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物纵横 > 第二十章 钥匙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钥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花蛇嘴巴张的老大,一脸的不可置信,“这戒指是雾隐之地?我没读过书,不要骗我。”

  花克看着青花蛇质疑的目光笑了笑,没有再解释什么,他把戒指戴在手上,静静的感受着其中的玄妙。

  “嗖”的一声,花克原地一闪,消失不见,青花蛇从花克的肩膀上直愣愣的摔在地上。

  “啊!“青蛇吓了一跳,摔得不疼不痒,倒是被花克吓得不轻。他抬头左望右望,完全不见花克的身影,空中又一次浮现出模糊的感觉,青花蛇对着空中试探的问道:”人呢?花克?你在吗?”

  空中没有任何回应,青花蛇又尝试在心底里呼唤起花克,也没有得道任何答复。

  青花蛇抬起头仔细感受,眼前的空中又有一片朦胧的感觉,就和花克之前收戒指之前一样。

  “嗖—”又是一声,青花蛇正在慢慢探查,一个不留神,眼前一花,身影也消失不见。

  雾隐之地内,花克看着自己的手正埋头沉思,青花蛇从空中“啊啊”的掉在了地上。

  “花克!”青花蛇看到花克,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的游走过来。这才一小会的功夫,摔了他两次,简直无法无天,大逆不道!

  “嗖!”青花蛇还没来到花克面前,眼前又是一花,又被移除雾隐之地,这次出现在了青龙城的边缘!

  “啊啊啊!”青花蛇气的大叫,立刻引起周围人们的注意,一个个好奇的目光朝青花蛇看来。

  “不好,被发现了!”青花蛇暗叫不妙,正想逃走,“嗖”的一声一瞬间又回到雾隐之地。

  就这样,伴随着“啊”“嗖”“啊”“嗖”“啊啊嗖”的动感节奏,青花蛇的身影飞速的出现在森林的各处又飞速消失。

  就在青花蛇麻木的时候,反复闪现终于停了下来。青花蛇生无可恋的看了看,是雾隐之地内,刚好落在了花克的肩膀上。

  “啊啊啊!”青花蛇眼神一亮,顿时来了精神,顺势缠上了花克的脖颈,“啪啪啪——”闪电五连鞭的尾巴残影不断抽打在花克的身上,很快红肿成一片。

  “让你玩!让你玩!今天如果不给我一个解释,今天咱们就不用下山了,我就会让你明白玩蛇的代价!”青花蛇身子勒紧,表情凶狠,吐着信子说道。

  “啊啊啊!停停…蛇哥…要死啦!咳咳!”花克被勒的脖子都要断了,“蛇哥…”,似乎见到青花蛇没有反应,花克咬咬牙。

  然后,这次是花克和青花蛇的身影一起出现在森林的各个角落!

  “咦?刚刚是不是有个少年?”

  “快看,那是什么?嗯?怎么不见了?”

  “吼吼吼?好像有个人类少年大餐?”

  “喵喵喵?怎么又没了?”

  很快,一天之内,森林里和青龙城就传遍了魔灵少年的事件。有很多人都言之凿凿自己见过魔灵少年,说法倒是有些出入,大致都是少年脖子缠着草绳,舌头伸的老长,面容酱紫色。

  森林中倒是口径一致,魔物们都说见到了个细皮嫩肉的少年,香甜可口。

  一时间,山中忙碌的人们都少了许多,小孩们也吓得不敢出门。而魔物们则纷纷离巢,仔细寻找。

  就在花克将要魔力耗尽,窒息昏迷的时候,青花蛇终于放过了他。一人一蛇瘫坐在雾隐之地的草地上,大眼瞪小眼,一个鼻青脸肿,一个浑身酸痛,他俩都在寻思:“刚刚到底图个啥?”

  “你在搞神么?把我显来显去!幸!”青花蛇嘴都闪歪了,说话不清不楚,不过意思花克还是听懂了。

  “对…不起…”花克喘着粗气,连忙道歉,高强度的闪现透支了他的魔力,为给身体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花克大口呼吸了几次后,才勉强能说清楚字,继续说道:“蛇哥,不管你信不信,我在给你开权限啊。”花克表情严肃,一本正经的回答道,他觉得有必要自救一下,决定说一次谎话。

  “权限?什么是权限?”青花蛇又听到了个新名词,感觉血月之后花克不知不觉间变了很多,整个人不再畏畏缩缩,变得有些机敏起来,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雾隐之地的权限啊。”花克指了指手背,一个五片花瓣组成的花朵重新凝聚出现。

  “我猜测,这就是花克牛临终前给我留下的东西。但是因为之前我不是魔法师,完全无法发现。只能被动的被雾隐之地纳入。”

  “现在有了这个,我们就可以随时进出雾隐之地,甚至还可以指定地点。你可以理解为这是雾隐之地的钥匙。”花克一口气说了很多,顿了顿,眼神期待着看着青花蛇。

  “道理我都懂,可是为什么你要把我闪来闪去?”青花蛇吐了吐舌头,仍有些怀疑。

  “你想啊,蛇哥,要有权限,肯定要每个地方都熟悉一遍对不对?”花克一看有戏,就继续诱导道。

  “熟悉地形可以走一遍,雾隐之地我以前就走过,为什么要把我闪来闪去?”青花蛇依然不接受花克的说法。

  “啊。这就对啦!雾隐之地蛇哥你熟悉,但是你想啊,出口肯定不熟悉,所以为了给蛇哥你尽快的授予权限,我特意加快这个速度。”花克猛的双手一拍,大吼一声,吓得青花蛇一个趔趄。

  “好好说话!行吧,那我现在有权限了吗?”青花蛇似乎被说服了,问起了其他问题。

  “嗯嗯,还有最后一步,就是这样。”花克手指指间点了点青花蛇的头,一片灰色的花瓣如流水一样印在了青花蛇的头上,乍一看像一个胎记。而花克的手上只剩下四个花瓣。

  “然后呢?”青花蛇还想问,他突然想到了青龙城,于是身子突然消失,直接出现了青龙城附近。

  紧接着花克也一起出现。

  “蛇哥,你看,没有骗你吧。”花克满脸堆笑说道。

  “嗯嗯,就一个花瓣钥匙的事,你搞得这么复杂干嘛?哼。”青花蛇虽然表面上还不太相信,依旧丢了个治愈魔法,修复了两人身上的伤痕。

  “走!进城!”青花蛇跳上花克的肩膀,尾巴一挥,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