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物纵横 > 第二十五章 扫盲运动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扫盲运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哈哈…”

  看着眼前的一人一蛇顶着着压力还在斗嘴,恩廷斯突然觉得这样也很好,再次收束起威压,花克和青花蛇浑身顿时一阵轻松。

  “你们是花克一族的嫡传,按辈分来讲,花克牛既是你们的义父也是你们的师父。而我呢,勉强算的上你们大师兄。“

  ”花克牛一生隐遁青龙山,没有其他的弟子了。花克一族,虽然从未承认我的存在,但是师徒之实确然存在。1银币的情义在我看来,花克牛早已主动打破。”

  恩廷斯一口气说了很多,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旧事。年轻人,更应该着眼于未来。一味的沉湎于过去,只有绝代的份。花克一族,不管师父怎么想,作为大师兄,我还是希望你们能摒弃过去,积极入世,接受新的魔法学理论。”

  恩廷斯说完,就期待的看着一人一蛇,眼神扫来扫去,等待着他们的回应。

  花克和青花蛇面面相觑。花克纯粹是因为完全没有接受过花克牛的教导,对于过去并没有任何想法,更不会有坚持。

  而青花蛇则更多的是对新的魔法理论不感兴趣。

  花克牛曾经告诉过青花蛇,魔物修行主要是依赖本能和天性修炼,这才是魔物一族修行的正道,自古有之。

  恩廷斯见到他俩都不回话,也不生气,继续说道,“魔法理论是千百年来魔道学者们智慧的结晶,它并不会局限于人类,也并不会局限于魔物。它就像灰雾一样,更接近于世界的规则。”

  说完又扫了扫一人一蛇,看到两个依然一脸茫然的家伙,依然毫无反应,恩廷斯不由得身体一震,恍然大悟,喃喃自语:“忘了,忘了,这俩文盲啊,我在干什么啊!”

  花克和青花蛇脸色一红,羞愧的低下头。

  “咳咳…”恩廷斯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漏嘴,咳嗽着掩饰着尴尬。

  “这样吧,你们问,我答。答案你们先记住,等以后你们学的多了,见识多了,再回忆回忆我说的话。”恩廷斯整理好思路,正色道。

  “…那个女人是谁…”青花蛇弱弱的问,花克则“嗯…”了一声点头表示自己也想问。

  “她叫真泥妇,是个飞行类光系魔兽,擅长精神类魔法,能够入侵别人的魂灵,进入魂灵空间,是个可怕的敌人。”恩廷斯详细介绍道。

  这次青花蛇和花克都没有发散,恩廷斯也没有过多解释。

  “花克牛住在哪里?”青花蛇又问了一个问题,花克则明白青花蛇这样问的意义。

  一来,雾隐之地大概率是一个隔绝的修炼宝地,就算用于逃命,绝对也算得上神器。

  二来,雾隐之地变为戒指这件事,只有蛇哥和自己知道,不论任何人,绝不能透露。

  “哦?住在山上吧。可能是什么天地秘境。其实在魔法理论看来,秘境其实只是一片独立于规则之外的空间。”恩廷斯说着,眼神一瞥,又扫到他俩逐渐迷茫的眼神,顿时意识到自己又说多了,适可而止。

  “秘境就是一座隐形的屋子,只有特殊钥匙才能打开,其他人看不见摸不着。”恩廷斯又打了个比喻,看表情才知道这样一人一蛇勉强能记下。

  “平等契约是怎么回事?不,我的意思是签了平等契约会怎样?”青花蛇继续问下一个问题,为了避免涉及基础的理论,青花蛇更倾向于答案直接实用。

  “魂灵建立链接,魔法力可以共享,还可以直接在魂灵空间交流。当然,坏处也很明显,一个死亡,契约的另一方必然受到重创。”

  恩廷斯早在侵入魂灵空间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花克和青花蛇在心底交流。

  即便青花蛇天赋强大,也不过是刚踏入四阶,离主动开启魂灵空间早的很。

  “你们为什么要建立平等契约?”恩廷斯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问道。

  其实就目前来看,花克和青花蛇寸步不离,青花蛇完全可以照顾到花克,平等契约没有必要。

  如果真是遇到强大的存在,青花蛇不敌完全可以独自逃离。

  但是签订了平等契约,花克则会把拖住青花蛇险地。

  敌人完全可以通过杀死花克,达到削弱青花蛇的目的。

  正常来讲,这个契约即便签订了,也最好不要让别人发现。

  “因为花克昨天血月的时候状态很古怪。”青花蛇娓娓道来,把昨天的事又仔仔细细讲了一遍。

  “城主大人,这是为什么呢?花克才是一个初入一阶的菜鸡啊!”青花蛇和花克讨论过,这也是他们只是最在意的疑问。

  “…蛇哥,是萌新,菜鸡是形容敌人的,用语错误。”花克弱弱的抗议。

  “丝~哼,我愚蠢的丑弟弟哟,在我看来,你就是菜鸡。”青花蛇毫不留情的说道。

  青花蛇对昨天梦里的话语很感兴趣,花克便教了一些,谁知道青花蛇对旧世人类语完全学不会,但是对里面的词语却非常感兴趣,迅速本地化,用花语学了几个,生动形象。

  “呵呵,好有趣的称呼。花克,你和小克对骂时候的新名词都来源于此吗?”恩廷斯笑呵呵的问了句题外话。

  花克吓得冷汗直冒。卧槽,怎么忘了这茬了,之前他和恩克斯对战了几次,每次都完胜,什么有犬子必有犬父,叫爸爸啊之类的,每次都骂的恩克斯哑口无言。

  后来花克拿钱手软,便弱化了火力,讲一些相对文雅的粗话。

  “呵呵。”恩廷斯见花克没有回应,也没有安慰,毕竟这小子骂的乱七八糟的话,理论上还吓唬一顿还是可以的。

  “城主大人,花克他还是个孩子,以后我来教他做人。骂人就打。”青花蛇连忙打圆场。

  “嗯,无序时代的人类魔物大多粗俗,新时代的我们要文明啊!”恩廷斯感慨着说了句大白话,但是在花克的心里又引起了一阵风暴。

  “新时代?文明?2021年?这都是什么?”一个个熟悉又陌生的词语回响在花克的脑海,冲击着他的魂灵空间。

  “啊!”花克一声惨叫,昏迷倒地。

  青花蛇连忙上前,他刚刚也心有所感,一堆新名词萦绕在心头,不过他不理解含义,并没有多大影响。

  “还好还好,只是昏迷而已!还活着。”青花蛇探了探花克的鼻息吐了口气。

  “我没吓他。”恩廷斯脸色一红,尴尬的解释道。

  “嗯,从你刚刚的详细的描述中,可以确认这种状态的确是反噬,这说明——花克至少是一个五阶武者!”

  恩廷斯斩钉截铁的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