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阿尔夫海姆森林之主 > 第七章 从走出去变成等待

我的书架

第七章 从走出去变成等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要想穿出丛林,就必须面对各种突发的状况,你无法保证前方的地形地貌植被怎样,你也不知道前面究竟是悬崖还是沼泽,更预料不到前面有什么样的野兽在等着你,你能做的只有准备好面对一切然后毅然前行。

  求生它不是一场游戏,它是一场生死较量,渺小的人类用他的智慧去与大自然做搏斗,也不是要挑战大自然或者证明大自然不行什么的,所挑战的不过是在大自然没有注意到你的情况下藐视你的一切,若是大自然想要抹杀你,大可一道霹雳就把你击成焦炭。

  毛成济担不起风险,他身后没有一支完备的医疗团队,也没有随时可以呼叫救援的卫星电话,他只是孤身一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这片丛林。

  天上没有航线,手机没有信号,丛林里没有盗猎盗伐盗墓者,也没有护林员,一个人都没有,没有任何人类痕迹,仿佛就是一片原始森林。

  不,这就是一片原始森林。

  但人之所以能够创造出如此辉煌的文明,不只是因为学习,更多的还是那股向上不服输的劲。

  毛成济现在吃到了肉,获取了蛋白质,这让他看到了走下去的希望。

  ……

  等到胀胀的肚子重新回复,毛成济便又开始为自己活下去而忙碌了。

  做好的捕鱼设备也要找个地用上不是。

  但东西两边已知的两条小溪都没有鱼或者泥鳅虾蟹存在的痕迹,要想有鱼吃,就不得不找一处有鱼的水源了。

  顺着溪流走,没准最终能找到一条河或者湖泊。毛成济心想。

  毛成济捡上一块小石板,在两面刻写上东西二字,然后当硬币般抛了起来。

  拇指将石板抛向天空,石板在天空不断翻滚,在重力的作用下,掉落在地,期待结果的毛成济凑近去看。

  东。

  “看来,老天是有意要将东边作为狩猎区了啊。”毛成济感叹道。

  基于上次与蛇搏斗的经验,毛成济决定以后出行都要带上石矛。

  而这次更是要带上了,东边为狩猎区,是因为在东边的溪流旁发现了不少动物的脚印,至于那是豺狼虎豹还是大白兔留下的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毛成济又不是动物学家。

  沿着小溪往下游走,隔树丛,闻水声,如鸣珮环,心悦之。

  一个小瀑布,瀑布下一个小池子(只能说是一个小池子,如若是要唯美一点,那就是一个小湖),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

  毛成济蹲在岸边仔细观察,看是否有鱼,池子是石底的,这也不是溪水的最终地,池子下方还是有一条被冲刷出来的水道的,水流在池子里减速,满满的溢出流下。

  毛成济没有在池子里发现鱼,但这也不代表没有鱼。

  顺着水流继续往下就是一条大水沟了,水十分混浊,但能看见鱼的背不时露出水面。

  毛成济心想来对地方了。

  从腰间取下用藤条纤维束缚树枝做框架的拦式诱捕器,在沿着水流方向找了一处较窄出放置,然后从周边找到些树枝插上弥补漏缺,没有虫饵,一切靠运气,看入笼的鱼倔不倔。

  安置好这一切,毛成济也并未就此回去,摄入了一条好几斤的蛇,能量那是很足的,自然也要干点活才是。

  而且都已经到这了,怎能不好好探索一番?

  在下笼位置插上几根长树枝作为记号,在树上刻好方向,然后便开始探索起来。

  由于没有罗盘(舍不得用手机),毛成济也不敢把已经探索的东西南三方向给它连起来。

  走了约莫一个小时,毛成济也开始累了起来,更可怕的是他开始饿了。

  他只能先返回,小心的取出笼子,有一些个头不大鲢鱼和几只小虾。

  这些加起来怕是也只有两斤重吧。

  取出成果,将笼子重新放回去。

  毛成济将它们杀死,去除内脏,带到上游处用清水冲洗干净,然后带回营地,用火烤熟夹在芭蕉芯里吃掉。

  勉强填饱肚子后,就该乘着天还没黑,捡拾点柴火了。

  从林子里捡拾掉落在地上的树枝,放在棚子下,用斧子砍伐下来的则露天盛放,捡拾起一堆柴火后,毛成济觉得应该向北走上一走。

  其实北方向并没有完全没有探索过,只是地势上看,往北是在上山,这显然更不利于获救。

  但毛成济还是想往上走上一走,有时候忽视的东西往往就会带着你所想要的某种事物,这个也可以说是墨菲定律的衍生。

  而毛成济的探索也不会是一无所获,他发现了一个山洞。

  最让他兴奋的是,山洞存在明显的人类活动的痕迹。

  洞口有一石碑,刻着一些奇怪的纹路,而进入洞内不深处石壁便出现了人工修整的痕迹。

  仅凭此,是无法排除是什么人类遗址的。

  让毛成济真正兴奋的是地面上堆放的柴火和焦炭粉末,柴火虽然也已经有了些日子,但这说明这儿有人可能会来。

  那么毛成济的目的就变了,从靠自己储备粮食走出丛林求救变成了等待人员经过了。

  希望之火从心底燃烧蹿起火苗冲进大脑,促使它分泌多巴胺。

  毛成济对这个山洞充满了好奇,但今日,他是没有机会探索了,天色已晚,而且他没有携带有火源,只能先返回营地。

  而晚上,毛成济也是兴奋的在床上来回的辗转,他期待着一群探险者或是巡山护林的人与他相遇,然后带着他回到人类文明,媒体会怎样采访他,他该说些什么……

  他想的很多,但很开心,很满意的睡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