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座仙府 > 第十五章 毒蜂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毒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玉追的公寓内,被割喉的佣兵趴在地上,血淌了一地也变的凝固。

  在白虎大队军士们走进来时,正好看到一名戍卫部队上尉指挥着士兵搜集房间的物证,那细致的比警察还专业的分类登记,说明他们经常干这些事情。

  “上尉!”白虎大队的军士们向上尉行礼,军士长说道:“我们是猛虎师白虎大队的,这次前来调查一名逃兵事件。请问……这间公寓的主人白玉追在什么地方。”

  戍卫军上尉在见到白虎大队的人后,初时还非常的差异,不过听到他们要找公寓的主人也就释怀了。他感慨道:“白玉追是你们的人?怪不得这么厉害!你们知不知道我们在这里找到多少尸体?

  整整12具!”

  上尉知道猛虎师的规矩,不想在逃兵问题上惹麻烦的他,非常配合的拿出自己刚刚搜集到的资料干脆的交出去,并补充道:“从这些尸体上看不出这些佣兵的身份,但根据交战留下的痕迹可以看出他们都是有实战经验的退役老兵,装备极其精良。

  你们的人能在他们的围堵中杀死12个人,不得不承认……真的非常厉害。

  不过我们也发现很多法术痕迹,看来白玉追能打的这么漂亮,和他的修行者身份也有一定的关系?”

  军士长看着手中的资料,用带有一点讥讽的语气说道:“这些枪手的装备的确非常精良,除了外面的服装连TM内裤都是花城军制。非法枪手竟敢在白天公然攻占外城区的居民楼,拥有这样的火力,也难怪警察到现在也不来。”

  上尉知道军士长在暗讽戍卫部队倒卖军械的事情,他也不否认,而是说道:“我只是一个小上尉,上头的事情我可管不了。

  就像你们一样,我们都是听命令的兵。

  根据现在的搜索,我们没有找到白玉追的尸体,他或许逃出去了,也或许被这些枪手抓走了。既然你们也在查白玉追,那么这个案子是你们的,我们现在就撤。”

  在上尉命令下属们离开的时候,军士长阻止道:“我们只查逃兵……外勤不管城内的事情,这是规矩。你们查你们的,我们查我们的。”

  上尉当然不可能真的把这个案子交出去。驻守在花城内部戍卫部队的表现机会本来少,安全是安全,就是油水没有其他地方的多。眼前就是一个大案子,不管能不能破案,只要一直咬着不放,自然有送上门的好处。

  听到白虎大队只查逃兵,上尉非常爽快的说道:“好,那我们就各查各的。我这里有白玉追的线索会通知你们,你们有关于这些枪手的线索也要告诉我。”

  “没问题。”军士长答应了,他把资料给了身边的下属,然后说道:“我们走吧,去白玉追的学校看一看,这个新兵有些奇怪。

  这不是单纯的逃兵问题。”

  一个资料灵力只有4.9的新兵竟然会法术,还被这么多职业枪手追捕,并在交战中杀了12个人。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军士长决定从源头开始查。

  而在距离这栋公寓楼不远的一处空置的房间内,白玉追在嗅到一股恶臭的气味后缓缓的转醒过来。然后他就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金属制的椅子里,头非常的疼,还有一些血迹粘在自己的眼帘上。

  “醒了?”一个女声在他的耳边响起,一个窈窕的身影从背后走到他的眼前。

  白玉追见到了把自己绑来的女人。虽然画着浓妆,但也能看出女人的底子非常好,不是因为丑需要妆容遮掩,而是让美更加的立体突出。重重的眼线带着颓废风,并用看猎物的眼神看着椅子里面的自己。

  围着白玉追慢慢的转了一圈,女人才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毒蜂。我和你没有仇,但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人生就是这样,有些灾祸会突然的降临,即便你没有做错什么。

  告诉我,你在那个小巷看到了什么,又有谁知道你看到的东西。”

  白玉追挣扎了一下,对方绑人的手法非常专业,绳子没有任何的松动。他问道:“你和那些佣兵是一伙的?”

  “算是吧。”毒蜂承认道:“你很让我惊讶,他们死了12个人,伤的就更多了。你干的非常不错,让那些小喽啰们吃了大苦头。现在回答我的问题,让我满意了我就不杀你。”

  白玉追回答道:“你问我在小巷里看到了什么,是指的那只鬣狗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我肯定那不是妖物,至少不是真正的妖物。

  你没有杀我,是担心我留下了什么证据?

  我的确把那只鬣狗拍下来了,本来我只是想领一些赏金,但我发现它没有在死后消失。”

  毒蜂没有把白玉追带回去,就是担心他留下了关于25号实验体存在的证据。实验体与妖物的差异太大了,但凡有点常识的人,就能看出那只鬣狗的不同。毒蜂的任务就是把这件事处理干净,而不是仅抓白玉追。

  “你拍下来到视频或者照片在哪里?都给谁看了?”

  白玉追知道手机是自己能不能保命的关键,他说道:“所有的东西都在我的手机里,而我的手机……被我藏起来了,就在公寓楼里。

  那些视频我没有给其他人看,但我不保证其他人不会发现我的手机。你也看到了,戍卫部队封锁了公寓楼,他们肯定会把整栋楼彻底的搜查一遍。”

  毒蜂看了一会儿白玉追,判断他有没有撒谎。

  不过她的确没有在白玉追的身上找到手机,他的衣服里什么都没有,连一个硬币都没有。白玉追把手机藏起来的几率很大,如果被戍卫部队的人找到那部手机,实验室的秘密就藏不住了。

  毒蜂抓住白玉追的衣领狠狠的说道:“告诉我,你把手机藏在什么地方了。”

  白玉追说道:“当时我正在被枪手追赶,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只想着怎么逃命。我也不知道我把手机具体藏在什么地方,但……只要你把我带回去,我肯定能根据看到的环境记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