在逐渐恢复,不由得有些着急,天空中的至强生灵越来越多。

  最后竟然不约而同,同时对着祭灵栖息地疯狂袭击,不过漫天符文也在触碰到的一瞬间烟消云散。

  不过,就算是等级再高的宝物,在无主的情况,而且还是残缺是状态下,想必也发挥不出多大实力,青铜片所演化而成的世界不断破碎。

  突然,石昊手中的断剑发出光芒,一个披头散发的老者出现,头颅插着一柄古剑,有黑色的血淌出。

  他挡下了所有的攻击,目光有些浑浑噩噩,鬼爷的出现让石昊感到了一丝安心。

  上古圣院内。

  “我要上古诸圣的烙印!”苏文伸出手,企图夺走一卷经文,白衣青年也没阻止。

  下一刻,苏文便被震飞出去,不过没有受伤,如果白衣青年没有出手,他可能就直接被震死。

  白衣青年随手拿起一道经文丢到苏文面前道:“我知道你要干嘛,补天阁陷入危机,你想去救它,可是又没强大的实力。”

  苏文拿起经文,这时脑中响起一道声音:“想要力量你就直说,要多少我给你就行。”

  他有些茫然,在声音响起后眼中的光芒彻底消逝,整个人就如同行尸走肉般,只有嘴里还下意识喃喃:“要......我要力量,要......我要力量。”

  白衣青年此时站在原地,目光充满笑意,似乎是对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非常满意。

  而后一步步走出了上古圣院,原本极为漫长的路,却如同只有几步距离般。

  白衣青年对此一点都不奇怪,反而有些熟悉,紧跟其后,而后拿起一点附着于苏文表面的黑色物质,将其随手丢到一个生灵上。

  下一刻,原本还打算袭击苏文的生灵,表情有些痛苦,最后归于平静,不带一点表情,紧跟在他身后,气息相比之前也强大了数倍。

  补天阁内外喊杀震天,所有生灵都在冲击,要获取这一场大机缘,无论是藏经阁还是灵药田都是主战场,被血染红了。

  “藏经阁是空的,经书早已被搬走,猎杀他们的高层人物,身上一定有秘典!”有一头银色的大鳄吼道。

  它身长足有数十丈,浑身银色鳞片锃亮,光辉灿烂,用力摆动躯体,利爪撕裂大地,巨石崩飞,宛若一个盖世魔王。

  补天阁的弟子遭受阻击,诸多势力一起向这里杀来,既然已经出手,注定就是敌人了,唯有一战全灭净土最保险。

   墙倒众人推,各大种族,数不尽的生灵,都来瓜分补天阁的神藏,要将这里洗劫个干净。

  当然,更有宿敌,如自上古年代就与补天阁对立的拓跋古世家,以及西陵兽山等,更为凌厉,出手无情,符文漫天,向前压落,出手必见血。

  “欺人太甚!”雷祖慕炎眼睛都红了他已经解决掉一位老对手,自己身上也在淌血。

  苏文此时慢步走过,无数生灵正在袭来,符文漫天,这时抱着必杀的决心,他抬起头,不抵挡也不逃离,就站在原地。

  “小心!”雷祖大喊。

  他死了倒是无所谓,但要是苏文死了那就亏大了,自己现在唯一倚仗的只有修为,而过不了几年便会被超越。

  想把苏文给推开,可是下一刻,他触碰到的只是残影而已,就是连满天符文也都早已消散。

  抬头望去早已不见苏文的身影,就连那一块区域也只剩一人而已。

  要知道,银色大鳄可是,一方教主,手段高超,是它们这一族群的最强者之一,怎么可能瞬间被苏文这样一个小辈秒杀,而且还没留下一点痕迹。

  白衣青年此时身体非常透明,随时都可能消逝,不过依旧笑意不减,呢喃:“呵呵……八彩眉,上古圣人异相,哪次出现不是引发大动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