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里的朱砂痣许言深薄明辰 > 第二十四章 薄明辰你个食言的伪君子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薄明辰你个食言的伪君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接下来,薄明辰更夸张,当真是吃饭睡觉都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每天,陆少君都将公司的文件送到医院,一些紧急的,签完他再送回去。

至于林依,一直闹腾着,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每天都要上演好几出。

“薄少,听管家说,林小姐又在家里闹上了。”陆少君趁着许言睡着的机会,悄声说。

薄明辰抬眸,看了眼床上的人,才淡淡开口;“让你查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陆少君面有难色:“毕竟时隔多年,有些无从查起,再者当年的监控设备也不够先进,没拍到什么,很多也都不会保留这么多年,早就清除了。”

男人眯着眼眸,有些心不在焉。

“不过,我们的人顺着林小姐出国这条线,还是查到了些。”陆少君将资料递给他,“当年,林小姐在国外住进了当时有名的富商陆琏名下的房产,而且林小姐似乎还替他怀过孩子,只是后来……”

他有些不敢往下说。

薄明辰神色如常,似有若无的看了他一眼:“后来怎么样?”

“后来陆琏的太太知道了林小姐的存在,便找上了门大闹了一场,还将她肚子里的孩子强行给打掉了。”陆少君看到这些信息的时候,也忍不住唏嘘,这陆太太的手段还真是够狠的,“再后来,陆琏彻底和林小姐断了联系,她也搬出了那栋房子,在之后,林小姐又跟过好几个男人。”

陆少君一点点往下说的时候,只觉着后背冒汗,一阵阵的发凉。

薄明辰握着资料的手不自觉的捏紧,胸口微微起伏,饶是他现在对林依已然没什么感情,可听着这些不堪入耳的事情,依旧觉着难以忍受。

“后来,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那些男人都不要她了,林小姐在国外过不下去后,便决定回国。”陆少君微微抿唇,之后的话戛然而止。

他想自己没必要说下去,薄明辰也懂了,她回国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重新出现在薄明辰的面前。

薄明辰紧锁的眉头没有半点舒展,反而越拧越拧。

他微微闭上眼眸,眼底的沉痛是那样的显而易见。

薄明辰懊恼不已,当时他满心满眼都只有林依,感觉自己心口缺失的那块因为林依的回来而变得完整。

他疼她,怜惜她,一直觉着她是被许言逼走的。

“所以,她是自己主动离开的,是吗?”薄明辰手掌握成了拳头,从喉间溢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告诉自己,他曾经有多可恶。

陆少君知道,他不是在问自己,只是过不去心里这道坎。

“另外,顾焱那边似乎有所动作,他联合了顾家那些往来的企业,想要和薄氏对抗。”

男人听后,没太大的反应,只是应了声表示知道了。

陆少君走后,薄明辰维持着一开始的姿势坐了许久。

病床上,许言缓缓睁开了眼眸,眼里一片清明,哪里像是刚睡醒的模样。

她微微动了动脑袋,余光瞥了眼沙发上呆坐的男人,目光平静,毫无波澜。

突然,男人动了动,起身朝着病床走来。

许言飞快的闭上双眸,却因为紧张,藏在被子下的小手紧紧拽着被角。

她感觉到男人的呼吸落在自己脸颊,随后缓缓上移,温润的唇瓣轻轻贴在她的额前。

她听到男人似有若无的声音,带着哽咽:“对不起。”

许言差点就要失声痛哭了。

这声道歉,来的是那样迟。

它包含了她这些年受的莫大的委屈。

可终究,一切都太迟了。

薄明辰知道她醒着,也不戳穿,只是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脑袋,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最后,许言实在装不下去了,索性睁开眼眸,红着眼眶,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他。

男人也回望着她,只是微扬的嘴角,对于如今两人的关系,实在是有些怪异。

“你希望我怎么对顾焱?”他知道,她都听到了。

许言杏眸一闪,神情有些愣忡,怎么也没料到他会这么开门见山的问自己。

她张了张嘴,又重新合上。

她太清楚他的脾性了,之前就恨不得拿出所有的手段来对付顾焱,现在又怎么会放过他。

而自己越求他,换来的只怕是他变本加厉的对付。

男人像是看穿了她一样,不疾不徐的开口:“放心,只要你呆在我身边,你让我放过顾焱,也不是没可能。”

“真的?”她脱口而出。

话音未落,她便后悔了,自己表现的太明显,只怕不但帮不了顾焱,反而会害了他。

薄明辰眼底一暗,哪怕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亲口听到她这么急切的质问,依旧不是滋味。

“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过?”

许言将信将疑,试探着开口:“那你能不能把手机给我?”

“怎么,好让你给他通风报信?”

“我没有。”她极力否认,“我只是想要劝劝他。”

“哼,他不用你劝,你好好养病就好。”薄明辰突然翻脸,起身便走。

许言被弄得一脸莫名其妙,这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她心里担心着顾焱,可医院里的人都是薄明辰的,她根本就借不到手机,甚至连出病房都困难。

她每天都只能从电视上得知一些关于顾氏的消息,知道顾焱没事,才觉着心里安心些。

那天,她突然看到新闻说,薄氏有意向收购顾氏名下的化妆品行业,还有餐饮行业。

许言瞬间不淡定了。

“薄明辰呢,我要见薄明辰,让他出来!”她用力的拍着病房的门。

门外保镖听着,也是面有难色。

“许小姐,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们提。”

“我要见薄明辰。”

保镖不禁面面相觑。

而他们如此的反应,让许言更加觉着不安。

“要么现在就让我见薄明辰,要么一会薄明辰只能见我的尸体!”她目露凶狠,冷冷的看着两人。

保镖心里大惊,知道这薄太太可不是说着玩的,不敢有怠慢,连忙给薄明辰打电话。

许言趁着他不注意,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手机:“薄明辰,你答应过我不会动顾焱的,你个卑鄙小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