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跟屁虫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扫把星?又不一定是说她的,林娅熙可不想找骂。
  她只当没听见,继续挑她的面具,等仙桥会上时戴。
  “说你呢,林娅熙。”
  被点到名,林娅熙这才懒洋洋地回头。呵呵,面前站着的不正是云舒坊那对阴魂不散的主仆俩吗?
  “嫌我晦气,为何还要同我讲话?你以为本姑娘想见到你们呀。”
  喜鹊一手叉腰,一手扶着花蓉娇。
  “就知道你是个狐媚子。乞巧节又出来迷惑男人了?”
  林娅熙掏了掏耳朵。这人说话怎么总这么难听呢?
  “怎么?周围如此多的女子都是出来迷惑男人的?那你们又来作甚?不是应该在家里清心寡欲,谨守女诫吗?”
  斗嘴无用,花蓉娇只凉凉地问
  “再有两日就是歌舞比赛了。不知林姑娘准备好了没有?”
  “比赛胜负各凭本事。娇娇姑娘不必为我操心,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
  懒得再理会这两个女人,林娅熙又回身去看面具了。
  她刚要拿起一张孔雀式样的,却被喜鹊先一步夺走。
  “老板,这个我家小姐要了!”
  林娅熙也不恼,又去看另外一张画着荷花的。
  喜鹊故技重施。
  “这个我们也要了!”
  春梅在一旁气得直咬牙。“妹妹,这二人是谁?走,我们再去别家看看。”
  林娅熙冷笑。“她们啊?我的两只跟屁虫精罢了。不用理睬,我们看我们的。”
  林娅熙非但不走,手还故意在摊子上的每款面具前随意游移,搞得喜鹊双眼也跟着她的手打转。
  没多一会,大半个摊子的面具便都被花蓉娇包下了。
  老板脸上乐开了花。没想到今晚的生意这么好,可以早早收工了。
  “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喜鹊一直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没能气到林娅熙,倒把她自己累个不行。
  趁着她眨眼休息的工夫,林娅熙迅速捡起角落里的一张山鬼面具。
  她原就是打算买这个的。溜溜喜鹊,让花蓉娇荷包出点血也不错。
  “千篇一律的多没意思?老板,我就要这张了。”
  喜鹊讥笑着嘲讽道“林娅熙,你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嘛。山鬼面具和你那张脸真是绝配!”
  林娅熙不与小人一般见识。她拉着春梅,去前面卖牛油蜡烛的摊子继续逛。
  无奈,喜鹊和花蓉娇居然又跟了上来。
  换上林公子的痞笑,林娅熙挑着眉梢问“我的背影有那么好看?你们两个莫不是爱上我了吧?”
  “爱上你?!切!有我们小姐的大礼,你这张脸两日后也就该颜面扫地了。嚣张个什么劲啊?”
  花蓉娇随即打断她。“喜鹊!别多嘴。”
  也自觉失言,喜鹊赶紧住了口。
  呦呵,这是话里有话呢。两天后不正是歌舞比赛日么?
  “大礼什么的我可受不起。倒是娇娇姑娘,届时成为我的手下败将,可别哭得太难看了。”
  林娅熙故意言语上刺激她。“五皇子最是受不得女人哭了,特别是……哭相丑的女人。”
  一听五皇子,花蓉娇果然怒气上涌。见自家主子吃亏,喜鹊手一扬,直直就要扇林娅熙一耳光。
  少女早有防备,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大声道“说不过就要动手?啧啧,真不愧是头牌舞姬养出来的奴才。性子就是厉害,疯起来连人都咬呢。”
  这会周围人多,听见这话皆纷纷望过来,小声地议论。
  “怎么回事啊这是?姑娘家的还要公然打架不成?”
  喜鹊手还被人抓着,一看便是先动粗的,而林娅熙只是正当自卫。
  花蓉娇被人指指点点,脸都要气绿了。“喜鹊,我们走!”
  看着二人快速离开,春梅关心地问“妹妹,你没事吧?”
  林娅熙只说没事,但心里却是一阵后怕。不想花蓉娇的这份大礼还真是极有分量呢。
  幸好她使计激怒喜鹊,令她不管不顾地出手。这才借机窥知她们的秘密,看穿了这两个女人的恶毒心思。
  她得尽快想个法子应对才是。
  林娅熙原本的好心情一扫而光。“春梅,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先去河边透透气吧?”
  少女安静地在前边走。见她似乎有心事,春梅也不加打扰,就在后面跟着。
  此时天色已暗,坐船而来的人已经不多了。人流大都是在逛庙会,或者往鹤鸣寺的方向去。
  林娅熙在千忆河畔站了一会,就见一艘巨大豪华的画舫朝着河岸边驶来。之前还瞧着气派的其它画舫跟这支比起来,立时显得简陋的多。
  那画舫如同一座移动中的行宫。其上灯火通明,帷幔飘飘。美轮美奂的船舷上却不见什么人,唯有船头隐约有两个人在下棋。
  画舫越靠越近,引来四周的百姓一片赞叹。
  “哇,太气派了!你们快看,船上那二人是谁啊?”
  “二楼还有一位,好像正在朝我们这边张望呢。”
  “如此俊俏的公子哥们难道也是来参加仙桥会的?”
  林娅熙定睛一看。那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再是熟悉不过了,越看越像晋王府里那两位。
  不可能吧?他们怎么会自发出游,挑这种时候,来这种地方凑热闹?
  春梅拉了拉林娅熙的衣袖,在她耳边小声问道“妹妹,我怎瞧着二楼那位像是五皇子呢?”
  林娅熙蓦地想起她离开云舒坊时,五皇子曾说的话。
  “说不准到了那,就又遇见了!”
  这何止是遇见啊?居然还买一送二,顺带捎来了宋楚煊和宫沉雪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