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物纵横 > 第十一章 乱战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乱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丝丝!你们不要太过分了!”顽蛇看到众多的魔物愤怒起来。

  他刚刚就怕夜长梦多,没怎么细想就决定连人类少年一起吞掉,本来一口的事情,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人类少年手中的青蛇对玩蛇很重要,直觉上会成为他突破中级魔兽的契机。至于少年本身,不过是普通的肉类,完全没有兴趣。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人类少年临时突破觉醒,澎湃的木系元素萦绕。现在的少年对他来说,也是一顿可口的大餐。一失两命啊,顽蛇捶胸顿足!

  虽然同系元素更具有吸引力,但不同系的元素也有些作用,特别是对于突破的时候,花克的突破瞬间吸引了众多的魔物。

  滂湃的木元素光柱直穿天地,相当夸张,处于中心的花克此时紧闭眼神,木元素充斥全身,把他包裹成一个绿色的光球。

  青花蛇首当其冲,浓郁的木系元素狂暴的冲刷着他的身体,一瞬间修复了萎靡的灵魂!

  笼子的绿睛兔也受到牵连,个体迅速变大,眼睛的幽绿更盛。

  “嘭!”突然绿睛兔爆炸成一团血雾,还好青花蛇早有准备,释放了一个绿色的藤蔓牢笼,连同身体把笼子捂得严严实实。

  爆炸连青花蛇的蛇皮都没有擦破。青花蛇看着还在晋升突破的花克,松了一口气。

  青花蛇透过藤蔓的缝隙向外望去,外面已经暗流涌动,剑拔弩张。

  十几分钟后,随着一阵“星灵灵”的声音,绿色光柱消散不见,疯长的植物再次闭合,把花克裹成了一个藤蔓圆球。

  “嗖——”一个身影飞速闪过,巨大的利爪抓向圆球,火鸯巨鸟率先出手。

  他身子旋转前进,四面八方每个方向同时发射了几支火羽!

  “砰砰砰!”火羽钉在石头上散发着灼热,石巨人完全没有理会,一个飞石瞬间甩出去,把火鸯的利爪打偏。

  顽蛇则在面前凝出一个土盾,火羽穿射而过力度被削减,在他身上只留下几个白点。

  其他魔物各显神通,纷纷拦下了面前的火羽,还有漏网的几支火羽钉在了巨树上,瞬间燃烧起来!

  “嘭!”魔沼蛙喷射出一个毒气水弹,瞬间扑灭了大火。

  “呱呱呱!火鸯,魔物法则看来你是完全不放在眼里啊!放火烧山,小命玩完!这下,不止这两个可口的食物,连同你,也是大家的大餐!”

  毒气水弹遇火蒸发,紫色的雾气瞬间笼罩周围,魔沼蛙一下子占据主场,呱呱大笑。

  “呼——”火鸯朝着大笑的方向巨翅一挥,庞大的风刃直接吹散了毒物,也削平了几米高的草丛。

  一个浑身黏糊糊,脸上满是疙瘩的毒蛙出现在面前。他身子下方的泥浆翻涌,走过之处恢复如平地。

  “呵呵!连水里的魔物也想分一杯羹?偌大的山野丛林,唯我飞行一族纵横!”火鸯嘲笑的扇动着翅膀。

  “噗噗噗!”一瞬间,三个方向出现了白色的巨网,火鸯脸色一遍,迅速朝天空飞起。

  “噗!”头顶上一个巨网也同时落下,火鸯开始慌张起来。

  “浴火!”火鸯当机立断,全身开始燃起灼热的火焰。

  白色的巨网笼罩而下,细如发丝的网线并没有被烧断,伴随着阵阵雾气发出“哧哧”的响声。

  “不!冰寡妇!放开我!啊!”翅膀被牢牢束缚,火鸯一下子被捆成一团,直直坠落。

  “噗!”一条白色的细线从巨树上喷出,黏连到火鸯身上,细线坚韧又有弹性,火鸯被倒挂在巨树上,弹跳了几下后来回摆动。

  “放开我!放开我!”火鸯倒吊着挣扎,火星四溅,可白色细线越收越紧,完全没有断裂的迹象。

  反而深深的嵌入到火鸯的肉里,被鲜血染红。

  “呵呵。飞行一族的天下?把我们魔蛛一族当成什么了?”一个浑身白色绒毛的蜘蛛从巨树后现身,身上还散发着阵阵寒气。

  白色的蛛丝已经缠绕在树干上,蜘蛛脸上巨大的口器吱吱作响。

  “冰寡妇!火鸯归你,少年归我们怎么样?”有魔兽大声提议道。

  “噗!”一个冰锥直奔发声的魔兽而去!

  “嗖——”魔沼蛙长长的舌头再次甩了出去,一口兜住了冰锥。

  “咯喽咯喽…嗯,味道不错啊,冰美人!”魔沼蛙满是疙瘩的脸上显现出满足感!

  众魔物只觉得一阵恶寒,冰美人,哪里看出来是美人了?还有,别人吐出的冰锥你直接吞掉是怎么回事,恶不恶心啊!

  众魔物盯着魔沼蛙看了一阵,魔沼蛙那张恐怖的脸笑起来比哭还难看,嘴巴还“啧啧”的回味着,大家突然觉得冰寡妇真的有点眉清目秀了!

  “哼!”冰蜘蛛没有回应,似乎也被恶心的不行,不过冰美人这个称呼的确符合她的气质。她步足轻盈,在白色蛛丝上轻点,吊在空中的火鸯一点点被拉回到树上。

  可怜的火鸯出场气势十足,现在已经被勒到窒息。先打出头鸟果然没错,更何况这货居然放火烧山,必死无疑!

  收了火鸯,冰蜘蛛的身影再次消失在树干后。其他魔物看着被藤蔓包裹的少年,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蛇哥!你没事啊!吓死我了!”花克睁开眼,生怕再次过去一千年。千年前,再千年前,他了无牵挂。

  但是这一次,他身边有了个无尾不至照顾他的蛇哥,他不想不明不白的睡去。

  “丝!嘘嘘!别吱声,外面正打的热闹。”青花蛇没有转头,圆圆的脑袋插在藤蔓的缝隙中,看的津津有味,尾巴时不时的甩了甩。

  “蛇哥,你变长了啊!”花克继续恭维道。

  “别说话,一起看!啊!快!快,拉我一把,卡住了!”青花蛇突然大喊大叫。

  花克正要把青花蛇拉出来,就感到头脑一阵眩晕!巨大的压力先把他死死按在圆球的底部,然后似乎碰撞到了什么,立刻把他撞得七荤八素,整个人在圆球里滚来滚去。

  蛇哥就更厉害了,脑袋紧紧的卡在藤蔓的缝隙里,整个身子甩来甩去,花克没来由的又挨了一顿抽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