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物纵横 > 第二章 雾室孤儿

我的书架

第二章 雾室孤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花克回想起这些就一阵头大,自己穿越了?那能叫穿越吗?

  灰雾主宰骗花克说出offline之后,再次醒来就到了山上,如同第一次来到雾隐山一样,一千年对花克来讲根本没有任何记忆,眼睛一闭一睁,一千年过去了,眼睛一闭又睁,又一千年过去了?

  不同于上一次的云遮雾绕,花克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山洞,进了山洞后发现了雾室。雾室中有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一把抓住了在门口观察的花克。

  “儿子啊!花克一族的传承就交给你了。”说完就在花克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化为飞灰,把花克吓得面无血色,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山中虫鸣鸟叫,风冷湿寒,花克冻得鼻涕直流,转了很久,才再次回到石室,战战兢兢的睡了过去。

  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记忆,莫名其妙的来到一千年后,莫名其妙的恢复记忆,莫名其妙的被吃掉,又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两千年后,还能再莫名其妙吗?现实狠狠地甩了花克一巴掌,还真能!

  一千年,沧海桑田。安于山中的雾隐村,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但是花克一族却传承下来!

  这是花克在山中待了几天后的发现。石壁上的碑文看着历代花克一族的族谱,奇怪的是并没有任何分支,全部一代单传。

  不会全部是异性父子吧?花克不止一次这样想,没有任何人给花克解释。石壁的最下面清晰的刻着花克牛,在上面的已经不清晰了。

  花克数了数,总共十七代。那他是第十八代,花克?不对,化神爸爸并没有给他命名啊!花克——是他的本名。

  “神TM的本名,老子以前的名字叫啥来着?叫…”花克想了很久,也没有想起他旧世的名字。

  ”吓死老子了,还好老子聪明,重新诠释了花克的含义,花向万物,克服困难。不然真的要遗笑万年了。”

  其实花克想多了,如今纵横大陆的通用语是花语,旧世人类语言不复存在,祖安文化也不复存在。

  就拿花克和恩克斯几次对战来讲。花克起初是处于下风的,因为他说的话奇奇怪怪,没有人能听懂。

  后来,花克苦心钻研,很快就学会了地道本地语,这花语十分的神似当年的人类兽语,花克学起来没任何压力。

  “难道花语的创造者是我?人类和魔物们尊称的植物人?什TM的植物人,为什么会是植物人?”花克百思不得其解。

  之后的几次遭遇战,花克依靠花语和祖安文化,迅速语言本地化,稳稳压制住腼腆的恩克斯。

  如今的纵横大陆,花克一词早已不是骂人的词语,因为花语的创造者就名花。

  甚至于好多种族觉得很光荣,给自己冠以花名,什么花猪啊,花豹啊,花泽香菜啊,花椒啊比比皆是。反而花克这个名,普通又随便,毫无新意。

  “唉。咕咕咕——”花克饿着肚子叹了口气,想起来千年前生活的场景。

  那时候有吃有喝,有人护着,虽然最后把他护到了青龙嘴里,但是花克并没有多怨恨。

  魔物世界的大业,魂穿者的残暴,刷新了15岁花克的世界观,在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年轻的心向着光明,向着正义,舍生取义,舍我其谁啊!与物种无关!

  就现在想来,花克也会做同样的决断,虽然他现在才5岁。就算是15岁,45岁,他也一定会做同样的选择——因为这三个年龄段他都经历了!

  不是村长还补偿给了个戒指吗?也没那么惨。

  “老村长啊,我饿了。”花克悲叹一声。这样下去,他不是被饿死就是被冻死了!

  “嗯?嗯?戒指?戒指呢?”花克仿佛抓住了什么,激动起来。

  他可是眼馋村长的戒指很久了,那种凭空变出东西的宝物,现在他有了记忆,想来应该是游戏道具,对增加负重的空间戒指,里面一般都会有几十个格子。

  一时间石头草屑乱飞,这个漏风的山洞石室内干净整洁,穷的一清二楚,噢,不对,不清不楚的也有,石壁上族谱刻字,还有门外上方隐隐约约的雾字。花克失望的停下来,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

  想想也是,戒指他当时接过就带在手上了,怎么可能会在这里。花克抬起手,仔细端详着空无一物的手指,又细又小又嫩——他更年轻了。

  出道中年汉子,一穿,千年后偏偏少年,再穿又千年,五六岁的稚童。花克其实也有想过,要不要再穿一次,说不定这次能穿到哪个城主夫人的肚子里不就发达了?以后不就是花公子了?随手掏个银币与人对骂,岂不快哉。

  “嘿嘿嘿…咕咕咕…戒指…戒指…”花克做着美梦沉沉的睡去,梦里什么都有。

  人生就是这样,越是艰难,越是顽强,如今花克十分顽强。

  花克还记得玩游戏的时候,有一种重生的说法。简而言之,就是游戏属性初始值不满意,可以换号重练。

  《魔物纵横online》是根据虚拟头盔引擎扫描人体数据而来,重生是没有意义的,这也是他顶着中年汉子玩耍的原因。

  据说他有一个朋友,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帅哥,初生被识别为了妖媚的女性角色,气的连头盔引擎都砸了。

  “伦家怎么可能是妹子!有没有搞错啦!”这是他朋友的原话。

  唉,旧世界的他过的还好吧,有些想他了。

  “啊!”花克被美梦吓醒,惊出一身冷汗,“妈哎,5岁的我可不能弯了,我还没谈过恋爱。咕咕咕…”

  肚子又饿了,花克揉了揉眼睛,山洞外天已经微微亮了,花克起身出门觅食。

  清晨的山上弥漫着雾气,周围花花草草随风摇曳,清脆的鸟鸣声从林间传来。

  花克饥肠辘辘,脚步颤颤巍巍。他先从草叶上收集了露珠解渴,又在透红的果子前面挣扎良久,最终还是忍住了,命要紧啊。

  莫名其妙挂了的化神爸爸,什么都没有教给他,导致花克的每一步都遭受着生活的毒打。

  这就是花克一个月以来的近况,雾室孤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