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丫杜幺幺 > 第二十八节 再见李威老头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节 再见李威老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空间珠。

  他捏着药,竟然也没有喝……

  云长看着鞋边的空间珠,揣摩着李朔不服药的原因。是觉得自己命不久矣吃下去也没用,还是并不想继续活着。

  云长捡起空间珠,仔细端详,他什么也没看出来,空间珠还是自己给李朔时的样子,也就是说,李朔并没有打开过。

  正当他聚精会神看着空间珠时,却被后面的人一把夺过,接着放到一个透明的袋子里,进行塑封。

  “这是证物,以后要记得戴手套接触。”那人冷冰冰的说。

  云长没有作声,随后被带了出来。

  经过幽长昏暗的通道,七拐八拐后,云长见到了太阳。由于在黑暗的环境太久,一时有些适应不了阳光。他抬起胳膊,半眯着眼,望向那个朝他奔来的人影。

  “矬矬,你还好吗,李朔有没有打你啊?”人影跑到他面前,拉着他的袖子。

  是幺幺。

  云长下意识问道:“今天是几号啊?”

  只见幺幺歪了歪脑袋,似乎很奇怪他问出这样的问题。

  “你傻了吗,今天10号啊。”

  “唔——知道了。”云长应答着幺幺,然后把她的手从袖子上转移到自己手里,“冷,给我暖暖。”云长笑着说道。

  “哦,大家都可担心你了,我们快回吧。”幺幺从小和哥哥们一起长大,并不觉得云长的举动有何不妥。

  “好。”

  “对不起,杜队长,你的队员和罪犯李朔密切接触,所以现在需要配合组织调查。”正要离开,一名身着妖管会工服的管工(妖管会工作人员统称)拦住了他们。

  “哦哦”杜幺幺答应着,然后踮起脚拍了拍云长的头说:“那你和他们去吧,我先回队里等你。”说完后就放开了云长的手,自行离去。

  “请这边走。”那名管工伸出手臂,给云长指引着方向。

  云长对幺幺的拍头依旧下意识厌烦,所以他决定,回队里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和她说明。毕竟,有些话,你不说出来,别人永远都不会知道。

  云长跟随着管工,来到一个车前,车门打开,里面坐着一位悠悠喝茶的正装领导。

  领导看他来了,招呼他上车,让他在自己旁边坐下。待他坐下后,领导递给他一杯茶,也不说话。

  既然领导不说话,云长便也不说话,只是安静的小口喝茶。

  隔了不多久,终于是领导先按捺不住,忍不住清嗓开口道:“云长,是吗?”

  云长目光微闪,开口道:“张伯伯,是吗?”接着看向领导。

  领导听闻有些吃惊,但也只是一瞬,随后便恢复他那悠然的模样,波澜不惊道:“你和李朔在一起呆了一晚上,你是怎么活下来的?”领导微微晃着茶杯又道:“莫非,你有什么异能?”

  云长叹了一口气道:“李朔要是没有帮手,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领导眯了眼睛没有说话,接着用食指关节敲了敲车玻璃。很快,外面等待的管工就拉开了车门,把云长拽了下去。

  之后,云长被带到市司法营进行例常审问,无非就是让他交代一切细节。

  可无论他们怎么问,云长都坚持说自己被李朔打晕了,等他再醒来李朔已经死亡,而且妖管会管工同事已经冲了进来。

  至于拿起小铁珠是自己好奇,也没有经验。

  面对自己体内检测出酒精残留的报告,云长也表现的很是意外,表示毫不知情。

  由于某娃表现的实在优异,所以管工们也并不觉得有何不妥,当即就把他放了,还派车把他送回三队基地。

  当然,经过这一番折腾,天都已经快黑了。云长站在基地门口,思考了一下,决定先不回去,而是去拜访李朔的父亲——李威。

  沿着记忆中的路线,云长分毫不差的找到了小学的大门,他环视着周围,确定没有人后,扒在大门上,一蹬脚翻了过去,然后跳到地上。

  落地后自觉帅气无比,有些得意的拍了拍手上的浮土,然后向前走去。

  忽觉胯下一凉,心里暗叫一声“糟糕!”伸手自摸,万念俱灰。

  原来学校大门最上面又一排尖刺,他虽然顺利的翻了过来,可尖刺还是划破了他的裤子。划的口子不大不小,正正好走路漏风。

  云长僵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突然觉得,自己可能配不上云长这个名字,他还是叫瓜娃好了。

  正当他在风中凌乱,感受着“美妙”的秋意时,李威老头打开了传达室的门,举着手电朝云长照来。

  “谁在那儿啊?”李威老头问道。

  云长不敢作声,幻想自己是一座雕塑,伫立在美丽的小学门口,一动不敢动。

  “唉。”只听李威老头叹了口气,背着一只手朝云长走来。

  云长眨巴着眼睛,心想这还了得,要是被威老头看到自己划烂的裤子,自己还要不要在人界呆了。

  当即做决定,先下手为强。人族不是讲究个孙子兵法,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自己明天再来找威老头。

  还没等云长挪动一步,威老头就开口道:“是昨天来找我的那孩子吧,小姑娘没来吗?哦对,大晚上的,小姑娘不安全。进来吧,孩子。”

  孩子。云长听到这个陌生的称呼有些失神。似乎身边所有的长辈都在拼命的催他长大,逼他像父亲那样,能早早的独挡一面。孩子这个词,似乎几十年上百年没有听到过了。就连母亲,就连母亲也只肯称他为桥儿,而不是孩子。

  “愣着干什么啊,秋天露重,快进来。”威老头站在门口,回回过头看云长没有动,于是呼喊着他。

  云长调整了自己的表情,跟着李威老头进了他的传达室。

  站在门口的云长有些拘谨,一来是自己拜访的很是冒昧,二来是自己裤子开了口子,在外面黑灯瞎火看不到也就算了,传达室里有灯,他不敢胡乱走动。

  “坐吧,孩子。是来和我说李朔的事吗?”李威老头问道。

  云长点了点头。

  “没事,我听到广播了。李朔死了吧。”李威老头表情不变,仿佛死了的李朔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个陌生人。“死就死了,这个孽障!”接着李威骂道,还举起茶杯,作势要摔在地上。

  “不是的!”云长赶忙上前阻止,谁知一步跨的太大,“刺啦”一声,裤子不负众望的扯到膝盖。

  两妖面面相觑,一时都沉默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