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物纵横 > 第九章 人类兽语

我的书架

第九章 人类兽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深夜归来的村长,连看都没看花克一眼。手指一抖,一个小型的治愈术瞬间笼罩花克,顺便甩了个火系小魔法蒸干了花克湿漉漉的衣物。

花克痛苦的脸上终于有了缓解,安详的睡了过去。

“渣渣!渣渣!渣~”清晨的鸟鸣唤醒了熟睡的花克。

花克起身迷茫的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躺在村长的门口。

“吱~”门开了个小缝,一个烤过的风啼鸟被丢了过来,随后关上。

花克一把接住吃了起来,心里回想着昨天的事。

“似乎没什么事?为什么我有些不爽,想要报仇?”

完全想不起来。“啧啧,真香啊。”花克边走边吃,早早来到了来到了溪边,溪边很安静,一个人也没有。

“居然没人?”就连课代表花克友都没来,这是什么情况。

花克很生气,感觉两周以来的努力都白费了。

“当当当!”花克友家的门被敲的震天响,当然这是花克有意为之。人们彼此的住处相隔不远,一家知道了,其他家慢慢就知道了。

花克友的爸爸开了门,一脸茫然的问道:“花…花叫兽?怎么了?”

“花克友怎么没去上学?”花克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啊?不是放假吗?昨天娃儿兴高采烈的回来,说终于睡个好觉了。问他他只说老师病了,放假几天。很快就开心的睡着了,到现在都没醒。”花克友的爸爸解释道。

花克听后脸色发黑,嘴角抽搐,头皮青筋暴起,似乎要爆发。

“啊?啊!对了。花叫兽,今天不是休学日嘛?上三休一啊。好像上了不止三天了吧。”

看着花克阴沉的脸,花克友爸爸连忙补救道。

花克一愣,仔细想了想还真是。上三休一是他规定的,但是刚开始课业如此多,哪有时间休息?

连上了两周,每天从早到晚。当然午饭的时间还是有的,课间休息的时间也有的。时间稍微的少了一点而已点。

“不过这不是为了大家好吗?我劳心劳力,我图啥啊?居然不领情。”花克有些不忿。

不过算了,今天算了,明天上学再说。偶尔的休息更利于持续的学习。花克想了想,这才脸色稍稍好转,对着花克爸爸嘱咐了几句,大意是让花克友明天通知所有人正常上学。以后上三休一,说到做到。

“好的花叫兽,我一定转告清楚。花叫兽烤的弱鸡好香啊。花老师慢走。”花克友爸爸转折生硬,强行恭维了一句,目送花克离去。

弱鸡,是一种野兽风啼鸟的外号。风啼鸟喜欢迎风而鸣,声音随风传播的很远,不知道的还以为魔兽鸟类在鸣叫。

但是无风的时候,风啼鸟的叫声听上去就会是这样:“渣渣!渣渣!渣~”

然后路过的魔兽不爽一般都会把它抽一顿,风啼鸟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森林里,山坡上经常会散布着晕厥的风啼鸟,这也是它被称为弱鸡的原因。如果很强大的话至于到处被打晕吗?

“嗯?弱鸡?村长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不应该啊,这个词他也明白什么意思?”花克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毕竟村长明明白白的告诉过他不懂他的语言。

既然今天不上学,花克索性返回到家中,总结了这两周的教学成果,继续优化着教学方案。

1)上三天休息一天

2) 早上日出天亮开始,傍晚日落结束

3) 早上,下午每隔一段时间,休息一会,中午可以回家吃饭

4) 目标听说读写达标,并熟练交流,课程结束

想完这些,花克用紫红草的茎叶在一块木板上涂写记录下来,带着再次出了门,要给村长看一看新方案。

村长当然不认识这些字,花克逐字逐句的给村长讲了讲模板上的意思,还说出了后续的计划,然后等着村长的建议。

村长看着这些由各种各样兽脚组成的“文字”,兽脚上有四个脚趾,脚趾上有一条细线象征着兽趾的指甲。

兽脚四个脚趾,没有细线,表示没有伸出指甲,是语气助词,无意义。伸出一个指甲表音调1声,伸出两个指甲,代表音调2声,三个代表3声,全伸出代表4声。

如果是音调5声,第一个指甲要比其他三个指甲长,还有个倒钩加以区分。同理,678音调都是如此。

这就是花克最初的文字设计方案。他契合了村民们使用各类兽语的习惯,选取12种魔兽的兽脚作为基准,发音也是依据基础的兽语8音节演变而来。

“村长,这样的话,我还有没有危险?”花克看到村长一动不动,尝试着问道。

村长抬起来,眼中似乎有些水雾,一时无言。

“有什么问题吗?村长。”花克好奇的问。

“不会。这些是符合魔物世界的规则,不会被排斥。花克你真的很不错。语言文字,是种族的根基。唉。说这些太早太早。现在的人类都没根基吧。”村长想说又不说,搞得花克莫名其妙,一头雾水。

“不用想这么多。就这么来。”村长拍了拍花克,语重心长的说道:“不要怕错。你还年轻。等你完成这一套兽语文字的时候,我送你个东西。”

“村长,我还不知道魔武是什么,你这就同意了?”花克没想到村长这么满意,还送东西。他这次来主要是给村长看一下优化方案,没有到村长居然直接同意了。

“会不会太草率,误人子弟怎么办?人类的语言,无论是复杂的方块文字,还是简约的字母文,都是经过了几千年的历史沉淀而来的瑰宝。”想到这里,花克有些惶恐,自己是个连记忆都没有回忆起的人,怎么突然就遇上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村长似乎看出了花克的顾虑,郑重的说道:“语言文字是人类的根基,纵横大陆人类在近百年里迅速衰弱,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断了语言文字传承。这才不到一百年,才两三代人,失去语言文字的代价是巨大的。成人败兽啊!成人败兽!”村长一时有些失态。

“嗯,这个人类兽语很好。继续补充,尝试着推广开来吧。慢慢来,有太多太多的东西需要重塑。但是为了生存,这都是必要的。”村长又说了些不明所以的话。

“关于魔武,等我学会了这些文字,我再讲给你听,效果会更好。”村长信誓旦旦的说道。

花克点点头,起身回了家。得到了村长的认可再无顾虑,他决定明天就开始把这套文字加入到课程。

房间里,村长看着这一套新生的文字,仿佛看到了花克村的未来。也许纵横大陆的人类都会毁灭,但是这一刻,花克村不会,它有了自己的根基,它有了无限的可能。

“哞哞哞哞哞哞哞哞…”村长一字一句的练习起来,相比于12基础兽语字,他果然最爱青牛兽。如果记得没错,青牛兽并没有4个脚趾啊,这不重要,毕竟这是抽象的文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