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里的朱砂痣许言深薄明辰 > 第二十章 他要亲手打掉他们的孩子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他要亲手打掉他们的孩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焱,你怎么来了?”许言微微张嘴,有些被震住了。

顾焱绷着一张脸,进来抓着她的手腕就要往外走。

倏然,薄明辰起身,抓过她另一只小手,大有他敢带人出去试试。

一时间,火光四溅。

许言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许言是我的妻子,你有什么资格带走她?”薄明辰冷沉着一张脸,周身都凝聚着一股寒气,恨不得将人再揍一顿。

“她怀的是我的孩子。”顾焱不甘示弱,专往他的痛处戳。

“许言爱的是我,她不可能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顾焱眼底一沉,握着她的小手不觉紧了紧:“薄大公子什么时候也学会自欺欺人了?”

“够了!”许言用力一甩,将两人的手都甩开,怒不可遏。

两个南城数一数二的男人,竟被她吼的都愣住。

她目不斜视:“顾家不能因为我而毁了。”

顾焱眉头紧锁,眼底的沉痛挥之不去,他暗恼自己无能,不够强大,才会受制于人。

“今天,我说什么也要把你带回去,顾氏可以没有我,但你跟孩子不能没有我。”他再次握住她的小手。

许言眼底有泪光闪烁,她不值得他这么做的。

她试图挣脱,可任凭她怎么用力,他都紧紧拽在掌心。

薄明辰眯着眼眸,只觉着那相握在一起的手是那样的刺眼。

“两人还真是恩爱啊。”嘲讽的话语,不假思索便蹦了出来。

“许言,难道你还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再没一次吗?”顾焱抓住了她的要害。

许言睫毛颤的厉害,这一句简直就是往她心窝上戳。

她被顾焱带回了住处。

接下去的几天,风平浪静,平静得似乎让人觉着之前的一切不过都是错觉。

薄明辰连夜赶回了南城,亲自找到当日做手术的医生。

他不相信,这孩子怎么可能不是自己的?

他将自己关在会所,喝的烂醉如泥。

林依好不容易得知他的消息,赶到的时候,看着满屋子散发着酒味,地上,桌子上,横七竖八的倒着早已空了的酒瓶,面色微变。

“明辰……”她走近,费劲的想要将瘫在沙发上的男人扶起。

薄明辰眼皮沉重,一点点掀开,眼前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紧接着一张日思夜想的小脸赫然映入眼帘。

她红唇轻启,好似从遥远处传来的呼唤,就这么唤着他的名字。

薄明辰心头一动,一把将她抱入怀里,手臂一点点圈紧:“小言,我不相信那孩子不是我的,你告诉我,你是骗我的,对不对?”

林依被他用力抱着,欣喜的神色还来不急爬上脸颊,便已凝结。

她挣扎着要起身,可刚一动,男人便抱的更用力。

“我知道你是在气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是我的!”薄明辰靠在她颈侧,闭着眼眸自顾自的说着。

她僵着身子,背对着他的神情变得狰狞,眼底掀起狂风巨浪,阴柔的视线恨不得将人挫骨扬灰。

许言,又是许言!

她就像是鬼魂一样,阴魂不散!

“什么孩子?”林依心里一沉,趁着他松了力道的时候,微微起身,看向他。

薄明辰醉眼朦胧,只是痴迷地捧着她的小脸:“许言,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怀别的男人的孩子!”

蓦的,林依一把将他推开。

男人顺势栽倒在沙发,嘴里咕哝着,说着谁也听不清的酒话。

她站在沙发边缘,阴柔的目光落在男人身上,怨毒,狠辣,不甘,蜂拥而出。

……

一连几日,顾氏的股票已经低迷到不得不下市的地步。

许言实在看不过去,她不能再连累他了。

于是,她拨通了薄明辰的电话,她烂记于心的号码。

“我跟你回去,你放过顾氏。”这是她唯一的要求。

男人爽快的答应。

她瞒着顾焱,由陆少君来接走。

“太太,薄少已经在机场候着了。”

她一言不发地点点头,跟着他上车。

回去的时候,薄明辰没有选择私人飞机,而是坐的头等舱。

他看着身旁的女人,眼底的柔情浓稠的化不开。

可这一切,对许言来说,都太迟了。

只是,让她怎么都没想到的是,下飞机后的第一件事,他便是带她来了医院。

许言下意识的有些抵触,这里有太多令她抵触的东西,当时的一幕幕,依旧历历在目。

她转身便要走,却被他扣住了手腕:“先进去,一会我们回家。”

“你带我来这做什么?”没来由的,她心底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感。

尤其是视线接触他眸中的冷冽寒光,心底更是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要逃。

“薄明辰,你到底想干什么?”

许言来不急有任何反抗,人已经被他带到了手术室外。

那里,早已有医生候着,显然是早有准备。

男人面无表情,双手握着她的肩膀:“我问过医生了,拿掉孩子不会影响你现在的身体。”

“薄明辰,你疯了!”她眼眶瞬间泛红,震惊的瞪着他,难以置信。

“听话,我们把孩子打了,之前的种种,我既往不咎。”

“薄明辰!”

“我们重新开始。”他像是没有听到她咆哮着呼喊自己的名字,冷硬的心没有一丝动容。

“我不要!”她奋起挣扎,可哪里敌得过他的力气。

她被他强行抱着,硬生生推给了医生:“给她注射麻药。”

“薄明辰,你禽兽不如!”她发丝凌乱,眼底是无尽的绝望,一路被医生强行拖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门关上的瞬间,她面如死灰,眼神空洞的毫无生气,只是两行清泪,好似诉说着她的心死。

薄明辰微微背过身去,他怕自己再多看一眼便会心软。

他想过了,他没有办法接受她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

既然她回到自己身边了,那孩子,他们迟早会有的。

他只要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

触不及防,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医生冲了出来。

“薄少,不好了,薄太太拿着手术刀抵在自己脖子上,以死相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