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丫杜幺幺 > 第十二节 永恒的番茄面

我的书架

第十二节 永恒的番茄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幺幺好奇瓜娃为什么看数据还能看这么久,于是好奇心作祟也抢过手机看了一眼,当看到小和的名字出现在上面时,也有些惊讶,原来小和叔也是妖啊。

  “叮”的一声,弹出了新的消息——李威工作日每天一点半开校门。

  幺幺瞅瞅时间,已经一点半了,果断跳下矮墙,扒在校门上等着。

  很快,有一老头拎着叮当做响的钥匙走了过来,看到门上扒着个人有些惊讶。

  老头问道:“你是……”

  幺幺笑笑道:“妖管会,杜幺幺。”

  老头做恍然大悟状:“哦,领导请进。”赶忙开了门。

  杜幺幺拉了还在愣神的瓜娃,朝老头点点头。

  这老头是李朔父亲——李威的。李威正好在杜幺幺领队管辖范围内,于该区小学做门卫有数十年之久。

  刘军山的意思是,既然李朔在48号街出现,那么很有可能回来找过他的父亲,所以让幺幺他们找李威了解情况。

  传达室后面有一间休息室,一切简陋。靠墙一条床,床尾一张桌而已。

  李威老头佝偻着,忙给两个孩子泡茶,幺幺推脱着,到底还是接过,一杯热热的砖茶。

  瓜娃也得到一杯。入口极涩,仿佛茶垢留于口齿。只一口,不愿再喝。被幺幺瞪着,无奈何又饮一口,竟品出些微茶香,别有风味。

  “威老头,这段时间见过李朔没啊?”幺幺问道。

  “啊,那,那逆子,他要是敢回来,我一定马上报告妖管会。”

  “莫气莫气,不生气哈。”幺幺劝着李老头。

  “听说被献祭的灵魂,会被制成灯芯,永远的燃烧。说谎的妖太多,所以祜漉大殿长灯不灭,并以此警示后妖。”瓜娃冷漠的背出妖神录上的内容。

  “你,你你你,你吓唬我?我李威活了七八百年,还怕你一个毛头小子?”李威气的吹胡子瞪眼。

  “没有。”瓜娃淡淡的笑笑,继续喝茶。

  “啊哈哈,他不懂事,新来的,喝茶喝茶。”杜幺幺忙圆场。

  “哼,没见过就是没见过,你们妖管会,以后别来找我了!不送。”李威说道。

  “当真?李朔没有来过?”瓜娃目光紧闭,只见李威没有应答,还背过身去。

  “走走走,把茶杯放下,”幺幺把瓜娃的茶杯夺下,“那打扰您啦,期待下次再见。”还礼貌的朝李威挥了挥手,见李威依旧没有应答,才不死心的离开。

  瓜娃在幺幺转身后,不经意的将自己喝过水的杯口用纸巾擦净,而后离开。

  出门后,幺幺问道:“矬矬,你为啥一直问他,我都问过了。”

  “李朔是他儿子。”瓜娃走到了前面。

  幺幺盯着他的后背,噘着嘴道:“十恶不赦的儿子,不留也罢。”

  瓜娃愣了一下,复恢复行走。

  学校往南的路口,一辆商务车停在那里。幺幺惊喜的喊道:“小飞象!”然后开心的奔跑过去。

  幺幺跑近后,从车里伸出一只手,递出一个牛皮纸袋,待幺幺接过,司机一脚油门,“小飞象”很快就消失了。

  幺幺把袋子拍给瓜娃,并嘱咐好好保管,便走进一家临街饭店——因为瓜娃闻到了香味。

  “清·真”,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两个大字,后面跟着“老马拉面”四个小字。

  瓜娃抱着资料,推开门走进去,坐到幺幺旁边。午后两点,店内无客。

  幺幺正在研究调料,一会儿掀开辣椒罐,一会儿拎起酱油瓶,还对着墙上的镜子傻乐做表情。

  不消片刻,两大盘面就端了上来。细长紧实的面条盘绕堆满盘子,上扣一勺番茄炒蛋。金黄的蛋也成条状,被番茄沾染均匀。

  面条微凉不粘黏,夹一大筷送入口中,清爽而不寡淡。配以番茄酸爽,鸡蛋饱满,甜咸适当满口鲜香。

  浓烈,食物如人一般,尽显豪情。果真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人文育食魂。

  吃完面,来一口砖茶,此时的涩口全然冲淡食物的油腻,舒缓肠胃,能解疲劳。

  解了疲劳,自然就要开始下午的工作,幺幺打算回基地,先把资料研究了再做打算。

  走出餐馆,幺幺心情不错,胡乱编调哼哼,哼哼了半天,总觉得丢了点什么。丢了点什么呢?卧槽,我资料呢?!

  杜幺幺慌的一批,冷汗瞬间从脚后跟窜到南门,湿了整个后背。仔细想想很有可能落老马拉面馆了,撒丫子就要往回跑。

  正运足了功,打算弹射出去时,“啪”的一声,被东西砸了头,她下意识一缩脖子,脑子像被瞬间通了电。哦,对,瓜娃儿拿着呢,害。

  “拿好。”瓜娃把资料拍幺幺头上,就双手插兜先走了。

  “哦。”

  等等,刚刚,他是不是打我了……

  “矬矬!你……”幺幺护住头顶文件,“你以下犯上!”她追了上去,“我要告刘军山!”绕到瓜娃前面,“我要告小明!”逼停瓜娃。

  瓜娃伸手取下她还护在头上的文件袋,还顺手拍了拍她的头,摇头叹息着走了。

  “矬矬!你刚刚那是什么眼神?”

  “是不是看傻子的眼神?!”

  “啊?你说啊!”

  “不说话信不信我揍你!”

  “我踢!”

  于是午后阳光最烈的时候,一个已经很黑了的丫头,顶着被晒更黑的风险,跟在一个抱着牛皮纸袋的少年后面不停脚的踢。

  ————————————

  “老五~起床啦~”

  “老五~起床啦~”

  “老五~我都快睡着了~”

  “啊~为什么幺幺会派这种任务给我啊~~~~~”

  在一件幽暗的地下室里,传来老七的抓狂的声音。

  “老五?嗝屁了?”

  “没嗝屁吱一声?”

  “吱——”

  “哎哟卧槽,吓老子一跳,你【哔——少儿不宜作者消音】的,可算醒了。”

  “找爸爸什么事?”

  “滚!”

  “老于啊老于,你还是这么暴躁啊。”黑暗中,褐黄色眼白,黑色瞳孔的一双眼睛睁开来。

  “啪”的一声,灯亮了。

  “呀呀呀呀呀呀,要瞎要瞎,老于你看着人五人六咋净不干人事呢。关了关了。”

  “商量个事。”老七不依。

  “有啥事关了灯说,我见光S晓得不。”

  “你先同意。”老七保护灯开关。

  “我同意。”

  “啪”又一声,灯灭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