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铁血小千户 > 0061 王霸:必死无疑?

我的书架

0061 王霸:必死无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下达了圣明的圣女并没有回答王霸的话,却是那四位黑袍人迈步围了上去,将王霸围在四人当中。

其中一人说道:“王霸,你也是老弟子了,圣女既然已下了法旨,你又何苦负隅顽抗?反而弄得难看。”

王霸虽然不敢反抗,却也不愿束手就擒,还在求情:“只求圣女饶我一命,将来我一定为圣教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决不推辞!”

“晚了。你罪不可恕,只有一死,才能洗清罪衍。”那圣女无情地回答道。

听了圣女的话,黑袍人又向前逼近了一步:“王霸,你听见了吧?你的心智已然被恶魔所污秽,唯有投身熊熊圣火,才能荡涤身上的罪孽,对你也是有好处的。或许圣火过身,你罪孽尽扫,也不用受百世之苦,能够往生极乐了……“

这几句信誓旦旦的话,大抵也是白炎教的教义了。

事后,萧文明将在此处的见闻同温伯明说了。

这位饱览群书的温先生,对此却是嗤之以鼻,说这些教义看似高深,却不过是几大宗教的融合而已,并且破绽颇多,骗骗无知小辈或许还可以,但遇到有识之士必然是能揭穿其中的纰漏的。

然而这个世界上,又能有多少有真才实学的有识之士呢?

而王霸显然不是所谓的“有识之士”,但对于白炎教的教义,似乎也没有那么虔诚。

他自己当然知道,那黑袍人要把自己投入熊熊烈火,不就是要他活活烤死在这白色火焰里吗?

这算是白炎教里最残忍的刑法了,他一个大活人,哪能忍得这样的酷刑?

顺从是死,违抗也是死。

那就干脆死拼一下,或许能拼出一条生路!

王霸这人毕竟同张大户那样的富商不同,平日里干的就是刀头舔血的脏活累活,既然已经下定了要反抗的决心,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他心里也知道,过来捉拿自己的四个黑袍人,都是身负武功的高手,自己虽然也会几招功夫,但要对付他们其中一人尚且不易,要同时面对四人,还要全身而退,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因此想要活命就只有一个法子,挟持住那个娇滴滴的圣女,用她的性命来逼退众人,或许就能逃出升天了。

于是,王霸大喊一声:“罢了!死了就死了吧!”

正当黑袍人以为王霸准备束手就擒的时候,王霸忽然纵身一跃,在地上一个滚翻,想要从两个黑袍人当中的缝隙钻过去,逼近到剩女的身边。

不料那黑袍人见机极快,瞬间就看出了王霸的企图,也不弯腰去抓王霸,而是直接飞起一脚,就往王霸身上踢去。

这黑袍人果然武功颇高,这一脚踢得又准又狠,正踢在王霸的后背上,一脚就踢断了他几根肋骨。

钻心的疼痛立即阻止了王霸的行动,他只能原地站起,勉强支撑着站直了身子。

这时的他,心里总算是明白了,等待着自己的,无非是“凶多吉少”这四个字而已,看来自己这条性命就要在这里交代了。

他料想的并没有错。

那圣女见王霸竟然有意劫持自己,霎时胸中火起,怒骂:“好一个叛教的恶徒!竟敢对我出手!已是罪大恶极!来人呐,将他投入烈火之中,方能洗清他的罪孽!”

横竖是死了——把皇帝从马上拖下来是个死,把皇帝直接杀了也是个死……

那为什么就不把皇帝给杀了呢?

这时的王霸,下意识地想去自己的靴筒里找那柄随身携带的匕首,然而自己十几天前被软禁在白炎教这座小院的地下密室之时,身上的兵器便被没收走了,现在的他已然是两手空空、手无寸铁。

然而就算手里也没有武器,他也要死命地拼一下。

只见王霸张开双臂,使出浑身的力气,就往在圣女身上扑去,虽然希望渺茫,但是挟持出圣女,仍旧是他活命的唯一机会。

虽然并不喜欢这个王霸,但在台下亲眼目睹此人求生本能的萧文明也深深赞叹。

但那四个黑袍人已经察觉到了王霸的企图,又岂能让他得手?

只见其中两个人迅速向圣女面前移了一步,严严实实的挡住了王霸飞扑的方向。

而另外两个黑袍人,则迈步移到王霸的身后,一人双手捏住王霸的脚踝,一人则伸手掐住他腰间的穴道。

飞在空中的王霸被从后一扯,顿时失去了平衡,沉沉的摔在高台之上,发出一阵沉闷的响声——又断了两根肋骨。

这使出浑身力气的一招,终于还是没有得逞。

这时的王霸受伤不轻,然而束手投降并非他的风格,虽然拿不住圣女了,但他依旧决心跟这四个黑人斗上一斗。

王霸虽然武功不弱,可这四个黑袍人,武功却更强。

他们根本就不屑于一拥而上,而是只有一人向前,连攻了几招就已经把王霸打得鼻青脸肿、气喘吁吁。他又瞅准一个破绽,使出一招擒拿手,抓住王霸肘部的反关节,大喊一声:“来呀!将这厮扔到圣火里去!”

话音未落,另外三个黑袍人同时迈步上前,同样施展出擒拿手,同时捉住了王霸另外一只手和双脚膝盖的反关节。

四人又同时一使劲,合力将王霸魁梧壮硕的身躯凌空举了起来,抬着王霸向那靠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圆鼎走去,正是要将他投入此鼎之中。

谁都知道,肉体凡胎被扔到火里必然是会被烧化的。

台下的这些个白炎教的教徒,虽然被教义所蒙蔽,但也都是心智正常的人,见到这样一副即将发生的惨烈局面,他们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屏息见证的王霸最后的宿命。

而王霸依旧没有放弃挣扎,在半空中用力地扭动着身体和手脚,可以说这时的他,已经用上了平生最后的一点力气。

古人常有绝死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说法。

原本这种说法近乎于玄学,可在科学昌明的后世,却对这种说法有了合理的解释:那就是一个人到了生死关头,肾上腺素就会过量分泌,从而带给了这个人超出寻常的力量。

看样子,王霸此人的肾上腺十分发达,临死关头分泌出来的激素,似乎进入了他们一寸肌肤、贯穿了每一条血管、滋润了每一块肌肉,让它爆发出了平生所从未有过的力量。

在空中乱扭的王霸,竟让那四个武艺高强的黑袍人,一时都无法控制。

那圣女见状大怒,心想自己下达的命令居然执行起来这样困难,岂不是在那么多圣教弟子面前丢了脸?

于是这圣女咬牙道:“不中用的东西!怎能容王霸在这里放肆?还不把他的手脚全部给砍断了,一块块扔到火里,万一让这厮掀翻了火鼎,岂不坏了大事?”

台下的信徒们听了这话,全都不寒而栗:没想到白炎教的手段这样残忍,烧死人也就算了,居然在烧他之前还要将他削成人棍,未免太过耸人听闻。

而这圣女所说的也并不是开玩笑,那四个黑袍人一边努力拿住王霸,一边从取出藏在身上的利刃,擎在手中,就要将王霸的手脚砍断。

原来这帮家伙收走了过来参拜圣女的信徒的武器,自己却随身带着兵刃……

可见这白炎教也是攻于心计,别有一番准备。

这样的准备,是为了防备着王霸的反扑的话,还算情有可原。可如果不是专为他而来,就更显得更加意味深长了。

因为他们教中的首脑人物携带的兵器,却明令教徒不可携带,明显说明他们对底下信徒也并不十分信任,处于时刻提防的状态之中。

你不相信我,我不相信你,你我之间却还要以兄弟相称……

什么叫虚情假意——萧文明今天终于是知道一些了。

而那王霸一看自己的对手掏出了利刃,终于接受了自己悲惨的命运,双眼一闭,停止了挣扎,准备引颈就戮。

这时忽见台下一人挺身而出,朗声说道:“且慢!王霸虽然该死,但也不应虐杀!朝廷有官府、律法有依据,自当明正典刑,怎么可以被你们这样私下处置?”

能说出这几句话的,在场之中就只有萧文明一人而已。

他当众说出这几句话,倒并不是觉得王霸罪不该死,而是因为王霸此人干系重大,是联系的白炎教和倭寇的唯一纽带。

如果王霸不明不白地死了,那他们之间的关系和所有的线索也就断了,事情的真相也将永久被埋藏在黑暗之中。

这是萧文明所无法接受的。

当然了,白炎教这样虐杀王霸,本身也不是萧文明所喜欢的。

因此,他才能把这话说得这样胸有成竹!

萧文明这话说得正气凛然,不光台下的上百白炎教徒齐刷刷看了过来,就连台上的那四个黑袍人也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八只黑洞洞的眼睛投来了惊异的目光。

这圣女没有料到居然会有人当众反对她的命令,愣了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这位师弟怕是不知道,这个王霸平素勾连官府,要是我圣教不严加处置,恐怕就算他犯下了十恶不赦之罪,恐怕官府也未必将他绳之以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