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丫杜幺幺 > 第二十节 愿得一心人【三】

我的书架

第二十节 愿得一心人【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像往常一样,李朔正准备出去,一推开门,就被早已等待在那里的筱筱堵个正着。

  几年不见,筱筱已长发及腰,长成了大姑娘。她穿的很朴素,可样貌却很贵气。

  李朔见了筱筱,一瞬间的想法不是惊喜,而是想去逃避。镇上所有人都在说他是不祥的人,说他和父亲一样都是冷血杀人犯,李朔不愿解释,每次只是默默走过。

  时间久了,他也开始怀疑自己,似乎都是因为他,这个家才支离破碎。

  他也曾偷偷去看过筱筱,远远的望一眼学堂,只是从来也没有看见过筱筱。

  他总是在他们以前经常玩的地方,放一两只草编的蛐蛐,可是那些蛐蛐从来也没有被人动过。渐渐的,他便不再去了。

  此刻,看到筱筱突然出现在他家门外,他条件反射性关门,却被筱筱伸手阻挡。

  “若是我不来找哥哥,哥哥是不是永远也不会来找筱筱?”筱筱说着说着,就带了哭腔。

  李朔很是无措,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已经没有钱去读书,镇上的人也对他敬而远之,他怎么能去找她。

  看李朔渐渐低下头不说话,筱筱拉了他的手道:“今天是除夕,祖母让我喊你去家里吃饭。”说完也不管李朔愿不愿意,拉着他就往外走。

  拉了两步发现李朔不走了,筱筱蹙了眉头转过身来,不满的看着他。

  李朔摇头苦笑道:“不麻烦了,替我谢谢师娘,我今天有事。”

  筱筱生气道:“李朔你个乌龟王八蛋,你有个屁事,今天你是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李朔瞪大了双眼,很是吃惊,几年不见,这小丫头怎么学会骂人了?虽然自己不是人。

  就这么被拉着走了一个时辰,哈出的气,成为水珠都凝结在了睫毛上,他们终于走到了。

  “臭老头,你的学生我给你带来啦!”还没进门,筱筱就朝屋里喊了起来。

  学堂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并没有很大变化,只是先生苍老了许多,佝偻着倚在门框旁。

  李朔感到眼眶发热,进了院子就再走不动一步路,他站在那里,遥遥朝先生行了个学生里。

  也许人老了,就没那么多脾气了,先生只是微笑着招手,让他们进屋。

  李朔上前搀了先生,只觉先生骨瘦嶙峋,许是再挥不动戒尺了吧。

  落座不过一桌寻常饭菜,只是多了饺子。师娘也不似从前那般健朗,但依旧打趣李朔小时候总被罚站。

  李朔已许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餐食,他的胃里多是打来的野味,和捡来的粟米。他甚至买不起盐,只用白水煮煮。

  回想起这些年,他其实并不觉得悲苦,只是想念父母,想念妹妹,想念妖界和人界的朋友。

  年纪虽已百岁有余,但心智却并不能像人族那般成熟吧。

  人族向神以寿命换取心智,似乎是很正确的,寡淡而无谓,愚昧且天真,这样的千年时光,不过是一刻刻浪费。

  吃着吃着,李朔的眼泪就掉了下来,掉进碗中。很奇怪,他其实并不想哭,他也不知眼泪为何会掉下来。

  筱筱一脸嫌弃的递给他手帕,让他擦脸,他不好意思的笑笑接了过来。自从家里生了变故,李朔在没有这么轻松过。这里没有嘲讽和恶意猜疑,也没有怜悯和伪善。

  饭后,他主动帮忙收拾碗筷,师娘推着他让他去陪先生,并不用他。

  他扶着先生到外面散步,冬日午后的阳光虽然小,却有些暖,他们走着走着竟也走出些薄汗。

  “李朔,这些年没有救济你,你不要怪我。”走着走着,先生突然说道。

  李朔露出笑容道:“怎么会,别人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不能处于道德制高点去要求别人。”

  “唉……”先生似有千言万语,却都堵在了胸口,他只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李朔其实明白,他无父无母,无依无靠,先生的学生那么多,人人都救济,怎么救济的过来。先生不是圣人,先生也是凡人。

  李朔说的都是心里话,不论是躲瘟般躲他的街坊,还是背后辱骂的邻居,再或者是视而不见的如先生一般的熟人,他都不曾怨恨。

  他只怨恨那些拐走他妹妹的妖恶,恨那个虚伪至极的老鸨,也恨自己不够强大,什么都无法改变。

  将先生送到家门口后,李朔松开了先生的胳膊,鞠躬道别。先生嘱咐他,如果想来随时欢迎。

  朝来时的路走回去时,李朔望着四下静寂萧瑟,蹲了下来。抓一把路边黄土,装进了口袋。

  土地,沉默且伟大。哺育着万界生灵,使这世界得以生生不息。土地从不因生灵的身份不同而区别对待。

  你撒一把种,辛苦耕耘就能收获一石粮,天子撒一把种,辛苦耕耘不会收获百石粮。

  土地面前,众生平等。

  那一刻,李朔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了。

  只有众生平等了,才会没有非议,没有苦难,没有战争。

  心中气势磅礴,仿佛理想只要想了就能实现。

  忽然,李朔被人拍了一下,打断了他的磅礴气势,他回头,看见了筱筱。

  筱筱双手背后,不高兴的鼓着脸,问道:“怎么不和我打招呼就走了?”

  李朔回答道:“看你在忙,没敢打扰你。”

  筱筱说:“呸,放屁,你进都没进来,你咋知道我在忙。”

  李朔笑道:“我有千里眼顺风耳,所以知道你在忙,”接着他伸手摸了摸筱筱的头发道:“女孩子就别说屁来屁去的,不文雅。”

  筱筱翻了个白眼道:“文雅个屁。”

  李朔无奈道:“你看你也不小了,十四还是十五啊?”

  筱筱蹭了蹭鼻子道:“十四了,你多大。”

  这一下问的李朔有些猝不及防,他沉吟片刻道:“呃,这……你猜啊?”

  筱筱打了一下李朔,说:“猜你个头啊,你10岁来我家读书,这过去了六年不是一十有六了吗?”

  李朔点了点了,说:“恭喜你,答对了!”

  筱筱揪着李朔的衣领,把他拉的俯下身来,认真的看着他,说:“所以,哥哥你,什么时候娶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