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怎么是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楚煊和夜鹰又看了一会,正准备悄无声息地离开,就见不远处宫沉雪朝着书房而来。
  他今日仍是着一袭白衣,头发只用一条蓝色发带绑着。发带的尾端或随风飘舞,或乖顺伏于墨发上,更为他整个人平添一种风流俊逸之感。
  此刻的林娅熙还在恭候着宋楚煊的大驾,闲来无事,便准备找本书来读。
  她走到书房右侧的书架前,上面整整齐齐,按门别类摆放着各种书籍。有大家经典,兵书谋略,诗词歌赋,甚至还有几本市井话本子。
  宋楚煊看起来那么面冷严肃,原来也会看小说?
  林娅熙踮起脚,想去拿其中的一本。无奈摆放位置太高,她现在个子又小,试了几次都没能碰到。
  林娅熙小时候学过芭蕾,会使巧劲。她眼珠子一转,便打算用立足尖的动作把身体伸展到最长,再试着取书。
  她一手扶着书架,另一手高高举过头顶,一鼓作气,脚尖点地。可毕竟受到林婉卿身体的限制,在够到书皮边缘那一霎,她脚趾脱力,脚背一松,一整个人的重心都朝着后方仰去!
  就在林娅熙以为要摔出脑震荡时,她感觉到身后有只温暖修长的手,勾到了她的。
  那人手指微弯,握住她的前手掌。轻轻一扣,一转,自己就顺着时针转了一圈,如同伦巴舞中,女舞者再平常不过的一个半圈旋转。
  林娅熙懵住,再回过神时,发现自己的手还被那只温润的手攥着,按在头顶上方,后背整个贴着书架。
  眼前出现了一张美若冠玉的脸。完美的五官,皮肤也细腻到找不出毛孔。在那双深邃幽暗的眸子中,她仿佛看到了星辰大海。
  两人的脸贴得很近,近得林娅熙不敢大口呼吸,近得鼻腔中传来淡淡暖暖的花草香气,近得只要一认真,就能听见自己慌乱的心跳,就能看见那人眼中的自己。
  阳光从窗外倾洒而下,映出空气中颗颗漂浮的尘,在二人间暧昧地旋转,跳跃。
  不知过了多久,林娅熙才好似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怎么是你?”
  宫沉雪双眸含笑,注视着林娅熙的眼睛。她刚刚的旋转轻盈优雅,回头的一瞬绝艳脱俗。眼神清澈,如一只慌乱的小鹿,甚至还带有一抹羞涩。
  那一抹羞涩取悦了他。
  宫沉雪红唇微抿,淡淡应了。他声音本就极好听,又是富有磁性的一声嗯,酥酥麻麻的,擦过林娅熙的心尖。
  其实,林娅熙问的“怎么是你”,一语双关。发现是宫沉雪扶了自己,惊讶之余,她还解开了先前的一个谜团。
  从宫沉雪的视角,林娅熙清晰地明白了那日所发生的一切。
  当时,林娅熙和孙明月等人被一名小厮领着,去回花管家的话。宫沉雪在路上遇见一行人,便觉出事有蹊跷。
  林娅熙不过是个刚入府没几天的小丫头。而花管家打理着王府里上上下下几百号人的事情,怎么会专门要见她?
  于是,宫沉雪远远跟在后头。见到几人竟是转进了宋楚煊的汀雨轩时,心下忽地一沉。他腾空跃上就近的一棵大树,借着邻近树冠的遮掩,运起轻功,也悄悄跟进了汀雨轩。
  初夏枝繁叶茂,宫沉雪藏身在一株千年香樟树的枝叶间。正对房门,他瞥到了屏风后坐着的宋楚煊,也看见了林娅熙差点被夜鹰杖毙的一幕。
  情急混乱之中,见林娅熙被婆子们拉搡着就要受刑,宫沉雪掏出怀里那枚燕尾镖,掷到了林娅熙的脚边。
  再后来,他才装作正巧去找晋王叙旧,堂而皇之出现在了人前。
  林娅熙并不知悉燕尾镖背后真正的意义,也搞不懂为何宋楚煊看到后,会决计放过她。但她可以肯定的是,宫沉雪在暗中救下了自己。
  原来是他?竟然是他!
  眼中浮起一丝水雾,林娅熙郑重地说“谢谢你,宫沉雪。”
  宫沉雪一愣。“不叫我小宫宫就算扯平了。”
  林娅熙被他逗得莞尔,轻推了推他的手臂,想要拉开些距离。这姿势怪尬的。
  “那天的事,多亏了......”
  还未说完,宫沉雪放大的俊颜蓦地靠近。林娅熙不自觉闭紧了眼。
  下一秒,假想的触感没有传来,倒是宫沉雪魅惑的声音进了耳廓,痒痒的,只听他说“隔墙有耳。”
  林娅熙的脸上立时出现了两朵可疑的红云。什么嘛......她还以为宫沉雪会......
  林娅熙又窘又羞,喊话自己要清醒一点!
  她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有的没的啊?这里是古代,货真价实的古代。正常人哪有一见面就卿卿我我的?
  一定是她在现代时,看过太多玛丽苏雷剧剧本了!一定不是她这名佛系少女扛不住男色惑人!
  话说回来,宫沉雪似乎是不想让别人知道,那日他救过自己吧?林娅熙想,还是下次再找机会感谢他好了。
  就在二人还保持着这令人想入非非的姿势时,书房门口传来两声干咳。宫沉雪站离了林娅熙几步,两人同时看向来人。
  宋楚煊黑沉着脸,负手踱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夜鹰。
  男人目光阴戾,睨向林娅熙。“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刚刚在做什么?”
  书房内的一切,他在屋顶上其实都看得一清二楚。
  本来还想等林娅熙有下一步动作,来个瓮中捉鳖的。谁知宫沉雪一出现,这女人就给他装柔弱?情报都不偷了,开始施美人计了!
  最开始,宋楚煊还在内心里嗤笑林娅熙异想天开,够敢想的。然后他就看到了二人旋转,半拥。画面太扎眼,令平时一贯冷静自持的他都忍不住冲下了屋顶。
  夜鹰想拦都拦不住!
  再不下来,宋楚煊真怕宫沉雪要吃亏啊。
  看看左边黑脸的宋楚煊,再看看右边云淡风轻的宫沉雪,林娅熙捂嘴偷笑。宋楚煊这是醋了吧?醋的对象好像还是自己?
  其实晋王大可以放心。她林娅熙是断不会做出那等横刀夺爱之事的。再说了,直的弯不了,弯的她也掰不直啊。
  夜鹰此时也察觉出了气氛的尴尬,心想他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这里。
  宫沉雪率先打破僵局,微笑着颔首。“晋王。”
  “本王说过了,以后怀修也叫本王的表字就好。”
  “是。景安兄今日可有要事?许久未有一起品茗下棋了。这次还请景安兄拿出陛下御赐的那套和田暖玉棋。”
  宋楚煊薄唇微扬,笑意很浅,但很真。“好。怀修棋艺精湛,与君对弈,乃一大乐事。”
  这两人是和好了?那她是不是该开口,问问宋楚煊休假的事情?
  林娅熙之前就想过了,她得找一个恰当的时机,不然死变态肯定会一口拒绝她。可如果趁着有宫沉雪在,宋楚煊为了维持形象,故意为难她的几率应该会小很多。
  于是,林娅熙讨好地说“奴婢这就去大厨房,让他们多备些王爷平时爱吃的。”
  “不必了。你去沉雪阁,让那里的厨娘按怀修的口味准备就好。”
  上次她听夜鹰提过,沉雪阁的马厨娘是宫沉雪一直带在身边伺候的。就连他云游四海时,都会跟着一起。
  这分分钟虐死单身汪的节奏,没想到宋楚煊竟然是个宠妻狂魔?被塞了一嘴狗粮的她表示好饱。
  哎!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