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座仙府 > 第二十六章 危险人物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危险人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玉追低着头在道路上走着,尽量不让路上的监控设备看到自己的脸。昨天的枪手能这么快找到自己,一定是拿到城市监控录像,并能根据样貌找到自己的信息。这说明那个不明势力已经渗透进花城政府体系中,还有猛虎师也有权力调看花城监控,想要顺利到达内城就不能把自己的样貌暴露在监控下。

  但是这里是外城区,想要前往内城区还有很远的路,走过去的风险太大。

  白玉追走到一处监控照射不到的路边,看着往来的车辆希望能搭一个便车。他向每一辆往内城方向去的车辆招手,但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来载他。毕竟他的装束是一个赏金猎人,带着手枪,手里还拿着一个长长的不知包着什么的包裹,没有人愿意帮助一个有潜在危险的陌生人。

  不过等了一会儿,还是有一辆外面满是涂鸦的改装军车停在了白玉追的面前。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是一个外形非常壮实的大汉,迷彩T恤穿在他的身上如同紧身衣一般,连脖子上都厚厚犹如轮胎一般的肌肉。

  壮汉打量了一眼白玉追,用带有轻视的笑容说道:“喂,菜鸟!想搭车?”

  白玉追看着壮汉的样子和装束,还有汽车的改装风格,能够猜出对方即便不是赏金猎人,也是帮派人员。说实话,白玉追并不想和这类人打交道,正是他们把整个花城弄的乌烟瘴气,时不时在市区内来一场火拼。

  但不搭他们的车,普通市民肯定不敢载自己。

  白玉追撒谎道:“嘿……兄弟!我本来和我的团队要去内城,但我的摩托车坏了,行礼、钱包、手机都在前面的车里。你能不能载我去范文街?等我找到我的人,我会付我的车资。”

  壮汉拍拍车门,对白玉追示意道:“出门在外就是要广交朋友。我们也去范文街,载你一起去多烧不了多少油。这点小钱不用给,以后有生意照顾我们一下就可以了。

  上车……”

  虽然壮汉过度的热心让白玉追有几分警觉,但他实在不能继续站在这里。他必须尽快赶到内城,那里没有城市监控系统覆盖,混乱的治安是犯罪和通缉犯的乐园。在外城逗留就是等死,只有尽快进入内城才能稍微安全一点。

  “谢谢!”白玉追在警示自己要小心后,打开后车门钻了进去,然后就看后座上还坐着一个喝醉酒的女人。

  女人的年龄看起有三十多岁,眉目间有着成熟女人的韵味,脸上有些细小的伤疤又带有几分彪悍的味道。她的衣着和前面的壮汉差不多,只是身上的肌肉远没有那么夸张,线条匀称,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一眼看去也能让人感受到蕴藏的力量。

  在靠近女人的车门旁立着一把步枪,脚垫上还散落着一些弹坑和几个空酒瓶。

  “你好,谢谢你们载我一程。”白玉追在坐下后,见到女人睁开眼睛便礼貌的打招呼。

  这个时候车开动起来,司机是一个戴眼镜有点文气的男人,他专心的开车没有说一句话。壮汉见到女人醒过来,很是高兴的说道:“大姐头,老三我刚刚接到一个大单,等分赏金的时候,可要多多分给我点。”

  女人睁开醉眼,没有理壮汉。而看了看身边坐着的白玉追,问道:“小白脸,跟姐姐说,你叫什么名字呀?”

  浑身的酒气,言语神色中还带有一些挑逗的味道。白玉追没有说自己的全名,回答道:“大姐,叫我小白就可以了。”

  “叫什么大姐呀,我有那老吗?”女人把身子向白玉追挪了挪,手搭在他的肩膀,嘴巴靠着耳朵说道:“叫声姐姐,小白……小白脸。”

  “姐……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坐着人家的车,白玉追只好口不对心的说道。同时把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摘下来,更正道:“我不叫小白脸,我叫小白。我只是搭一个便车……”

  女人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把手枪,单手就熟练把枪拆解,笑道:“小白?你可是真的小白!我有些不明白,就你这种能随随便便上别人车的学生仔,怎么会那么值钱?

  身上竟然还有两道通缉令。”

  看到女人拿出枪的时候,白玉追就意识到不妙了,因为那正是自己的枪,女人靠近自己其实就是为了把枪偷走。然后听完女人的话后,白玉追才知道自己的社会经验还是太少了,自以为躲过城市监控就可以,却没想到针对自己的通缉令竟然这么快的就传开了。

  这辆车停下来载自己并不是出于好心,而是……路上一个自动上送门的赏金,傻瓜才不顺手捡起来。

  刚刚壮汉说的:刚刚接到一个大单。应该指得就是自己了。

  白玉追保持着镇定。车还在外城的道路上开着,在高速行驶的汽车上打起来对自己没有半点好处。况且,不知道女人、壮汉、司机都是什么实力……但看起来都不是善茬。

  不过……女人没有直接动手,而是设计先偷走自己的枪,明显就是对能上通缉令的人也是有忌惮的。她说的话也是在试探自己,如果自己应对错误,对方没了顾及肯定会立即动手将自己制服。

  白玉追脑子飞快思考着自己的处境和对方的想法。他没做让对方紧张的动作,同并不急不慢的回答道:“两份对我通缉令?我知道肯定有一份是猛虎师发出的通缉令;另一份……我知道是哪一方,但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你能告诉我吗?”

  女人的确对白玉追有所忌惮,因为两份对他的通缉令中,有一份是猛虎师发出的。他是猛虎师的逃兵,但普通逃兵猛虎师自己就能解决,能被猛虎师通缉至少说明猛虎师对他第一次追杀失败了。

  而猛虎师处理逃兵一般是让白虎大队去执行,这个白玉追能从白虎大队手中逃脱,就由不得女人不对他谨慎对待。悬赏的赏金固然重要,但命更重要……

  至于另一份悬赏通缉令,赏金远远高于猛虎师,就更表明眼前这个白玉追可不是普通的学生仔,而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