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物纵横 > 第十五章 血日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血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恩古斯还在不停的骂骂咧咧,这让花克回忆起魔物纵横online刚发布一年时的一个著名bug——祖安化事件。

  魔物纵横online虽然作为全息网游,号称模拟真实,但最初的几个版本是有世界频道的。

  世界各地的玩家们天天在世界频道发着语音相互问候,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很腼腆非常客气,后来了解到游戏中世界的魔物,世界频道的话风逐渐不正常起来。

  之后论坛上有“专业”人士对世界魔物做了魔武战斗力排序后,瞬间引爆玩家情绪,论坛沦陷。然后就是世界频道,成了骂战的主战场,每天世界各地的网友们用着不同的语言类似的祖安问候语刷屏,骂声震天。

  在官方还没做出反应的时候,魔物世界悄然发生了改变。最初发现这种改变的是一位叫“夜袭寡妇村101”的玩家,他在论坛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录像。这位玩家在刷蜘蛛副本的时候,魔物们很是反常,他恰好开着游戏录像就发了上来。

  这位玩家的昵称很特别,至于为什么叫101,当然是他无聊蛋疼,一个个试了过去,才发现这个昵称已经被排到了101号。

  视频中他来到了一个山洞,门口有魔珠幻化的人形。正常的节奏应该是和这个人形NPC对话,人形NPC会用楚楚动人的语气说道:“帮帮我吧勇士。”然后就会叽里呱啦说一大堆,诱导玩家深入蜘蛛洞穴。

  然而视频中却不是这样。人形NPC一见到这位“夜袭寡妇村101”立刻暴怒着现出原形。巨大的蛛网带着剧毒一下兜住了这位倒霉的四阶武者把他毒翻在地,一点点拖着他消失在洞穴深处。

  这位玩家也很无聊,全息影像的身体被麻痹,他没选择立刻重生断线,开着录像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后就看到了洞穴深处渗人的场景,密密麻麻的黑蜘蛛围着他。

  视频到这里就中断了,这位玩家发帖的时候说了原因,他有密集恐惧症,当时直接把他下掉了线,还做了几天噩梦。

  不过根据他的测试,只有他有这种情况,他的朋友们都是正常的对话,他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回帖也骂声一片,似乎大家也被密密麻麻的黑寡妇魔兽给吓到了。不过也有好事者回帖说,只要昵称类似寡妇相关的词语,就会出现类似的情况。

  一时间大家趋之若鹜,蜘蛛洞穴副本多了很多的寡妇村小号。毫无例外,连四阶武者、魔法师都不是的他们直接全被拖入深处,似乎并没有简单的成为口粮。

  再后来,更多的人发了不同副本魔物的录像,无论是NPC还是魔物们都发生了异常。

  比如,“你好啊,勇士”变成了“你好啊,穷b。” “你好啊,土豪。要攻略吗?”这是引导NPC们的变化。

  比如魔物们:“哼,蝼蚁们也敢打扰我奥古斯塔大人的休息?受死吧。”则变成了“快看快看,有一群菜b来送了。”说完一个全屏大招秒了装备和意识顶尖的团队。

  “小的们,赌一赌啦,一个大招之后,哪个魔武者会站着?”

  “来来来追我呀,如果你能追到我,老娘就打死你!”

  如此的变化比比皆是,愈演愈烈。如果对话变得不拘一格让玩家们感到新奇有趣,但是完全不按常理的攻击模式和无解的狂化则把玩家们虐的死去活来,各个等级的玩家已经完全享受不到刷怪的乐趣。他们被抓被杀被埋伏,完全被魔物们演的死去活来。

  一时间声讨声四起,游戏公司专门成立了专家组快速调查后发现居然是世界频道的问题。

  魔物纵横online除了全息网游一大特色在,AI人工智能也是一大特色,官方公布了NPC和魔物们的学习逻辑,原来他们是从世界频道语言中做大量的学习训练,而最近的祖安文化,玩家的不良言语则直接导致了NPC和魔物们祖安化。

  为此,官方临时停服,快速发布了一个修复版本,从此魔物纵横online移除了世界公频的功能。

  因为据研究学者发现,喷子总是躲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如果面对面交流,他们也会很绅士。而全息影像,很多时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面对面交流。

  ……

  “哎哟,你别装死啊!快道歉,不然喷死你啊!别想碰瓷!老子没动手!”恩古斯看到花克一动不动,口水四溅骂道。

  “恩古斯大人,花克才是一个五阶武者,根本抵抗不住你的龙威。”村长在一旁解释道。

  “呃……”恩古斯瞬间卡壳,尴尬的收敛气息,“嗯?他叫花克?花克?花克?嗯?哈哈哈哈哈哈,雾老头,是不是你在坑人!”恩古斯作为喷子精英,一下子就联想到某个词语。

  “都说了,你珍藏的那本绝世秘籍是假的。天下第一的那货绝对是个坑b。”恩古斯笑的特别开心。

  村长不认可的摇了摇头,天下第一绝对不会如此肤浅,看到那本书的引子就足以看到他的强大。

  “以前我魔武很菜,组队刷怪队友们都会骂我。经过一年多的苦练,现在,他们已经骂不过我了。”

  这是天下第一的幽默风趣。

  “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

  这是天下第一的豪情壮志。

  在村长很小的时候,奸猴的爸爸就非常崇拜天下第一。奸猴的爸爸就是村长的师父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很是感慨,于是给村长起名为张山峰。这可是奸猴都不得不到的荣誉,亲儿子起名奸猴,有比他这个亲徒弟亲吗?

  “对不起,恩古斯大人。”花克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郑重的道了个歉。

  “嗯嗯,不错,态度诚恳,我不骂你了。雾老头,今天要给我讲什么故事吗?”恩古斯很快就对不起眼的花克失去兴趣。

  “恩古斯大人,正事要紧。”村长再次提醒道。

  “好啦好啦,很烦哎你。都说了多少遍,灰雾主宰是个骗子,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哎!烦死了。”恩古斯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他知道说服不了做事认真固执的村长,不耐烦的张开大嘴,口齿不清的对着花克说道:“快到嘴里来。”

  终于到了这一刻,花克出村之前还以为会有惊天动地的大战,现在的他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恩古斯轻呼一口气,一条由土元素构成的路直达魔藤顶端。这条路弯弯曲曲,中间还有360度的回旋,像极了旧世的游乐园。

  恩古斯在天路的另一端,张着大口,花克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喉咙。

  “村长。”花克朝着村长抱了抱拳道别。

  村长递过来一个戒指,面目挣扎,他不忍再看,背过身去,对着花克缓缓说道:“这是之前答应给你的奖励。还有,最初的时候我并没有演戏。但凡有一丝可能,我都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魂穿者都得死,而花克我真的希望他不死。再见了,魂穿者。”

  花克接过戒指戴在手上,不再看背影憔悴的村长,转头踏上天路,表情悲壮。

  “啊啊啊啊啊啊啊——”帅不过三秒,花克一个趔趄,摔倒在天路上,土元素迅速涌动像传送带一样转动起来。花克不止是滑下去这么简单,还获得了不小的加速度。

  一路“啊啊”一路下滑,在中间还来了个360度大转弯,声音格外的抑扬顿挫,最后嗖的一下飞进了恩古斯的嘴里,土元素的天路迅速崩塌消散在天地间。

  “嗯,good,嗯嗯,good,味道不错。”恩古斯合上大嘴,假装咀嚼了几下。

  “雾老头,搞定了。看吧,灰雾主宰就是个骗子,这哪有什么变…”恩古斯还没说完,就感受到些许的不同。

  天地间突然变得安静,大地一点点染上血色的光辉。

  纵横大陆各处都能看到同样的光景,因为真正变红了的不是大地,而且太阳。

  血日降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