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开始于完美世界 > 第一章 戏剧性穿越

我的书架

第一章 戏剧性穿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据新闻所说,这段时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观九星连珠出现的日子。

  苏文早早便来到了泰山,随着夜幕逐渐降临,他越来越激动,将早已带来的天文望远镜拼好,一直盯着星空,没有放过每一幕。

  此时口袋里发出震动,手机铃声响起“缘分让我们相遇是意外,命运却要......”

  苏文暗骂一声:“草。”

  接通电话。

  苏文:“喂,您好。”

  对方:“您好先生,我们是警察局的......”

  还不等对方说我苏文便挂断了电话,呢喃道:“现在骗子真多,骗人前为什么不先去看看,对方账户有多少钱呢?”

  说罢,摸了摸身旁的天文望远镜,这可是他用全部积蓄买的。

  “缘分让我们相遇是意外,命运却要......”

  苏文一阵无语,想看个九星连珠都不安宁。

  苏文:“喂。”

  对方:“你是苏文吗?”

  苏文:“对,怎么了。”

  对方:“我是林佳,大学同学聚会来不来,叶凡也会来。”

  苏文沉思一会儿,拒绝道:“不去了,我有些特殊原因。”

  林佳是苏文的大学同学,而叶凡在当年大学也算是一个风云人物,与他关系还不错。

  苏文苦笑道:“也有三年没见过了吧。”

  拿着天文望远镜一直看到深夜,看来今天又没有了。

  苏文收起望远镜,钻近帐篷中睡觉。

  林佳邀请他去大学聚会也是三天前的事了。

  突然,天际间出现了几个黑点,随后逐渐变大,竟传来风雷之响。

  九条庞然大物从天而降,就如同九条黑色长河,倾泻而下,这一刻苏文表情凝固。

  那九条黑色长河居然是九条巨龙,拉着一具青铜古棺,压向泰山之巅。

  龙,传说中的存在,与神并立,凌驾一切之上。但是科学发展到现在有谁会相信龙的存在。

  苏文站在原地闭上眼睛,没有逃跑,因为黑龙实在是太庞大了,根本没有一丝逃跑的机会。

  “哐当”

  一声巨响,苏文被压死。

  “这里是?”

  苏文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头脑一阵剧痛环顾四周,发觉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身上盖子一张兽皮。

  “叮咚,系统绑定。”

  苏文苦笑,这也太戏剧性了吧,被龙这种传说中的生物压死然后魂穿异界。

  “系统绑定成功,提示,只有一岁半还在喝兽奶的奶娃石昊,这是宿主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这时,房门被推开,一位身着兽衣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看着已经坐起的苏文微微一愣,没想到这孩子回复能力这么好,开口道:“孩子你醒了,肚子饿么,我去给你拿些吃的过来。”

  很奇怪,明明男子是说一种苏文不曾接触过的语言,可他却可以听懂。

  苏文想要开口说话,但却说不出,只可以发出一些咿呀咿呀的声音,看看自己的手,太白嫩了。

  中年男子一拍脑袋,道:“忘记了,你才一岁,比奶娃还小半岁,不能说话。”

  说罢,便走出屋子。

  一股困意袭来,苏文难以抵挡,沉沉睡去。

  这时,一位孩子抱着一罐奶与中年男子一起进来,看着已经睡觉的苏文,孩童黑亮的眼睛迷成了月牙状。

  恋恋不舍地将手中的一罐奶,放在苏文床头,由于不够高,不得不搬几块石头垫脚,期间还摔了一跤,起来后也没哭闹,而是撇撇身上的灰尘,憨厚笑着。

  苏文再次醒来,看见一个岁数与他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坐在床头的陶罐前用木勺舀奶,吃得很是香甜。

  见苏文醒来后舀出一勺奶,似乎是有些不舍,放在他嘴前。

  “咕噜咕噜。”

  苏文不想吃,自己一个成年人怎么能喝奶,但是肚子不允许发出抗议,闭上眼睛,微微张开嘴巴,自我安慰只是为了不饿死,奶娃见状缓缓倒入他的嘴中。

  苏文喝完仔细一品......味道似乎还不错,奶娃见他喝下笑了。

  “咕噜咕噜。”

  不过这次的抗议声是从奶娃肚子中发出的,他没有在意而是一勺一勺的喂给苏文。

  苏文有些感动,拍了拍肚子,告诉奶娃自己已经饱了。

  一位中年男子走来道:“奶娃,去祭祀。”

  “可是......”奶娃摸着还在抗议的肚子,由于之前施展完骨文,现在非常劳累,匆匆喝了一口兽奶,便离去。

  不知过去了多久,各户炊烟袅袅,半个小时后阵阵肉香散开。

  熟睡苏文被肉香吸引,以至清醒。

  各种成为了村里人晚间最美味的食物,诱人的肉香飘到大街上,引人食欲如潮,村子中一阵阵欢笑声传来,唯独苏文只嗅其味不知其味,苦苦煎熬。

  饭后,石村中热闹非凡,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挂着笑容,充满了欢声笑语。

  “娃子们不要乱跑了,一会儿都进行个药浴,晚上也好睡个好觉,将来一定比野兽都凶残。”一位老人笑道。

  “嗷......不!”一群孩子听到后惨叫起来,落荒而逃,躲向村中各处。

  “一群瓜娃子,真不知福,那可是难得的补药,若能持之以恒的药浴,可让你们的筋骨媲美巨兽。”大人们数落,像抓小鸡仔般开始捉自家的孩子。

  “阿爸,松手,你的亲娃子要被煮熟了。”

  一群孩童奋力反抗,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并无多大用处。

  奶娃拉了拉老族长的衣服,将苏文抱出指着他,道:“要吗?”

  老村长思索一会,点点头,道:“要,和你泡在一起。”

  奶娃,苏文所用黑鼎内粘稠液体沸腾时,老族长还打开了两个特别的小陶罐,并逐一倒入。

  水温稍降时,奶娃与苏文被老族长一只手拎起,丢进桶内。

  苏文曾经学过游泳还可以勉强让自己身体漂浮,不至于呛水,而奶娃不同,坐在鼎里“咕咚咕咚”直接喝了几大口。

  孩子们都露出同情的神色,没想到苏文与奶娃这么小都要,而且剂量似乎比他们更狠。

  有些大人也有些不忍,因为看到奶娃使劲挣动,呲牙利嘴,还是不是喝上几大口液体。

  老村长示意别太担心,解释道:“又不是第一次了,奶娃能受住,多喝点药液对他身体也有好处,我现在是担心苏文这个小家伙忍不忍得住。”

  他对奶娃的照顾和调理有时候很粗放,也可以大概了解他的极限在那里,可苏文则不同。

  老村长现在已经随时准备出手,只要苏文稍微有点不行的迹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