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丫杜幺幺 > 第二十二节 愿得一人心【五】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节 愿得一人心【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准备婚礼。并在第二天。娶,筱筱。这是李朔从来没有想过的。

  以前常听母亲说,有很多妖界各族前往人界寻找姻缘,天界上神不阻止,也不肯定,只是冷漠旁观。

  可在人界,这样的恋情是不被接受的。

  想到此,李朔便想好了措辞拒绝,正要开口,被筱筱捂住了嘴。

  筱筱松开李朔的衣领,帮他抚平褶皱,缓缓开口道:“在你出现之前,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是女孩。直到有一天,我突然迫切的想告诉全世界我是女孩儿,这样我就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了。”

  望着筱筱真挚的眼神,李朔说不出拒绝的话。

  筱筱拉起李朔的手,说:“哥哥,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李朔嚅嗫着说道:“可那些草编的……”

  筱筱回答道:“那些蛐蛐吗?你那么多年不来找我,如果我收下了去蛐蛐,不就代表轻易的原谅你了吗?”

  李朔微微惊讶地扬起了眉毛。

  筱筱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道:“哎呀,反正,现在原谅你了。”说完便朝来时的路跑去,跑了两步,回头道:“明天再来找我哦。”还挥了挥手。

  李朔望着筱筱远去的身影,思考良久。

  在妖界,他们200岁才算成年,在父母长辈的祝福下,举办成年礼,并在第二天准备婚礼。

  他现在一无父母主持,二无亲朋祝愿,三无足够年龄,甚至给不了筱筱一个温饱。他不能害筱筱啊,何况,他真的只把筱筱当妹妹,并无男女之情。

  可惜李朔想清楚这个问题,用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天鱼肚白的时候,他才昏昏睡去。

  再醒来已是晌午时分,只觉头痛欲裂,昏沉不已。眼皮很是沉重,眼也肿了很多,忽然筱筱出现在他眼前,一个机灵他就醒了。

  筱筱笑眯眯的问道:“哥哥,昨晚睡好没呀?”

  李朔忽然想起先生以前教授的那些仪礼,觉得这样很是不妥,便转过身去,请筱筱出门。

  筱筱轻笑出声,说了句:“死板。”便也退了出去。

  之后的事情发展之快令李朔不知所措。先是筱筱每日往这里跑,后来便住下了,再后来先生师母相继离世,筱筱的父母赶回处理后事,顺便给筱筱定亲要带走筱筱。

  筱筱自然不从,与李朔相约私奔。

  到了约定的那天,筱筱怎么等都没有等到李朔,她只等来了父母。筱筱绝望的站在被父母带走,关在房中。一日后,筱筱悬梁自尽。

  李朔那天其实到了,他一直在远处一个筱筱看不见的地方躲着。他看到了筱筱是怎样从满怀期待免为满心焦急,又变成惊恐。看到了筱筱被父母拉走后的绝望。

  他不能出去。因为筱筱的父母找他谈过。他们说:“你能给筱筱什么?你什么都给不了她。你就是一个丧家之犬,无父无母的孤儿罢了。你们之间是不对等的,你们没有可能。”

  李朔承认,筱筱父母说的都是对的。虽然这样被人说很难过,但这就是事实,他们之间确实不是平等的。

  所以李朔不能带筱筱走,筱筱她才14岁,自己是迟早都要回妖界的。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筱筱以生命为代价诉诸了,世界对她的不公。

  没有回头路可走。李朔虽然后悔,也只能默默的安慰着失去女儿的筱筱的父母。

  筱筱的父母给了李朔一大笔钱,并告诉他,这是他没有带走筱筱,并告知筱筱要逃跑信息的感谢。

  李朔没有拒绝。他在人界唯一的牵挂没有了,人界虽大,可却没有能容他的地方。

  李朔拿着那笔钱,像来时那样,乘车返回妖界。一别六年,妖界并无改变。那条街依旧繁华,大人牵着孩子,儿女搀着爹娘。

  为了筹措去人界生活的费用,父母当年卖掉所有妖界的房地产业,换成人界通行银两。

  李朔去看望了父亲,短短六年而已,父亲却生出白发,父亲让他去找自己的挚友——在妖管会工作的张伯伯,并修书一封,央友人照顾幼子。

  李朔忽然觉得视角变得很矮,仔细想了想,自嘲的一笑。他已经回了妖界,一如六年前那样。无论是身高还是容貌,回不去的,只有心静的无限悲凉。

  李朔拿这书信,按照父亲的指示,确实在妖管会找到了张伯伯,张伯伯也很愿意帮他,由于他年龄尚小,无法在妖管会内任职。张伯伯,便让他陪自己的小儿子玩耍。

  筱雨听说李朔回了妖界,便时常来寻他,缠着他讲人间的趣事。李朔边讲他在人间是如何一个人生活的。

  他每一天都在为了食物而奔波。摘果、打猎、劈柴,从未停歇。他从不和任何朋友说起筱筱,因为他觉得,时间长了不提便能忘记。

  就这样李朔浑浑噩噩的过了50年。有一天,张伯伯告诉他,他们要搬去人界了,也许妖管会以后就不存在于妖界,会有新的部门成立管理妖界,而妖管会则只管理人界的妖族。

  李朔很纠结,他宁愿永远都不再踏入人界,可他在妖界无依无靠,父亲又嘱咐他要听张伯伯的话,所以他没有选择。只能随同张伯伯一起前往人界。

  由于李朔距上次到达人界时间不足百年,所以张伯伯上下打点一番,废了好大功夫,才将他带入人界。

  50年,不过是让一个妖从孩子长成少年,可人界却已沧海桑田。

  刚开始,李朔并不愿意出门,后来在张伯伯的劝说下,他开始游历人间。

  有一天,他经过一个小镇,忽觉口渴,便就近进了一户人家想讨要一碗水喝。

  之所以进这户人家,是因为这里实在和自己曾经在人界的家太像了,不论布局还是摆设。家中无人,唯院内树下躺椅,卧一老妪。

  他上前道:“老人家,途经此地,有些口渴,特来讨要一碗水喝。”

  老妪先开始并无反应,睡得很沉,待李朔说到第三遍时,老妪缓缓睁开双眼,挣扎着要坐起来。

  李朔慌忙上前去扶,只见老人落泪。

  老人沙哑着开了口道:“哥哥,你终于来找我了吗?这是梦吗?你怎的这般年纪,莫非你早已西区,是我到了要走的时候了吗?”

  李朔在老人开口的一瞬就惊呆住,那个名字萦绕在舌尖但他就是无法开口。

  筱筱,筱筱不是死了吗?可若不是筱筱,那怎么还有第二个人喊自己哥哥。

  老妪仍在哭泣,边哭边一遍遍的问李朔为什么那天没来找她,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来找她,究竟是多狠的心才能做到。

  李朔不知该怎么解释,只得说:“我以为,筱筱已经死了,筱筱的爹娘告诉我,筱筱悬梁自尽了……”

  老妪忽然笑了,她抹了脸上的泪水道:“哥哥你真傻,那是爹娘在骗你。”

  李朔觉得自己在梦里一样,他不敢相信,筱筱居然没有死,而自己连她的尸体都没有见到,就坚信不疑。

  老人渐渐感到疲乏,合上双目。喃喃道:“哥哥回来了,哥哥回来了……”

  李朔不住的点头,忍着眼泪道:“哥哥回来了,李朔回来了。”

  老人的喃喃声越来越低,越来越低,她最终还是停止了呼吸。

  李朔跪在她旁边,泪眼和鼻涕一起流下,嘴里不停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筱筱,我回来晚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明明答应过父亲再也不哭,要在那一天流尽所有眼泪,可现在,此时此刻此地,他却怎么也无法管住眼泪。他泪眼模糊的握着筱筱的手,感受着她体温一点点的流逝。

  夕阳余晖,撒在筱筱身上,为她镀了一层金光。

  之后几天,李朔在邻居的帮助下,安葬了筱筱。

  邻居很惊奇李朔的身份,李朔只说自己是过路人。

  在邻居们的闲谈中,李朔大概拼凑出了筱筱的一生。

  筱筱当年并没有死,而是带着细软逃出那个家,逃离婚约不顾一切的一边经商一边寻找李朔,这一寻就是一辈子,等她有一天实在走不动了,就买下这处小院,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活。

  李朔忽然想起,几十年前,筱筱骂他是乌龟王八蛋,真的没有骂错,自己确实是乌龟王八蛋。

  李朔坐在筱筱的坟墓前,日日夜夜不肯离去,妖虽然一段时间不吃不喝不会饿死,但灵气下降的厉害,灵气消耗殆尽,他也会死亡。

  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握起一把筱筱坟前的黄土,跌倒在地。

  李朔死了吗?他恍惚间好像看到了筱筱。

  “朔哥,你醒啦?”入耳却是筱雨惊喜的声音。

  李朔知道,他又回到了妖界。几日休整,他去妖神庙找了使者大人,使者大人告诉他,人有转世轮回,倘若没有魂飞魄散短则数十年,多则数百年,但多不过三百年,一定投胎转世,因为人界的奈何桥前,最多只能停留三百年。

  李朔谢过使者,并与他道别。出庙后只觉阳光刺眼。无论哪届,太阳都是同一个太阳,可阳光却不是同一抹阳光。

  明晃晃的阳光下,李朔晕倒在大街上,在晕倒前的最后一刻,他看到了一把刀——上有李家徽腾,插在他面前的地上,离他的头不过一指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