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金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深夜,正在睡觉的苏文猛然睁开眼睛,看向神窟,其中时不时传出巨响,隐隐感觉不妙。

  这时,石昊猛然坐起,寒毛直竖,四周,一双双油绿的眼睛如同灯笼一样,从四面八方而来,将神窟附近围的水泄不通。

  “天呐,都是狼啊,他们是成精了么!”补天阁的师兄师姐也已经醒来,露出惊容。

  苏文拉着他们急忙后退,去往山顶,因为狼群的目标是半山腰的神窟。

  四野都是异种狼密密麻麻,说不定还有懂得强大宝树的头狼,以及狼王等,现在不是突围的时候。

  苏文观察了一下行势道:“它们要进神窟,我们趁乱找机会逃跑。”

  “嗷......”

  “呜呜......”

  数十只狼王浑身散发着宝光,对月长嚎,命令狼群冲进神窟内。

  一只赤巨狼人立而起,足有数十米高,额头生出了一赤角,看起来相当恐怖。

  巨狼纷纷冲进黑窟,可是不管进去多少,连个水花都未曾溅起,就如同一个无底黑洞般,永远无法将其填满。

  本想离去,可却被苏文给拦了下了,因为他感觉到接下来会有一场好戏。

  补天阁一位弟子喊道:“可是...这里太危险了,就怕你护得了我们么……”

  话还没说完就被曾经见过苏文的那位漂亮女弟子给拉住了,摇摇头示意让他别继续说下去了。

  可是这位弟子不听,继续道:“遇到这种情况还不走,你认为你是谁,石毅么?”

  “呵呵......”苏文讥讽似的笑道:“石毅在你们这些同龄人的眼中真是如神一般,凡事都要和他做比较。”

  那位补天阁的弟子没有说话,因为苏文说的确实没错,石毅在他眼里的确是神,还是最完美的神,出生重瞳异相,受万人敬仰,世间的一切美好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用苏文前世家长经常讲的一句话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完美无缺。

  清晨,石山发生了摇动,就如同要塌陷一样,之前进入其中的生灵纷纷跑出,皆遭遇重创,脚步虚浮。

  “这里是狼神的沉寂地,也是饲狼的魔土,根本就不是神窟。”九头狮子是最后一个冲出来的,遍布体表的金色鳞片,被鲜血染红。

  苏文看见火灵儿身旁的一个斗篷人拎着个兽皮包裹,一语点破道:“那是一颗蛋,有很大可能是狼神的后代。”

  这话一出口,立刻就引起了大轰动。

  “狼会下蛋么?”石昊拉了拉苏文的衣服道。

  苏文想了想回答道:“一般是不会。”

  “师妹,那蛋是假的,狼不会下蛋,我们一起吃了。”石昊立刻冲下山顶,将狼群凶悍的击飞,完全就是一巴掌一个。

  苏文站在原地只手拍脸,极度无语这熊孩子就不会动动脑子吗?

  “吼......”狼王出现,宝术飞舞,符文将这里淹没。

  火灵儿身边那个斗篷人身体剧震,遭遇重创,手中的皮袋破碎,一颗水盆大的金卵坠落了出来。

  九头狮子、银血巨人、羽王以及他们的部下,快速出手企图抢夺到手。

  最终金蛋被撞飞,石昊跳起,一把将其抱入怀中,可正下方一直狼王正等待着猎物掉入它的血口中。

  苏文赶忙起身,八彩眉浮现,迅速将石昊一把抓住,冲下山去。

  石昊此时开心无比,眼睛弯了月牙,朝众人招手道:“快点跟上,我们把它煮熟,吃掉。”

  “不行。”听到这话所有人神色一变,赶忙朝着苏文离去的方向追去,生怕慢一步蛋就熟了。

  “很好吃的,要相信我的厨艺。”石昊被苏文抓住,笑嘻嘻道。

  “啊......不!”一群人惨叫,他们耗尽心血,费尽力气,折腾了的半夜,冒死弄出了的蛋居然要被石昊给吃了,怎能不着急!

  狼群舍弃了火灵儿等一行人,追杀着苏文,这一夜草原暴动,所有生灵都不得安宁。

  “好可怕。”石昊看着无穷无尽的狼群感叹道。

  苏文建议道:“要不然扔了吧。”

  “可是这块金蛋看起来就很好吃。”石昊摇摇头,将怀中的金蛋抱得更紧了。

  苏文也不管那么多,一把夺过金蛋,向下丢去,快要落地时,一轮明镜出现在正下方末入其中。

  可是金蛋消失,狼群却没有随之退去,依然穷追不舍,似乎是要为了死去的狼神后代报仇。

  石昊眼睁睁看着金蛋消失,气不打一处,一口咬在苏文的手臂上。

  “嘶!”苏文倒吸一口凉气,道:“别咬呀,手一松你就掉下去了。”

  “会飞了不起呀。”石昊两眼泪汪汪,一股生无可恋的表情,道:“呜呜呜……金蛋没了……我不活了.....大坏蛋!”

  苏文不在从何处又取出了一颗金蛋,与之前的一般无二。

  可是,这样让狼王察觉到了。

  苏文看见不远处有条河,带着石昊一头扎进水里,因为狼的嗅觉实在是太敏锐了,而湍急的水流可是认他们的气息变淡。

  苏文暗骂道:“要不是那些傻子滴了几滴幽兰草的汁液,否则也不致于现在这样。”

  这条大河很宽,也很湍急,他随水波而沉浮,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冒出水面,两岸翠绿,杨柳随风摆动,到了一片丘陵地带。

  “现在应该摆脱了吧。”苏文拖着抱着金蛋的石昊爬上岸。

  这时天已经亮了,这个小世界据说没有真正的太阳,天边的那一轮是一只乌金的尸体所化。

  每天,它都升起与降落,散发炽热是一头真正的太古神禽,纵然死去,也威势惊天,很多人都打过注意,但却都惨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