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日升钱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了精巧街,连一向稳重的春梅都彷佛变成了孩子。凡有喜欢的,她都会弯下腰,眨巴着大眼睛瞧上许久。
  其实,春梅也才十五岁。这样的年纪在现代还可以烂漫恣意,但在这里却已经要背负起养家糊口的重担了。
  街边有捏糖人的手艺人,也有画脸谱的民间画师。有的摊子卖一些像布偶和类似积木的儿童玩具,也有卖九连环等益智玩意儿的。布偶虽不如现代毛绒娃娃那般软萌可爱,但看得出绣工了得,应该是哪家巧手娘子的女红了。
  忽有一瞬,林娅熙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双腿钉在原地,甚至以为自己回到了现代。
  春梅刚从上一个摊子过来,搂住她的肩膀。接下来眼前一亮,又撇下林娅熙,跑上前去。
  “呀,妹妹你快来看!这些都是什么啊?我还从来没见过呢。”
  林娅熙知道那些是什么。只是她没有想过,竟会出现在这里。
  只见,春梅举起一支五寸长短的木棍,大概食指粗细。木棍打磨光滑,较宽的一头上,扎着几排动物的短毛。春梅很感兴趣,用指腹摸了摸短毛,微微有点扎手。
  眼下时代的人刷牙都是用杨柳枝的。林娅熙努力习惯了好多天才适应。
  可这小摊子上怎么会有类似于现代牙刷的东西呢?
  林娅熙移开视线,遂看见了另外一件更加令她意想不到的物什。那是现代某宝上常见的牛顿摆动球!
  不同的是,面前版本不是钢球,而是五颗大小一致的玉球。每颗都用细丝线悬挂着,固定在木制的框架上。
  林娅熙提起左边两颗,松开。随着一阵清脆的撞击声,左右各两颗轮流摆动了起来。
  被声音吸引的春梅放下木刷,也凑过来看。她眼睛像猫头鹰一样也跟着左右转动,口中还连连赞叹。“哇!太妙了!”
  林娅熙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说之前的牙刷也许只是巧合,这个牛顿摆就绝对不可能存在这个世界上了吧?
  除非这小贩是个物理奇才,在这个时候便已经发现了能量和动量守恒定律。
  春梅这时又举起一方扁小的木盒,只有半个巴掌大小,被做成了类似抽屉的抽拉式。一抽出来,里面薄薄的,摞着几十张淡绿色的糖纸,还散发着薄荷的清香。
  竟然是一般超市里都买得到的口香含片!
  林娅熙此刻已经没有心思再看其他了。她几乎可以断定,天元国或者星罗大陆上还有其他的穿越者!这会不会是穿越者发出的同伴信号呢?难道眼前的小贩也来自现代?
  小贩是个长相普通,留着两撇山羊胡的男人,并未察觉出林娅熙看他时的异样。
  林娅熙试探着说。“请问,这里有手机信号吗?我的网络不大好。”
  什么手机,信号,网络?小贩和春梅都面露疑色,不解地看着她。
  也许是她这一题太有针对性了。万一穿越之前,小贩那个年代还没有手机呢?
  林娅熙又换了个思路。“大伯去过北京长城或者故宫吗?看过天安门升旗没?”
  小贩还是不回答,眼神却更加怪异了。
  春梅摸了摸林娅熙的额头。“妹妹,你没事吧?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林娅熙选择放弃。她还是正面提问吧。“这些东西都是大伯你做的吗?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很特别。”
  小贩笑了笑,应道“姑娘太抬举我了。这都是宫里头传出来的新鲜玩意儿。我听说了,学着做的。”
  “宫里啊?那大伯你是如何知道的呢?”
  “不瞒姑娘,我堂妹在宫里做婢女。我们全家就靠我在精巧街摆摊,维持生计。堂妹告诉我什么新奇的,我手比较巧,基本上都能照猫画虎做出来。”
  “哦,那大伯的堂妹是从哪个宫里看到的?”
  小贩当即树起了警惕心,回道“姑娘,这都不是什么秘密。堂妹说了,宫里也没有要防着她们知道的意思。我们都是老实本分的普通人。姑娘就别问那么多了。”
  林娅熙有点抱歉,也许真是她太过心急了。这些东西也不一定是他堂妹伺候的主子宫里的,未必就知道由谁设计。即使小贩告诉她是谁,她也没办法接近皇宫啊。
  一切还是慢慢来,顺其自然吧。
  林娅熙买了一根牙刷后,拉着恋恋不舍的春梅走了。
  “春梅,我们也逛了大半天了。再去日升钱庄看看,就该回去了吧?”
  虽然无意间得了歌舞比赛的消息,林娅熙也不打算把希望都放到一个篮子里。她还没有狂妄到认为自己有必胜的把握。
  抬头看了看太阳的方位,春梅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应道“是啊。那现在去钱庄喽。”
  日升钱庄处于安阳街一带的西北角,距离林娅熙她们所在的购物区域还有段路程。
  两人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林娅熙才看到一座古朴庄重的二层建筑。高高挂着的黑色牌匾上,写着“日升钱庄”四个大字。
  林娅熙刚要走进去,却被春梅拉住了。“我们这么进去行吗?”
  春梅有点害怕。钱庄周围闲杂人很少,进出的看装扮又都是非富即贵,坐着马车来的。
  “别担心,我们只是问问。给我们脸色的话,大不了走人。”
  林娅熙安慰地握了握春梅的手,之后昂首挺胸进了钱庄。春梅跟在她身后,微垂着头,不敢四处张望。
  钱庄里面,棚顶是特别挑高的,十分宽敞。四周摆放着几张用上等沉香木打造的案桌和配套的太师椅。
  林娅熙注意到,角落里有一名相貌出众的清俊公子。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瘦高,脸上还有少许婴儿肥,很像是会出现在现代校园里的花样少年。
  少年手里拿着一本册子,不时摆弄下面前的算盘,很是认真。林娅熙想,应该是钱庄里的伙计或学徒吧。
  站了一会,并没有人上来招呼她们。林娅熙便走到最近一位年长管事跟前,直截了当地说“掌柜的,我想借钱。”
  管事偏头瞧了一眼,没想到是一个黄毛丫头要借钱,穿的衣服也寒酸。想着最多也就是借个几两银子吧,他问“借多少?”
  林娅熙转了转眼珠子。“开一个对面那般大的店铺要多少银子?”
  管事好笑。“你问这个干什么?那样大的店铺至少要五千两。”
  “那我就借五千两。”
  “去去去,别耽误我们做生意。”管事立马不耐烦了,抬手轰她,和在赶苍蝇一样。
  林娅熙不打算放弃。“我是认真的!如果要从日升钱庄借五千两银子,需要哪些条件?”
  听见动静,花样少年也望了过来。
  管事的耐下性子回答道“姑娘,你别开玩笑了。你想借银子,有什么抵押物吗?或者有担保?再或者,有和日升钱庄的信誉往来吗?这些都没有,钱庄是疯了才会借给你!
  看你小小年纪的,要那么多银子做什么?借个五两十两的,还怕你还不起呢。”
  春梅在后面拉了拉林娅熙的衣襟,小声劝道“妹妹,我们走吧。”
  林娅熙不动,仍是骄傲又坚定地与管事对视。“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今天你对我爱理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春梅,我们走。”
  花样少年坐在原位,饶有兴味地看着林娅熙二人出了钱庄,口中还咂摸着她说的话。
  “今天你对我爱理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哈哈哈哈,霸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