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铁血小千户 > 0062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我的书架

0062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实说,这个圣女的话,倒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这个王霸虽然不如徐世约那样交友广泛,但在临海县一带也是很吃得开的。

如果他肯花下血本,说不定还真能被他打通了关系,要么让官府来个查无实据,打发了事;要么找几个倒霉蛋当替罪羊,也就交差了。

或许还真取不了他的性命——如今这个大齐朝廷,就是这样的混蛋!

不过今天王霸的案件比较特殊,就算是和落到了最腐败的官府手里,他活命的可能性,如今来看已经几乎为零了。

只听萧文明说道:“这你就不必担心了。据我所知,王霸犯的这件案件已经是通了天了,就连京城里的两位亲王都亲自过问,说不定连皇帝都知道了。他王霸是个什么东西?皇帝想要杀他,他还能跑得了吗?”

萧文明可不像其他信徒,对这个所谓的圣女完全没有敬畏之心,因此说起话来也十分直接和随便。

那圣女听了萧文明的口气,心里当然有些不痛快,冷冷地诘问道:“这等事情你是如何知道的?莫不是在这里信口胡言?”

萧文明当然知道了。

王霸勾结倭寇、祸乱金陵、屠戮百姓这些事情,萧文明虽然地位不高,却是核心知情人之一。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

“这件事情,如今已是闹得满城风雨了。你白炎教圣女不知道,那是因为你耳目不广,怨不得别人。”萧文明朗声说道。

这话说的就有些水平了。

不是我说的话是假的,只不过是你孤陋寡闻而已——全都是你的错,可别怪我哦!

台上的圣女一时之间被萧文明堵了个哑口无言。

然而萧文明身边那位美女却又说话了,并且口气很不客气:“嘿!你吃饱了撑的吗?白炎教杀了王霸,那也是在替你出气啊!这王霸又是上门逼债,又是羞辱你的姐姐,同你的夙怨不小,杀了他,不正合你的心意?”

“你懂什么?”萧文明想也不想就回答,“报复一点私人的仇怨,那是小事,查明本末缘由,那才是……”

刚说了半句话,萧文明忽然觉得奇怪,用惊异的眼神盯着身边这位貌美的女子。

只见她正笑着看着自己,而且笑容是那么的夺人心魄,又是那样的深不可测。

萧文明忍不住低声问道:“王霸同我的仇怨,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那女子脸上的笑容不变:“你猜呀!”

萧文明这边刚同身边的女子讲了几句话,却见人群之中一个教徒,挤到了台边,踮起脚向圣女低声说了几句。

那圣女顿时恍然大悟:“啊!原来阁下就是临海屯的千户大人萧文明啊!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萧文明也算是临海县这一代知名的人物了,他既然当了出头鸟不再隐藏身份,那认识他的人自然不少,被认出来也就不奇怪了。

却听那圣女又接着说道:“萧千户既然有意光临我圣教,何不提前打声招呼,我等自然会以礼相待,又何必鬼鬼祟祟冒充我教教徒?岂不是贻笑大方?”

这几句问题,难不倒萧文明。

他回答道:“我这还不是跟你们学的嘛!我是临海屯的千户,临海县这边都是我的底盘,你们选在临海县开这么大的会,不跟我通报一声。嘿嘿,到底是谁鬼鬼祟祟?到底是谁贻笑大方?”

这个圣女虽然在白炎教中地位崇高,但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女孩子而已——脸皮薄、城府浅、阅历少——听了萧文明这几句反唇相讥的话,面子顿时就有些挂不住了。

然而当着那么多信徒的面,他也不好随便使小性子,却说道:“既然萧千户对我圣教颇感兴趣,那就不如留在此处,我等共同探讨探讨教义,如何?”

“哈哈哈!”萧文明笑道,“你们的教义说起来虽然好听,却是嘴里说一套、手上做一套。扯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做什么?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

“哼!”那圣女说道,“听你的意思,似乎是要走人了?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我白炎教是什么?”

这话丝毫吓不住萧文明:“不光我要走,我还要把王霸带走。他是涉案要犯,我带回去信息审问,我刚才已经说了,临海县是我的地盘,既然是我的地盘,那我自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哼哼!”圣女不屑地冷笑几声,“你睁开眼睛看看!这里有我圣教弟子一百多人,还有四大副法。你单枪匹马,居然敢口出狂言,谁给你的底气?”

底气,是萧文明自带的。

只听他说道:“看来你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告诉你,我手下三百子弟兵就在外面,就等着我回去。要是再过片刻时间,他们不见我的面,就会立即冲杀进来,把你们一个不剩,全部拿下!”

萧文明这话倒也没有吹牛。

他手下三百屯田兵,虽然现在并不在临海县之内,却也就在距离此处不过一顿饭路程的临海屯内。

并且临海屯里有姐姐萧文秀坐镇,县城里又有温伯明作为接应,且已约定了一个时辰为期,只要超过这个时间,温伯明就立即会作出反应,派人去调兵。

温伯明和萧文秀都是办事得力可靠的自己人,萧文明将性命交托在他们二位手里,是可以放一百二十颗心的。

因此他说话更是中气十足,信心满满。

只听萧文明又接着吹嘘道:“你们这些信徒,有的是临海县的本地人,有的是从金陵城那边赶过来的,知道我这三百手下的厉害。当初我在金陵城下,面对数百倭寇和江湖人士的围攻,依然是不落下风、全身而退。就凭你们这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教徒,又岂是他们的对手?”

这就有点吹牛了,不过倒也不算是完全是吹牛。

两个月前萧文明守在这三百地秀,固然只能抵挡住二三十倭寇的攻击且被打的抬不起头来,可如今他们装备了新式军刀、装备了长矛盾牌,战斗力已然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并且经受住过血的洗礼。

或许现在能够抵抗住上百倭寇的正面攻击,也并非是痴人说梦。

萧文明这几句话还真有作用。

至少逼得那圣女不再像刚才那样信心十足:“你休在此处大言不惭。我圣教行动,如神龙动于九天之上,又如玄龟伏于九渊之下,又岂是尔等能够轻易捉住的?来啊,众教徒听令,给我把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拿下!”

这些白炎教徒其实心并不齐,谁也不愿当这个出头鸟。

然而既然是圣女下达的命令,他们也不敢不从,众人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下眼色,虽然没有人敢于动手,却也纷纷围了上来,将萧文明和胡宇二人围在了核心。

奇怪的是,刚同萧文明一起进来的那个美女也被围在了一起。

萧文明一看自己的话没有吓住这位白炎教的圣女,难免有些慌张——毕竟在大的层面上,他固然是占着优势,可在这个小厅之中,他的处境却是大大的不妙。

情急之下,萧文明赶紧抽出靴筒里藏着的那半口倭刀,递给身旁的胡宇:“护驾!护驾!”

胡宇接过倭刀,当空胡乱挥了几下,逼退几个走得略近一些的白炎教徒,却问道:“少爷,那个王霸呢?还要不要捉它了?”

胡宇是个性子急的,没想到这个时候还在考虑王霸的事情。

“什么时候了还扯什么王霸?要是咱们现在被白炎教捉住了,搞不好我们会被剁碎了喂王八。咱们先坚持些时间再说!”

其实这事的萧文明心里已然料定,被自己搅闹一阵以后,白炎教的心思早就不再王霸身上了,哪有心情再去虐杀王霸呢?

所以说不管自己是否将王霸救出来,他的性命肯定是保不住了,至少暂时是这样。

萧文明现在所倚仗的,是胡宇和他手里的那半口倭刀;面对的,则是一群手无寸铁的,年纪都在四十开外的所谓白炎教徒。

这样的力量对比,他自然是不落下风的,但是想要全身而退倒也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在台上的四个黑袍护法,他们还没有动手呢!

偏偏这时候,萧文明身边那美女又说道:“你还是放下兵器吧。白炎教毕竟人多势众,你斗不过他们的。还有台上那四位护法还没动呢!他们手里有兵器,又听说是武林高手,就凭你和你身边这个弟兄,又怎是他们的对手?”

是啊。

萧文明原来进入白炎教这个据点之时,以为里面都不过是些想要寻找心理安慰的财主富商而已,压根就没想到这个白炎教的组织竟然这样严密,并且教中还养了四个武林高手。

要是早知道白炎教这样的情况,萧文明是绝不会贸然行动的,然而如今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步步走到了这么个局面之中,也就只能勉强应付了。

在这种形势之下,这位美女的话听起来也就显得十分中肯了:放下武器留下来,倒也并非是一个完全不能接受的选项——只要暂时保住性命,说不定今后还有翻盘的机会。

不过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萧文明是绝对不会接受这个选择,回答那女子道:“白炎教动不动就要杀人、烧人的,我要是束手就擒,说不定死得比王霸还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