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丫杜幺幺 > 第二十四节 愿得一人心【七】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节 愿得一人心【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匕首,朝着李朔就飞了过来,正正好扎在李朔裆部。

  李朔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朝后迅速的挪走。原来匕首并没有扎到李朔,仅仅位置尴尬而已,裤子都没扎到。

  李朔那个冷汗一阵一阵的,很快就湿了衣裳。

  “嗯,看来是有效。”只听清涵站在那里观望着说道。当他发现坐在那里的年轻人依旧愣着不动,便和年轻人解释道:“全身筋骨尽断,除了要接好,还需用药,加速身体痊愈。”

  清涵负手走了过来,蹲下拍了拍年轻人的肩头说道:“但就算用药,也不能保证你一定能恢复如初,毕竟你自己失去了对肢体的控制。”

  然后他伸手去够那把匕首,说:“这时候就需要一个外界刺激,让你出于本能的去控制身体。当然,这只是理论,你是第一个实验体。”

  说了还朝李朔扭过头来笑笑。

  清涵的脸确实年轻,三十来岁的样子,长得也还强差人意,只是李朔很后悔只和先生学了仪礼而没有学几句脏话。

  众所周知,说脏话有利于身心健康,可以释放压力。

  由于李朔不会说脏话,所以一口气憋着,不上不下很是难受。

  见状,清涵哂笑一声道:“连脏话都不会说,真可怜。”

  李朔顿时觉得血气翻涌,很想一口血喷死眼前着妖。

  清涵“哎呀”一声坐在了李朔旁边说:“在你之前,我有好几个狱友,可惜啊可惜,他们没挺过来,都死了。”

  “所以,我筋骨尽断是你打的?”李朔捏紧拳头。

  清涵笑了笑,没有说话。

  李朔试着动了动腿脚,还算灵便。他原地站起,在狭小的牢房中跑跑跳跳,逐渐恢复着身体的感知。

  清涵笑不出来了,弱弱的问:“你,你不会打架吧?”

  李朔摇了摇头,然后一拳砸向清涵的鼻子,清涵虽然立刻就捂上了鼻子,可血还是从指缝中流了出来。

  “不会打架,不代表不,会,打,架。”李朔一字一顿的说道。

  清涵没有反应,跌在地上装死。

  “哈哈哈,好一个不会打架”牢门外走来一个印堂发黑,眼窝凹陷,个头不高的年轻妖。

  李青峰。

  “把他拖出来。”李青峰指着李朔,命令道手下。

  李朔没有挣扎,顺从的跟着李青峰的手下走出牢狱。之后李青峰满目惊奇的转着圈看他,还不时的捏捏他的胳膊,脸。

  “啧啧啧,这药可真好啊,”李青峰发出感慨,“老头,你上次说无限修复是真的吗?”他扭头问跌在地上的清涵。

  清涵点了点他的头,满头乱发随之摇晃。

  “呵,那就给我打!”得到了清涵肯定的答案,李青峰便一脚踹到李朔的膝盖,李朔不为所动。接着李青峰的手下们冲上来,你一脚我一拳的很快就把李朔打倒在地。

  他们甚至拖来刑具,巨大的带倒刺的铁棒砸在身上,饶是妖族体格强壮,一棒下去,骨骼尽碎,血肉模糊。

  李朔刚开始还会发出哀嚎,再后来连嚎叫的力气都没有。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李朔,你们一家就是我李家的几条狗,还妄想脱离奴籍,哈哈哈,真是可笑。我老子同意了,我可不同意,你们一辈子,一辈子只能当狗!”

  李青峰看李朔已经被打的差不多了,走过来拽着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听自己说话。

  “知道吗?你那可爱的妹妹,是老子玩腻了卖到人界去的,她要是死了,就通知你们,让你们见到一具尸体,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试图反抗我的下场!狗奴隶!”

  李青峰狠狠的把李朔的头摔在地上,在侍从那里取过白布,擦了擦手丢在李朔的脸上,然后扬长而去。

  那白布忽然被殷红的鲜血喷湿,李朔被两个侍从抬起扔到牢房,侍从们锁好牢门追随他们的主子而去。

  被丢进牢里的李朔翻滚了几下,终于是脸朝上昏死过去。

  趴在地上装死的清涵缓缓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掰开李朔的嘴,塞进一颗绿色的药丸,然后把他身体摆好,摆一个让他尽量感到舒服的姿势。

  三日后,李朔再次清醒,等待他的是无尽的循环,痊愈、挨打、昏死,再痊愈、再挨打、再昏死,李青峰以羞辱他为乐,变着法折磨他。

  清涵每次都趴在地上装死,事后再照顾他直到痊愈,然后进入下一个轮回。

  不知过了多久,十天?半个月?半年?这次李朔痊愈后,李青峰并没有来,等来的是冷漠高贵面如冠玉的李家嫡子,李金渊。

  原来李青峰的残暴堕落被嫡系知晓,遂被逐出李家,流放李家辖下赤地(蛮荒之境)。而被排来处理事物的,正是刚刚弱冠之龄的李家唯一继承人,李金渊。

  李金渊决定释放所有监牢之囚,并发放财物,以示李家对他们的补偿恩惠。

  走出监牢,许久不见阳光,李朔只觉刺眼。旁边的清涵伸手覆在李朔眼上,李朔感到一阵清凉。片刻,清涵移开手,李朔已经能够正常视物了。

  李朔没有拿李家的钱财,他觉得肮脏。孤身走在大街上,望着来来往往的妖,他只觉得内心悲凉。他望着波光粼粼的河,心想着要不跳下去算了。

  自己在牢里唯一活下去的念想,就是有一天能报仇,把李青峰杀了,可李青峰却已经被流放,颇有些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仇人没了,自己不知道还有什么动力活下去。他被日夜折磨,精神恍惚,除了那些仇恨,好像再想不起来其他。

  正要跳下去的时候,清涵一把拉住他,把他带到街角。片刻,有只小手伸到他的面前,在地上轻轻的放下一枚铜板。而后离开。

  李朔突然想到,自己似乎很久很久没有梳洗,也很久很久没有更换衣物了。更别说衣服上满是干涸的血迹和污渍。

  这时,和他同样狼狈的清涵捡起了那枚铜钱,李朔无动于衷,任由他去。

  随后被清涵拉去梳洗,偷了农户晾在外面的衣物,更换一番,他们俩总算能走出去而不被认为是乞丐了。

  就这样,清涵带着他一路爬山过河,采药做饭,他们竟然也走了几个月之久。

  李朔不知道该去哪里,只是跟着清涵,他去哪里自己便去哪里吧。

  李朔并不恨清涵,不会怨他在监牢里不帮自己,先生常说,推己及人,谁不愿自保。何况,清涵救了他一次又一次,还拉着他穿山过海的。

  就这样走着走着,有一天李朔遇到了一样在行走的,在寻找着他的筱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