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物纵横 > 第二十九章 年夜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年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恩克斯一路哭一路奔跑,不知不觉来到了父亲的书房前。

  平常的时候父亲在书房里忙碌,经常到深夜,连新年也不例外。

  恩克斯驻足门前,忍住抽泣,犹豫着是不是要敲门。

  “吱——”门居然自己打开了,恩克斯抬头一看,是满脸慈祥的父亲。

  “父亲…”恩克斯有点不知所措,平常这个点小孩子早该睡觉了,恩克斯等待着父亲的训斥。

  “呵呵,进来吧。”恩廷斯今天并没有在做事,看到儿子,心情大好。

  书房里灯光摇曳,时不时传来父子的欢笑声。

  ……

  “小克——”

  “三弟——”

  “欧豆豆——”

  青花蛇一停,疑惑的看着花克,花克嘿嘿一笑:“古语,古语…”

  青花蛇这才没纠结,人类旧世的语言可不是古语吗?太难了!学不会。

  “嘘…”管家斯坦福没有在意这些,他知道少爷在哪里了。

  一行人停在书房前,听着房间里和谐温馨的话语,没敢打扰,安静的站了几个小时。

  “唉…”斯坦福眼角湿润,如果夫人还在,该多好啊!

  天空突然飘起小雪,白色的雪花沾染着魔法元素,呈现五颜六色的模样。

  “这…雪有毒?”花克看的新奇,捻了捻雪花,在嘴里尝了尝,有微弱的魔法元素。

  青花蛇一脸的鄙视,斯坦福“呵呵”一笑解释道:“今天魔法弹太多了,空中全部是浓郁的元素,雪花被污染很正常。”

  “雪,冰,水虽然同为五大基本元素,其实很容易受到其他元素的侵染。冬月无之季,其实还有种说法,水之季。”

  “不对啊管家爷爷。水元素不是蓝色的吗?怎么还会被侵染。”花克疑惑的问。

  青花蛇其实也有这个问题,不过可能显得很低级,还是等蠢蛋二弟去问。

  斯坦福正要回答,门突然打开了。

  恩廷斯牵着恩克斯的小手,满脸笑容的看着众人。

  “水元素其实是无色的,这是魔道学者们近年来的结论。”恩廷斯顿了顿,看到管家斯坦福投来焦急的眼神,又安慰的说道,“没事,还有些时间。”

  “青花,花克,我希望你们能带着小克去一下纵横大陆的中心,那里已经建立起一个极为强大的联盟。许多魔法理论都源自于那里。”

  “父亲,我不去。”恩克斯倔强的说道。

  刚刚和父亲谈了几个小时,印象中是父亲最慈爱的时候,恩克斯头一次感受到父爱的温暖,这时候让他离开,他一万个不愿意。

  “嗯嗯,我也不去。”花克也连连点头随口附和。

  “嗯?”小克不去恩廷斯早有准备,花克不去这是恩廷斯没想到的。

  青花蛇没有说话,有些事情只要不是太离谱,他就由着花克。

  恩廷斯皱了皱眉,管家斯坦福赶紧说道:“少爷,听老爷的话,去那里看看吧。”

  说着还朝着花克和青花蛇挤眉弄眼,示意帮忙。

  青花蛇和花克表情疑惑,斯坦福一拍脑袋,恍然大悟,自己忘了说原因了。

  “哎哟哟,好一副父慈子不孝的画面啊!”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女声,恩廷斯听到后顿时黑下脸来。

  “哟哟?丈夫和情郎也在?”天空中的声音有些意外,继续说道。

  花克和青花蛇的脸色齐齐变绿,齐齐惊恐道:“真泥妇!”

  “咳咳…”天空中的声音似乎被呛到,一时间安静下来。

  “蛇哥你是真泥妇的情郎?难道是?”花克在心底疑惑的问道。

  丈夫这件事,虽然上次青花蛇没有全程观摩,但是总归能猜到一些。

  青花蛇偶尔鞭策花克的时候就会说道说道这事,以达到肉体和精神双重攻击的效果。

  “……”青花蛇本来就是条绿蛇,这下脸色更绿。

  之前闲聊了解旧世语言的时候,花克曾经讲过,在旧世,绿色是一种保护色,原谅色,放到这里似乎有些应景?

  “啊,打打打打打打…”想到这里,青花蛇二话不说,先来顿毒打舒舒心再说,完全不管有没有外人。

  “啊,爸爸救命…”

  花克看向恩廷斯,毫无反应,恩廷斯目光始终注视着天空的东北方向。

  “啊,爷爷,爷爷…”

  管家斯坦福扭过头,眼睛里只有恩克斯。

  “欧豆豆,救我!”

  恩克斯头也没回,目光紧紧的落在父亲身上。

  “叫啊,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让你原谅色!让你原谅色!”青花蛇打几下就丢个治愈,绿油油的木系元素把花克全身上下都染成了原谅色。

  听到这里,花克终于从莫名其妙的毒打中回过神,啊这,冤枉死了啊。

  “我不是,我没有,她冤枉我!饶命啊,蛇哥!”花克欲哭无泪,自己是不是犯贱,喜欢没事找事。

  “啧啧,情郎打丈夫,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是丈夫第三者插足,夺走兄弟爱妾?还是情郎因爱生恨,暴打原配?这世道,真的是人心难测啊!”

  空气中的女声再次响起,突然操着奇怪的口音来了一段独白。

  一时间,天地安静,只留下了簌簌的雪落声。

  “咳咳,串场了,这段时间养伤,刷了不少魔影像,被带歪了。”空气中的声音自顾自解释道。

  “咦,时间到了,好戏——开场了!”随着空中女声结束,大地突然震颤起来!

  “真泥妇!你敢!”恩廷斯对着空中大吼,威压散开。

  “哼哼!有什么不敢!这世界本就是无序的混乱,这世界唯有吾等魔物纵横!哈哈哈!还有,恩老头,老娘叫珍妮弗!你个傻X!”

  空气中的女声疯狂大笑,上次被骂的逃离有些丢脸,这次养伤,她也在魔影像中恶补了一些骂人技巧。

  大地震颤,东方的天空中,金色的霞光万丈,整个夜空都被照亮,俨如白昼。

  万丈的霞光中,一个模糊的庞大的身影,带着无可阻挡的气势冲来!天地似乎都被撞碎!

  “这是!”恩廷斯震惊的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千年了!年兽巡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