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物纵横 > 第四章 双花双代

我的书架

第四章 双花双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花克牛呢?怎么不见他出来?你叫花克?和花克牛什么关系?你到底是谁?”青花蛇身子突然直直立起,警惕起来,一连串的发问,信子快速抽动,似乎一言不合就会再咬上一口。

  “啊?咳咳咳!呸呸!”花克瞬间紧张起来,胃里一阵翻腾,感受到口中的异样,吐了吐,满是泥土和草屑。

  看到花克的反应,青花蛇身体稍微后撤,没有再咄咄逼人。

  “额,关于吃土吃草这件事,咱们算扯平了!”青花摇晃着身体说道。

  花克知道这是在说之前他救蛇的事情。

  “花克牛?人没错的话,化为灰灰了。我是花克一族第十八代传人,花克。”花克坦然的接受了现实,一穷二白算了,还有个看起来牛气的称号。

  “你说什么?”青花蛇听到这个消息一愣,转身直接飞速的朝山洞的方向闪去,留下一道残影。

  花克动了动,试图站起来,虽然蛇毒已经解了,但身体还有些酥麻,腿脚完全使不上力气。

  看着青花蛇远去的方向,花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重新躺下,等待着身体的恢复。

  不知过了多久,青花蛇返回回来。

  “丝~丝~给你!”一些拳头大小的红色野果“咚咚咚”的被丢到花克面前。

  “这个是普通植物的果实,不是魔植的。放心吃吧。”青花蛇补充说道。

  “咕噜…”花克此刻饿的头晕目眩,还有些担忧野果有毒,但野果的香味放大了腹中的饥饿,花克终于忍不住大口吃起来。

  “咔哧咔哧”几下吃掉了野果,一连吃了好几个,总算恢复了一些力气。

  “谢谢你,青花。”花克感激道。

  天啊,活了一个多月了,第一份口粮居然是一条蛇给的。花克心中感慨万千,泪流满面,完全忽略掉了某个投币的少年,如果不是他,说不定花克更早之前就饿死了。

  “不用谢。如果不是你,那个火属性朱果可能会要了我的命!”青花蛇也反过来感谢道。

  青花蛇尽量放低身子,不给花克压力,和先前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火属性?朱果?那是什么?”花克一脸茫然。

  青花诧异的看着花克,看他是不是装傻。

  “这少年这么蠢的吗?花克牛怎么教导的?就这还十八代传人?还不如我呢。咳咳。这是个秘密。不可说不可说。”

  “花克牛这都没有教你吗?”青花蛇轻声问道,低沉的丝丝声似乎有些伤感。

  青花蛇刚刚回到石室仔细检查过,没有打斗的痕迹,空气中也没有战斗残留的魔法元素,花克牛应该是自然的化神了吧。

  回想一年多前,那个和蔼的老头,一天又一天的对着自己唠叨,当时青花蛇只觉得很烦。

  “好一条翠绿的小蛇,嗯,这浓郁的木元素与生俱来,是个天生的木系魔兽啊!”

  “哎哟哟,小东西还咬人,这么绿,就叫你小绿吧?啊,别咬别咬!小青,小青可以了吧?”

  想到这里,青花蛇自然而然的抬了抬头,吐了吐信子。

  花克仿佛在青花蛇脸上看到了笑意?一条蛇的笑意?

  “啪!啪!啪!”一道道残影闪过,花克脸上顿时多了几道红印。

  “瞧不起谁呢!哼!魔兽就不能笑啦!魔兽就没有脸了吗!哼!我也是花克一族第十八代传人——花克青!”

  青花蛇的回忆被打断,看到花克脸上的诧异,怒目而视,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花克吃痛还没来得及揉脸,顿时就被这个消息惊呆了。花克青?青花?这,这条花蛇难道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

  “等一下,什么同父异母!我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又为什么是姐姐?”

  “姐姐?”花克大脑转不过来,顺口说了出来。

  “啪!啪!”又是两道残影。这次花克看清楚了,是青花蛇愤怒的甩尾抽他!

  “丝!丝!”青花蛇目光幽冷,花克切实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寒意。

  “天啊!!我错啦!!谁说魔兽不可能有表情!快来把这位勇士送到魔兽面前,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开饭的快乐!”

  “姐姐!亲姐啊!饶了我吧!”花克急中生智,大脑疯狂的转起来,必须要赢得生机!

  花克腰不疼了,腿不酸了,蛇毒似乎完全清掉,从地上跳起来,冲上去一把抱住了想象中的青花蛇的大腿,鼻涕一把泪一把哭诉这一个月以来的心酸遭遇。

  然而青花蛇身子就那么细长,也没有腿,花克一把青花蛇抱在怀里正要痛哭流涕,这?——气氛有些不对。

  青花蛇面沉如水,身子从花克僵硬的手里抽离,又一圈又一圈缠在花克的脖子上,表情凶狠,用力一拉。

  “咔”花克瞬间窒息疼的晕了过去。

  “啪啪啪啪啪啪!”青花蛇尤不解气,尾巴一遍又一遍的抽打在花克身上!

  “姐你妹啊!老子是公的!公的!啊打打打打打打……”

  ……

  “小青,我快死了,还没有找到传人…”

  回忆再次涌现。

  花克牛看上去如落山的夕阳,暮气沉沉。

  “没有传人就没有传人呗。咋滴,还想让我当传人啊?”青蛇一脸的不屑。

  “好!从今天起,你就是花克一族的第十八代传人——花克青。”花克牛郑重其事的说道。

  “等你晋级出来,这片雾隐之地就归你了。小花啊——别咬别咬!小青花,祝你晋级成功!”年迈的花克牛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似乎托付了一件大事。

  “哼!”花克青撇撇嘴,似乎想到了相处的岁月,那个满脸堆笑的老者并没有把他当成魔兽,教他识字,教他修行,似乎从相遇开始就把他当成了传人。

  “什么传人,他才是人。我是高贵的魔兽!”青花蛇一个甩尾,绿色的魔法在花克脸上倾泻而下。

  脸上的红肿逐渐消退,身上的伤痕也消失不见,稚嫩的脸庞上充满了朝气。

  没了疼痛的花克睡的香甜,嘴里还时不时的说着梦话:“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啊啊!”

  “麻滴智障。”青花蛇脸色铁青,“还是我来当这第十八代传人吧!最起码也得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