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二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逐晨交代完事情,就去劈木头了。
众人原本是想让她休息的,见她又马不停蹄地开始干活,当下心疼又自责。
哪个宗门的仙君不是玉叶金柯,尊贵不凡?自家仙君这么好看,这么柔弱,怎么就尽干些挑水砍柴的粗活?
还不都是为了他们?
众人不由加快手上动作,心里想的是,要是他们争气,仙君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其实逐晨并不觉得怎么累,劈木头的时候还可以顺便适应一下瀚虚剑。
瀚虚这样的神兵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操纵的,即便是逐晨,有时候也能感受到这把剑对她的抗拒,操纵起来并不灵活。
她现在很期待系统奖励里的那个技能【踏风听起来应该是一种御剑术,如果能行,那可就赚大发了。
绝世的神兵加上风不夜凌厉的剑意,她岂不是可以瞬间实现弯道超车,傲视天下剑修?
逐晨畅想得很美好,一个没注意,风长吟搬回来的木头就被她给削完了。
并不是所有的木材都足够坚固,适宜用来建造房屋制作床铺,何况如果将周边的树木都给砍秃了,那风景未免太不好看。因此这些木头是风长吟特意飞去远处,挑选过硬度后才搬回来的。
逐晨整理了下加工过的木板,发现自己干得不错,厚度均匀刀锋平整,再过不久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木匠了。
五娘那边进展也很顺利,绒毛已经挑选出不少,细细装进边上的袋子里。看体积,一床被子出来了。
逐晨心神荡漾,开始期待起晚上抱着鸡毛入睡的感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风长吟到现在还没回来,凭他的速度,应该是咻一下就好了才对。
·
风长吟现在正蹲在余渊城的门口,抱着自己的长剑耐心等人。
今日下午他已经来过一次,且出场轰轰烈烈,因此守城的两位修士都认得他。
二人见他再次出现,一个大跳,差点原地升仙。
风长吟主修武杀之道,虽然年纪尚小,但修为已经小有所成。
青年今天只是稍稍试探了一下他的修为,就险些被他周身的重重剑气所伤,来自境界的压制更是让他们不可抑制地屈服畏惧,心生退意。
这时候,风长吟的年幼不仅没有让他们宽心,反倒成了更为可怕的事情。
主杀道的修士,依靠什么修道?那自然是杀了。
斩妖除魔是杀,同道比武也是杀。
主杀道的修士里最不缺的就是变态,这群人行事恣意狂放,不讲理由。
他们望着风长吟,脊背阵阵生寒,暗道这要杀多少人,才能年纪轻轻就得此修为?
两人是怕的发抖,风长吟那边见他们眼熟,反热情笑了一下。
他这一笑,让守门的修士差点翻起白眼心梗过去。
万万不要引起他的注意。
也万万不要挑战他微薄的自制力。
风长吟见二人表现古怪,也没在意,径直穿过他们,要从中间进去。
左侧的青年回过神来,大着胆子拦道:“少……少侠,您不能进城,”
他颤颤巍巍的声音,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风长吟盯了他一会儿,抬手摸了把自己的脸,想自己如今已经长得这般威武了吗?
青年看见的画面,却是少年摩挲着自己的下巴,随后露出一个邪佞的笑容。
二人俱是一颤,准备求饶时,听面前人问:“为什么?”
“您今日……”青年哭丧着脸道,“已经在我们城门留下了个坑,坏了规矩。若是放您进去,宗门的人会罚我们的。”
他们不过是余渊宗最底层的修士而已,因此才会被派来守门,修为只比普通人稍稍好一点。两边都开罪不起,只能小心翼翼。
风长吟顺着他所指看过去,发现那个坑是他今天拿着瀚虚剑随手在地上一插留下的。
没控制好力度,斩得比较深。
风长吟当即转动着手腕挑了个剑花,唰唰几道破空的声音流畅响起,他挑着眼尾问道:“干什么?要我给你们补回去吗?”
他是真打算给人把洞补回去的,毕竟他也有些心虚,所以不把剑都抽出来了吗?将那洞捣捣松再踩踩实,应该就差不多了。
只不过师姐还在等他,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
对面二人被他剑身上的光色一闪,脸上血色尽褪,仿佛脖子上已经多了一道伤痕,连忙喊道:“不用了不用了!”
风长吟不高兴道:“那你们想干什么?”
赔钱那可不行,他没有的。
风长吟先声夺人:“大不了打一架!”
他们朴风山就是这样,谁输了谁负责收拾烂摊子。毕竟修道之人嘛,靠拳头说话。
青年捂住嘴,控制不住地发出一声呻吟。
风长吟:??
不至于吧?这就是师姐说的碰瓷吧!
“我要进去买东西啊!”风长吟急道,“你们再不让我进去我就来不及了!”
青年呼吸滞了下,战战兢兢地提议说:“少侠想买什么?不如我帮你买?”
风长吟怀疑道:“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弄些坏东西来糊弄我?”
青年恨不得将心掏给他:“晚辈不敢啊!少侠……前辈您慧眼如炬,何人敢对您欺瞒?”
风长吟斟酌了下,道:“那也可以吧。”而后将逐晨嘱咐的物品清单报出来。
他从怀里摸出钱递过去:“就这些银子。”
青年两手捧着铜钱,感觉极为烫手。
风长吟眯着眼睛警告道:“你告诉你,不要想占我便宜。”
青年细细品味了番这句话,与同伴对视一眼,飞也似地跑进城里。
于是就有了前头那一幕。
风长吟打了个哈欠,失了耐心,站起身。
那青年还不出来,再等下去师姐要着急了。
他徘徊在门口,一眼一眼地打里望,留下的那位修士满头冷汗,又不敢开口说话。
终于,先前那个青年推着一辆木板车,气喘吁吁地从里头冲了出来。
“前辈!前辈您要的东西都备齐了!”
他跑得衣衫凌乱,好似身后有恶鬼在追。
风长吟低头看了眼板车上的东西,惊讶道:“这么多?可我没有多余的银子。”
青年弯着腰道:“都是送的!”
“你送我?”风长吟问,“为何送我?”
“因为您……”青年声音沙哑地道,“因为见到您就觉得欢喜。”
风长吟也觉得自己挺讨喜的。他忍不住多看了这青年几眼,单纯笑道:“我师父说,不要拒绝他人的善意,既然如此,我就收下了。最近我手头紧,下次见面我也送你一点礼物。”
青年哪里敢收?他委婉地渴求:“以后都用不到晚辈就好了。”
风长吟笑说:“你真客气。”
他还以为余渊宗的修士都是一帮废物,原来也是有好心人的,只是混得比较可怜,性格也有点谄媚。
他将东西都装上长剑,挥挥手同那青年道别,看着对方依依不舍的泪光,甚至都想将人带回朝闻引荐给师姐。
下次好了,最近师姐太忙。
·
逐晨在和张识文安装木床的时候,风长吟终于回来了。
他身后绑着一堆东西,脑袋还顶着个罐儿,踩在长剑上悠悠飞行。
“小师姐。”他一脸不负众望地喊道,“我回来啦!”
逐晨一看他这装备,就觉得哪里不对。
风长吟抱着罐头从上方跳下,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将自己的货物一件件往下搬。
光是盐和蜂蜜就有两罐,还有一小罐菜油,别的粮食也带了不少。逐晨说好的床单被套也都买到了,还懂事地买了三套。
妥妥是个大户,这物资瞬间就丰富起来了。
逐晨瞠目结舌,半晌才问:“小师弟,你哪里来的钱啊?”
风长吟把怀里的牛奶递给五娘,大方说:“给我弟弟喝!”再转过头,回复逐晨:“你给的啊。”
逐晨忐忑道:“你付了多少钱?”
风长吟眨了眨眼睛:“我用完了。你不是这意思吗?”
用完了也买不到这么些货啊!
风长吟解释说:“多的其实是别人送的。”
逐晨:“人家为什么要送你东西。”
风长吟挠挠额头,羞赧道:“他说看见我高兴。”
哎哟!
逐晨陡然一个激灵,觉得小师弟真是了不起,这么快就把自己的感情问题给解决了,都不用家长操心。她兴奋问道:“哪家小姑娘?”
风长吟诡异地看着她,说:“是男的啊!”
逐晨表情僵了下,好半天回不过神:“男的?男的这不大好吧?”
风长吟急了:“你怎么还瞧不起男人?道友是男的怎么就不好了?”
逐晨愣住:“道友?”现在友谊都这么值钱了吗?
风长吟于是将今天在城门外发生的事情给讲了。
逐晨听完后陷入沉默。
这小子怕是不知道自己不小心点亮了**的技能。
逐晨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不该教育他,可是转念一想,余渊宗的人坑了百姓不少银子,现在要回来,也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把羊毛薅的不冤。
要是他们因此找上门来……好事儿!正愁没个理由教训他们。
逐晨想通了,放下心,可是扭头看见众人在整理风长吟带回来的东西,心里又是莫名一痛。
师父和师弟都有特殊的赚钱技巧。贫穷只属于她一个人。
……为什么?你是天才,:,网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