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被群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一个丢了妇人的本分,敢问黄庄头何为妇人的本分?

  女人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用生命传递下一代。

  女人照顾一家老小,为男人洗衣做饭,伺候公婆,让男人能专心在外做事,没有后顾之忧。

  女人怎么了,哪一个男人不是女人生出来的。生恩养恩哪一个不是天恩,谁能否认女人的重要性。”

  小豆子怒急反笑,他一番情真意切的话说得黄寿哑口无言。

  “你!你是读书人,我说不过你,但这庄子是黄家的,你们是外人,擅闯私人别庄,我命令你们现在就走!”

  “对!你们赶紧滚!不知道哪里哪来的贼人!光天化日闯进别人家,一群烂心肝的土匪!”庄头娘子又伸着手指指着小豆子的鼻子,她看了一眼王志,没敢上前,专门挑了年纪最小的下手。

  小豆子被吐沫星横飞的庄头娘子喷的连连后退,嫌弃的用袖子捂住嘴,味太重了!

  王志再一次握住庄头娘子的手指,庄头娘子发出比之前更大的惨叫,捂着手指蹲在地上叫唤。

  “早告诉你嘴巴放干净点!不然要你好看!”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土匪打上门了!屋里两个不要脸的小biao子,不知道哪里招惹来的野汉子和野丫头,上门打人啦!”

  庄头娘子此时自知不是面前小丫头的对手,坐在地上拍腿大哭,干嚎的声音惊动了四周的村民。

  “这,这,简直不可理喻!”

  颜不弃气的脸色发青,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蛮不讲理、满嘴脏话的泼妇。

  “你们无法无天了是吧!仗着自己是楠竹先生的学生,就可以仗势欺人,上门欺负人吗?”

  见周边村民渐渐朝院子围拢,黄寿故意大声的将“事情”挑明。

  王志看着声情并茂表演的黄寿,都想忍不住夸他一句影帝啊,装!继续装!看看待会怎么把你的假脸揭下来,你招来的人越多,到时候脸打的就越疼。

  这人人品极差,心眼极坏,他扯出楠竹先生,不是觉得自己有能力扳倒桃李满天下的楠竹先生,而是想毁了小豆子的前程。如果他们擅闯私宅、殴打妇孺的恶名坐实,小豆子不但会被鹿鸣书院除名,更会科举无门,前途尽毁,就连找工作都难,最后的下场只能是再次沦为人人喊打的乞丐。

  “你胡说!你冤枉我们!”

  王福海气的脸红脖子粗的,但他不知道如何辩解,反复就是这句话。

  “明明是你们先动手的,更何况我们不是私闯民宅,是鸳鸯让我们来的!”

  王福浩还能稍微将事情简单说一遍。

  见不少村民进了院子,黄寿知道表演的时候到了。

  “大家快来看看,这群不良少男少女,驾着牛车闯入我们庄子,扬言是鹿鸣书院楠竹先生的学生,就为所欲为,先是强行进内屋,不知道想干什么,接着就是一通打砸!”

  黄寿指着地上碎裂的坛子和洒了一地的烂菜。

  “看见没,这些原本是庄子腌给佃农的咸菜,全被他们毁了,这个冬天可怎么熬过去啊!”

  村民看着满地大大小小碎裂的坛子和烂掉的咸菜,纷纷出声指责几人。

  “这年头,咱们庄户人家活着容易吗?这些坛子得值多少银子,就给你们这些强盗全摔碎了!”

  一个老汉心疼的看着一地碎片,这些坛子对于他们来说可都是生活必须的大件啊。

  “怎么能浪费粮食呢,这些咸菜够全庄子佃农吃一冬天了,你们就这么糟蹋,不怕天谴吗?”

  老伯愤怒的指着几人,因为太过激动,脖子上青筋暴起。

  “造孽啊!你们到底是啥人?来我们村干什么的?你们今天要是说不出个子丑戊卯的,别怪我们不客气!”

  青年将锄地的䦆头往地上狠狠一撞,地上立刻出现一个土坑,威胁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对!说清楚!干什么来着!当我们村子没人吗!当我们都是纸胡地吗?”

  “有两个臭钱了不起啊!都骑到我们头上拉屎了,今天别想轻易离开!”

  ……

  群情激奋,王志几人很快成了众矢之地。

  颜不弃试图上前解释:“诸位乡亲,请听在下一言,我们不是入室抢劫的强人。我们是鸳鸯姑娘请来替黄小姐看病的朋友!”

  “别听他胡说!我们家大小姐根本不认识这群人,是她们诓骗我们小姐的丫鬟,说什么能请来神医替,药到病除的,其实就是骗钱的。

  我们黄府还缺银子不成,什么样的名医请不到,都看不好小姐的病,你们几个毛孩子,随便找来的骗子就能看好!”

  黄寿说的头头是道,村民本就怀疑外来人,这下对黄寿的话更加深信不疑,认定他们是上门闹事的骗子。

  “就是就是!黄老爷什么人啊,还能请不起郎中,他们几个肯定是骗子!”

  立刻有人肯定的指责几人是骗钱的坏人。

  “对啊!差点被这人模狗样的书生给骗了!”

  “俺看他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以为多认识几个字,就能欺骗俺,俺八舅爷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还多!”

  一个辈分很高的老者,扬着手里的拐棍指着颜不弃臭骂。

  看他生龙活虎的劲头,王志觉得他完全不需要这根拐棍也能健步如飞。

  “八舅爷说的不错,不能放过这几个小骗子,今天要是不给他们点教训,传出去,外人还当咱们富水村的人好欺负呢!”

  “就是!就是!敢打人砸东西,让他们赔礼道歉!”

  “还得加倍赔偿!”

  ……

  一旁的黄寿得意的看着几人,露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看得王福浩咬牙切齿,“囡囡,这可咋办啊?咱们今天恐怕是走不了了。”王福浩悄悄贴耳对着王志说。

  他最担心的是他们身上的钱被这些人抢去,对方人多势众,还有一个煽风点火的黄寿,若是真动起手来,场面乱了,前辈翻出来,肯定会被人趁乱卷走!到时候,有理也要不回来了。

  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出门没看黄历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