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铁血小千户 > 0036 生死抉择

我的书架

0036 生死抉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莫非是自己挨了倭寇这一刀,脑袋被削去半截?

这下可完了!

惊惧之下,萧文明整个人都站不住了,猛地向后一仰,往后方倒去。

可他这一倒,后脑勺却似乎磕在一块不大的石头上,后脑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疼得他又一骨碌站了起来。

不对啊,死人那是感受不到疼的,难不成我还没死?

萧文明下意识地摸了摸脸,伸手一看,果然有几滴浅浅的血迹,可除此之外脑袋还好端端地长在脖子上,并没有搬家,上面也没留下任何伤口。

原来那倭寇的刀并没有砍中自己啊!

萧文明一个庆幸,直呼老天保佑,可抬眼一看,却又见方才替自己挡了一刀的刘辰已是满脸带血——殷红的鲜血从他的面颊上流淌下来,将地上一大片泥土都染红了……

可是他受了这样重的伤,却依旧屹立不倒,直挺挺站在萧文明的身前,护住主公的安全。

原来是刘辰见到倭寇招数厉害、倭刀锋利,而自己已然没有兵器再进行隔挡了,便一狠心愣是用自己的脑壳,往那倭寇的刀刃上去撞。

这一刻,刘辰心里只有一个打算:一命换一命,就是自己死了,也要保住萧文明的性命!

那倭寇没想到刘辰这般勇敢,心中一抖、手上一晃,刀就砍偏了半寸,并没有直接砍中刘辰的脑袋,却在他脸上从右眼到左唇,留下了长长的一道伤口,而鲜血就是从这道伤口里喷涌出来,并且溅到萧文明的脸上的。

刘辰乃是萧文明辛辛苦苦从临海屯这么多子弟兵里挑选出来的爱将,还未遇得尺寸之功,就被倭寇砍得破了相,恨得萧文明咬牙大叫:“什么东西,竟敢伤我大将!弟兄们,给我把这厮砍成肉泥!”

萧文明手下三百子敌兵从小就在临海屯里一起长大,那都是光着屁股和泥的交情。

他们平日里虽然打打闹闹也是偶有口角,可真到了同仇敌忾的时候,谁也不会拿朋友当外人。

大哥刘辰受了伤,又听萧文明下了死命令,他们原本心中那一丝恐惧,顿时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提起手中钢刀,便向那倭寇身上劈去。

那倭寇就算武功再强,哪怕他是三头六臂的哪吒,也抵挡不住上下左右几十把刀的袭击,转眼之间,就被砍成了一个血人,就连那只握着伤人的倭刀的右手,都被齐刷刷砍断了。

这倭寇死的不远。

自打成军以来,这是萧文明,临海屯的子弟兵第一个开的杀戒,给他们鼓足了士气、壮足了胆量,也算是为萧文明的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了。

因此当萧文明后来想起这个倭寇的时候,还不免多啐他两口唾沫,用以表达自己对他的感谢和鄙视。

这一番交手下来,倭寇死了一个人却只造成萧文明手下一人的重伤——显然是吃了大亏了。

可是这冲突虽然小,却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来萧文明手下的弟兄开了荤、破了戒,顿时士气大增,纷纷扬起手中军刀,坚定了信心,已经从一群菜鸟,进化为一群不那么菜的菜鸟了……

二来是赶来帮忙的其他屯田所的士兵们,他们也同样是士气大振,毕竟一个战壕里的弟兄取得了战果,对他们而言也是一个极大的激励。

而贼人之中,那些中原齐国人的惊慌又加重了几分——平日里那些倭寇占着自己有几分武艺,张牙舞爪地往往一出手,几个人、十几个人,就能将对面的官军吓退。可没想到今天故技重施,却非但没有吓跑对手,自己反而丢了姓名。

那倭寇这挡箭牌的作用可就不怎么好使了,而没了倭寇替自己冲锋陷阵、挡刀迎箭,难不成要用自己的性命去冒险吗?

这生意可就不值了……

至于那些倭寇,他们都是一根筋,见死了同伴,顿时就好像打了公鸡血,变得更加疯狂,人人脸中冒出凶光。

忽听其中一个倭寇大喊一声,挺刀而出,瞬间其余的二三十个倭寇也跟了上去,丝毫不顾自己的人数只有对面官军的一百分之一,同萧文明的队伍展开了贴身肉搏。

这帮家伙,不讲战术、不讲组织,全靠一身蛮力,气势极其吓人——知道的,他们是要替同伴报仇;不知道的,还是以为是纯粹的过来送死的。

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也确实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竟然将已经被激起士气的临海屯的三百子弟兵逼得步步后退。关键是倭寇手里倭刀的质量的确厉害,萧文明为麾下子弟配备的,都已经是自己能够弄到的最好的兵刃了,却依旧被倭刀成批成批地劈断刀身……

没了兵器的兵丁,当然就只能后退了,而在后退的过程中,不少兄弟都挂上了彩、带上了轻伤。

萧文明没练成多么高强的武艺,弟兄们退后了,他也只能跟着向后退却。

不过好在这几个月的训练终于发挥了重要作用,退固然是退,但退也退得十分有条理、十分有组织,依旧能够保持阵型不动。

要是其他屯田所的兵丁被倭寇同样一阵猛攻,恐怕非得当场溃退下去不可……

这时的萧文明,才忽然记起了自己脑海里曾有这样的一段印象——说是明朝遭受倭寇侵袭的时候,曾经发生了十几个倭寇一路从东南沿海,杀到大明南京城下的事件,发生该事件的原因,固然是明朝中后期军备废弛,但倭寇战斗力之强,也是不容忽视的。

看今日的情况,这些倭寇胆子大、武功不差,手中的倭刀也是又长又快,以他们的战斗力,趁着大齐朝野驴岭一场败仗下来军心不振的大环境下,能够仅凭二三十人的数量就杀到了金陵城下,似乎也不是那么不可想象的了……

萧文明虽然不愿承认,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以眼前这群倭寇的战斗力,对阵大齐朝普通的屯田所,恐怕以一当十都是客气的。而自己精心训练了一个月的子弟兵,现在的战斗力也还远比不上他们。

然而萧文明是不能被吓跑的,他现在毫无选择,只有两个字“顶住”,如果把两个字换成四个字,那就是“坚决顶住”!

因为萧文明现在是所有队伍的核心,要是他的队伍顶不住溃退下去,那其余赶来助战的两千余屯田兵,也必然会溃败下去。

而只剩下一半兵力镇守的那座军营,恐怕也很难守住了。

一旦军营被攻陷,那正在军营里避难的数千百姓,就会成为俎上鱼肉,任人宰割,这是萧文明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然而倭寇的凶猛超出了萧文明的想象,他们已然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满脑子都是“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心态,好像人肉电风扇一样,把手中倭刀舞得上下翻飞,让萧文明就是想反击,也找不到任何的破绽,只能十分被动地且战且退。

一时之间,临海屯三百子弟,竟被区区二十来人杀得没有还手之力,要多被动有做被动、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就在这黎明前的黑暗之中,萧文明只能命令自己麾下三百字子弟肩并肩、背靠背地站在一起,大家用手上仅有的武器——军刀——一刻不停地做出厮杀的动作,反正不能让倭寇,近身,否则必然会造成难以估量的伤亡。

这时的萧文明已然下定了决心,等挺过了这一节,不管自己有没有把戚继光的《纪效新书》和鸳鸯阵战法研究透,至少也要先想办法,把盾牌、长矛之类的军器给配备齐备了!

要是自己能够早一步预料到,会在金陵城下同倭寇碰面,那自己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替弟兄们配备好兵器——哪怕是最简陋最便宜的——反正不能像现在这样的被动。

不过幸好,同萧文明拼命的也就那二十来个倭寇而已,至于其他混在他们身后的中原贼人则还在坐山观虎斗——毕竟萧文明这边人多势众,倭寇这一顿冲杀看似气势极大,但其实胜算并不大……

胜负未分之时,他们是不会轻易闯入战局的。

而其他的屯田兵,则被黑暗中这场惊心动魄的厮杀彻底震惊住了,有的人都被吓得尿了裤子,根本就没有勇气加入战斗。

如此这般,萧文明被逼得不断后退,甚至一直退到了距离军营大门不过百十来步的地方……

这时,萧文明只要能够退入军营,并且坚守住大门,那光凭着二十个倭寇,是绝对不可能攻破这座军营的,那自己手下也就安全了。

但是更大的一个问题在于,自己退走了,那其余的屯田所的将士们,便会失去依靠和轴心,他们是绝对抵挡不住倭寇这样的冲击和挤压的,失败恐怕也就是在抬手之间而已。

退入军营就能保证自己的安全;继续坚持则极有可能造成自身的损失……

萧文明陷入了两难之中。

现在的他就仿佛深陷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没有火把照明、没有星光指路,周身被无尽的犹豫和彷徨包围着。

到底怎么办?

萧文明在穿越之前,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生死抉择的!

他这个抉择不但关系到自己的性命,自己手下子弟兵的性命,甚至还关系到几千屯田所的兵丁,近万军营里百姓的性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