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设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到水,毛成济应该还是容易找到的,毕竟这森林如此茂盛,水资源应该还是不缺的。

  但要找起来可真不一定容易,毕竟这些植物摄取水分是靠深扎入土的茂盛的根系从泥土中获取水分。

  植物能喝,人和动物可就不一定了。

  毛成济因为撕不开床单而不得不脱下衣服和取下枕套来包裹自己的脚当鞋用。

  即便这样也是不能保护脚的,太软了,该硌还是硌,但毛成济很聪明,扯了几块树皮包裹着做成夹层当鞋底,虽然说不上舒适,但总比赤脚舒服得多。

  准备好这些,毛成济便开始找水了。

  但他是不知道具体该往哪走,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地形更可能找到水,他能做的只有四处乱走,保证行进的方向一直相同,仅此而已。

  就这样,毛成济在森林里四下乱走,观察着周边的环境和动植物,企图从它们身上获得什么信息。

  但走了一个小时也没有找到水源,毛成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

  就在此时,他发现了四五只蜜蜂。

  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讯号。

  蜜蜂,黄蜂和苍蝇等昆虫一般都不会在离水很远的地方活动。

  毛成济也知道这点,这让他知道,附近有水源。

  于是开始找寻起来。

  慢慢的他发现了一些动物的足迹,这些脚印成一个倒V形,指向一个方向,毛成济便沿着所指方向前进。

  最终还真让他找到了一条小溪。

  毛成济很高兴,双手捧起来就想去接着喝,但他又突然打住。

  虽说这小溪是流动的,但也无法保证它不被污染。

  河流、小溪作为理想的水源,但未必就是安全的。水流动的越快,水就越可能安全,所以,取水应尽量取上游处的水。

  而去上游还需要做另一件事,那就是检查一下有没有被污染。

  毛成济想到了这点,便开始沿着水流向上检查一番。

  没有垃圾。

  没有尸体。

  似乎是安全的,但毛成济硬是追踪到了无法追踪的地步。

  一块岩石,岩石上有一个大洞,往外喷涌着水。

  “里面应该是地下河吧。”毛成济猜测道。

  但此时的水应该是能喝了。

  毛成济伸出手捧着喝了起来。

  说不上好喝,但解渴。

  因为空腹的缘故,毛成济喝了很多的水。

  这让毛成济有点满足感。

  喝饱了,该想吃的问题了。

  这条小溪里是没有鱼之类的,那么要想获取卡路里就不得不想些方法去猎捕那些留下脚印的动物了。

  而且由于手上没有捕猎工具,根本就不可能像古人类那样,握着长矛啊呜啊呜的追着动物跑。

  以他这样一个六七十公斤的柔弱大学生,去追捕一只野猪,或者一匹鹿,甚至是一头熊,那无疑是在找死。

  明智的做法只能是设下陷阱守株待兔。

  毛成济就是这样想的,于是开始收集一些小木棍,找了一处临近动物足迹且旁边有一个可以用的小树。

  毛成济的想法是小型哺乳动物踩上去然后触发陷阱,被小树的回复收缩绳索,然后困住猎物。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

  毛成济没有刀,没有绳索。

  做不了陷阱。

  毛成济生气的把木棍扔掉。

  开始沿路返回。

  水,火,食物,住处,现在只完成了一个水。

  而且还没有容器盛装。

  毛成济越想越着急,回到了床边,瘫躺在床上,长叹了一口气:“真是哔了狗了,怎么会瘫上这种事啊。”

  越想越不爽,干脆冲天咆哮起来。

  这时一只鸟从天上飞过,投了一枚炸弹在他额头上。

  毛成济伸手去摸发现白乎乎的一坨,然后在刚才水喝多的加持下,哇的一下就吐了。

  “太操蛋了,这叫什么事啊这是。”

  毛成济从枕头下掏出一卷卫生纸来,把头上的鸟屎擦干净:“还好没落到嘴里。”

  擦过的纸,毛成济刚想扔掉却又想起其易燃可以用来做火绒什么的,便立刻打住了。

  “好,接下来先搭个窝。”毛成济说道。

  作为一个大学生,男性大学生,平日里是没少看贝爷和挨饿德。

  找水,搭窝,生火,捕猎。

  嗯,就是这样。

  毛成济从床上起来,再一次走进树林。

  收集起一些掉落在地上的较粗树枝将它们扛到了床边一根一根的插好。

  为什么要费力扛到没有遮掩的床边呢?

  毛成济的想法是:睡在床上比较舒服。

  众所周知,没有人能够对求生时睡在软软的床垫上say no。

  于是毛成济便累成狗一样的来回跑。

  最后也只是插出了一个框架而已。

  “得,水白喝了,不行了,头晕眼花了。”毛成济瘫倒在树旁。

  毛成济应该是有些中暑和低血糖了。

  体力不支让毛成济很快便累了。

  等他醒来查看手机计算了时间,发现自己睡了两个小时。

  而天上的太阳还是高高挂着。

  毛成济猜想现在应该是下午了。

  那么也就是说,天很快就要黑了。

  “得抓紧了。”毛成济咬着牙说道。

  得找些大点的叶子来覆盖在那些“梁”上。

  毛成济再次沿之前的方向寻找。

  但这次他什么也没找到。

  “白干了吗?”毛成济怀疑道。

  长舒一口气,然后说道:“换个方向探索吧。”

  然后往西边走去。

  没走多远,就让毛成济开始骂娘了。

  “早知道这边这么好,我还跑那么远干吗?”

  往西走没多远,有一片芭蕉树。

  而且,周边的岩壁上有渗流。

  毛成济一脸无奈:“我他妈……”

  芭蕉树的叶子并不难扯下,而且很轻,毛成济一下扛了很多,然后摊在搭好的架子上。

  由于没有绳索,所以架子中间是空荡荡的,所以,芭蕉叶根本搭不起来。

  毛成济歪着头看着自己的杰作,然后:“这特么是什么玩意?”

  越想越气,然后一脚踢翻。

  “都是没有刀害的。”毛成济恶狠狠的说道。

  毛成济突然惊醒,贝爷出行都是自己带着刀的,挨饿德是找的石头做的切割工具。

  “草率了,白干了。”毛成济望着慢慢暗淡的天色仰天长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