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雨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滩滩鲜血染红了地面,苏文缓慢向前走去,面色苍白,身体也如同风中残烛般,明灭不定,随时都可能倒下。

  苏文掏出了一株灵药,塞进嘴里,没有咀嚼直接吞下。

  “上次是有那颗柳树,才勉强逃过一劫,这次一定要取到不死泉。”

  深入树十里,雨仍然在下雾气蒙蒙,四处湖泊河流居多,远远望去,其中一条大河中隐约有一只青蛟,苏文悄然前往,只要将其血气给进行吸收便可减少衰败。

  下一刻青蛟体内血气瞬间被抽空,苏文脸色也红润的许多,相比之前。

  “轰”

  苏文刚踏入一片山川时,符文闪烁,各种神芒穿插,宛如利剑。

  苏文伸出手企图抓住一道神芒,可没想到那道神芒直接贯穿了他的手掌,出现了一个血洞。

  神芒横穿直接将一片山林夷为平地,这是符文阵,苏文踏入时触发了这座杀阵。

  无论在坚固的东西都会有一处虚弱的地方,所以阵法而言那便是阵眼,只要找到并打破那么阵法便会自行消失。

  苏文一眼望去,找到了阵眼,一拳击出,果然阵法破碎了。

  “轰”

  符文再次闪烁,阵纹亮起,笼罩此处。

  “有意思。”

  随着苏文的出手阵片区域都亮起了,无尽符文浮现,整整五重杀阵被彻底激活,将其困住,试图镇压于此。

  天空之中密密麻麻,到处都是神光,各种符文闪耀,凝聚成各式各样的兵器,齐刷刷的飞向苏文,可怕无比。

  要是寻常人早已被诛杀,多半已经被砍为肉泥,惨死其中。

  苏文看着袭击而来的兵器,露出了一股笑容,第一洞天所祭炼的生灵浮现出来,浑身赤红,头顶凤冠,一只火凤赫然出现。

  一时间,一道凤鸣响起,震动了大半个森林,苏文拍了拍衣袖上的尘埃,盯着远方,那里传来了破空之响,杀阵被激活惊动了远方的人。

  “什么,杀阵被破了!”

  一共十人,一个个都很不凡,皆为少年强者,像如今却露出了惊容。

  可见杀阵被一个与他们年龄相仿的陌生少年,凭一己之力给破除,给他们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苏文打了个哈气,懒洋洋道:“杀阵就是你们布的?”

  “是又如何”

  其中一位少年盛气临人,正眼也不看苏文一眼,因为他感觉就凭一个血气败坏的人怎么可能破除杀阵。

  不是族中长辈所赐的宝物,就是有人相助,绝不可能是凭他一己之力。

  苏文目光淡然,道:“道歉,然后滚,今天我不想杀人。”

  细雨迷蒙,洒落在这十人身上,令他们腾起阵阵宝光,每一个人的气息都强大了一截,一个个眸子冰冷,但却并不开口回应。

  云雾涌动,简直要压到了地面,雨更大了,这不是自然现象,似乎是因为十人站在这里,才导致这里大雨倾泻。

  苏文见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大概猜到了他们的身份,相传雨族沐浴大雨时,神能会提升一大截。

  “八年前,我族出动高手阻击石子陵夫妇,虽然殒落不少强者......”

  苏文静静听着,面无表情。

  显然这些人是在刺探他的身份,刺探苏文是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家伙。

  苏文扣扣耳朵,不耐烦道:“说完没,别刺了,我不是石昊,但你们也找不到他了。”

  “动手。”其中一人大喝。

  其他人也不多说,非常果断,尽管眼前的少年不是石昊,刹那间霞光四射,发出了海啸般的声音。

  苏文也没多说,抬起一只手。

  “落。”

  一道雷电应声而落,直劈其中一人。

  其他九人也看出了天雷的威力,联手抵挡,出现了一轮由水而成的屏障。

  “轰隆”一声,十人齐动,一重又一重蓝色的大浪涌来,将整片山地都给淹没了,雨族天生亲和水之力。

  那不是真正的水浪,而是由无数符文凝聚而成的。

  不远处一处矮山被波浪被淹没,山峰折断,脱落下来,山石隆隆,刹那爆裂。

  苏文举起之前被神芒穿插的那只手,血洞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血与肉迅速生长而出。

  苏文在次将一只手抬起,一轮明镜抵挡在苏文面前,波浪分裂成两股,无法冲破那轮明镜。

  天空之中大雨磅礴,等同于再为他们源源不断的提供精气神。

  “你们要找的石昊,就在我不远处,只要有那个实力,你们就过去。”

  石昊是他们这次的主要目标,所以没必要和眼前的妖孽少年耗费时间,道:“还请道友指路,事后我雨族必有重谢。”

  苏文没有说话,抬起一只手,直指天穹。

  一道雷电应声而落,劈向十人。

  “这是......我族的镇教宝术,雷电宝术!”

  他们都是雨族的天才,自然认得自家的镇教宝术。

  连忙阻挡,这一道可比苏文之前随手劈的一道不知道强多少倍。

  六人坠落在山地上,直接就摔的四分五裂,因为他们已经被闪电劈成了焦炭,稍微一撞就会裂开。

  还有三人大口喷血,通体焦黑,没有立刻死去,眼中露出惊恐之色,颤抖着苏文,道:“怎么会!怎么会!你一个陌生人怎么会我雨族的镇教宝术!”

  “孤陋寡闻。”

  苏文一脚下去,给了他们致命一击。

  一人受伤较轻,他在奔逃,回去告诉族人,雷电宝术外泄了,请族中长辈前来镇压。

  苏文嗤笑道:“石昊的仇人还真不少,罢了,我就尽一回当弟弟的责任。”

  说罢,便向更深出飞驰而去,一时间,凤鸣响起,雷光不断。

  待到石昊来到,只发现了遍地的尸体,与一块刻有字的石碑,上面沾染着鲜血。

  “不用谢我,前面已经没有障碍了。”

  石昊细细辨别,发觉鲜血是苏文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