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铁血小千户 > 0007 洪洞县里没好人

我的书架

0007 洪洞县里没好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也幸好徐世约今天花了这么多银子。

所谓: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吃了自己的饭,那总得帮自己说几句话吧?

于是,徐世约不失时机地从怀中取出一张字条,递给县令汤光耀:“汤大人,说起临海屯的抚恤金,他们正好还欠着我一笔银子。为了银子的事,今天我还同临海屯的人口角了几句。欠条就在这里,还请汤大人明断!”

这件事情汤光耀当然是知道的,欠条他也早就已经看过了。

然而在场面上,他也只能被迫演上一出双簧,取过这张字条,装腔作势地看了两遍,这才说道:“嗯,字条是真的,上面有萧老千户的签字画押,写得明明白白不会有错……既然是真的,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说罢,汤光耀便抬起了头,用为难的眼神看着萧文明。

只可惜汤光耀的演技实在是不怎么样,萧文明一看就猜出来了:汤光耀又要耍什么新的花招了!偏就不能让他如愿。

因此萧文明并没有搭理他,就不给他往下搭话的机会。

这时的汤光耀,实在是不知道萧文明的“傻”是真的还是假的,然而他自己当场的尴尬却是真真切切的。

于是汤光耀只能自己努力把戏演下去:“贤侄,你看这字据上写得明明白白,临海屯欠了徐世约三千两银子,朝廷发下来的抚恤银子,大约有三千三百两。不如这样,今天正好本县这么多士绅在这里,就把这桩纠纷了解了吧?”

听到这里萧文明顿时脑中一热,几乎就要骂出口了!

好一只老狐狸,居然打着这样的算盘,要是按照他的办法,吗银子没到我的手里,就直接从县里划到别人名下了!

这也就罢了,更关键的问题是,按照姐姐萧文秀的预算,朝廷给下的抚恤银子应该要六千两上下,怎么摇身一变就砍了差不多一半,只剩下三千三百两了呢?

因此对于汤光耀的话,萧文明那是一个字都不能答应、一个字都不能同意的,立即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不对吧,汤大人,我们临海县这次去了两百八十一位弟兄,不幸全军覆没,按照朝廷的规矩,每人二十两抚恤银,那应该得有五千六百二十两,怎么现在就剩下这么一点了?难不成是从中被人贪污了不成?”

汤光耀不屑地看了一眼萧文明,冷笑一声:“贤侄,话可不能乱说,那是你不懂规矩。你若不信,就让我的师爷把账册拿来给你看好了,有没有人从中贪墨一看便知。”

说着,汤光耀一面让身后的师爷立即去县衙里取来账册,一面则好像教育小学生一般向萧文明耳提面命地教训起来。

原来大齐朝有这样一等混蛋的规矩,凡是朝廷发下来的银子,每经过一道衙门就得扣下一笔钱。

为了凑齐抚恤野狐岭之战阵亡将士的银子,皇帝几乎把国库给清空了,然而这笔钱先从户部拨款下来,再由兵部核对阵亡将士的数字,最后再转回户部经漕运发下来,再经过省、府、县三级地方政府衙门。

这么多流程走下来,原本六千两银子发下来,能留下个一半已经很勉强了。

这还得多亏当今皇帝特意下了严旨,明说胆敢贪墨这笔钱的,以通敌论处,查实了就是当头一刀。

否则,能剩下一千两银子,都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萧文明一边听着汤光耀的介绍,一边不时侧耳打听老夏头的意见。

老夏虽然是个最最基层的军官,但是跟着萧老千户办老了事情,其中的门道多少知道一些,便低声对萧文明说道:“少爷,规矩向来如此,向来如此……”

向来如此的规矩,就一定是正确的规矩吗?

萧文明听懂了,但他心里不服气。

很不服气!

别的银子也就罢了,抚恤银是什么钱?

那是前线的将士浴血搏杀换来的!

是舍弃了最珍贵的性命换回来的!

克扣这种卖命钱,花着不觉得手烫吗!

萧文明用尽了浑身的力气,耐住了脾气:“汤大人,这次临海屯出征的将士,明明白白是二百八十一人,连同我爹爹在内,没有一个人回来的。按照朝廷的规矩,按照皇上的旨意,应该是明明白白的数字,可为什么到你这里就少了那么多呢?”

对于萧文明中的楞头青,汤光耀觉得自己再怎么解释也是无济于事,并且要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其实这种层层克扣的弊政,从头到尾都是违背大齐律令、违背着皇帝旨意的。

这种事情,可也没法细说啊!

这时,汤光耀忽然灵机一动:“啊,是这样的吗?本官是个文官,不懂得军事上的事情。但是听说朝廷论功行赏,都是要以割取的首级作为凭据的,那领取抚恤金想必也是一样。既然是以阵亡将士的人数来计算的,那本官斗胆说一句不中听的话,临海屯这回回来的,难道就真的有二百八十一具尸首吗?”

萧文明听了一愣——这不纯粹是刁难人吗?

从战场上送下来的,是一坛坛骨灰,而且并且这些骨灰全都混在了一起,谁是谁的遗骸都没法分开了,更无法清点人数了……

汤光耀这只老狐狸一见萧文明哑口无言,脸上立即扬起了得意的表情:“贤侄,说话要讲究个真凭实据。要是贤侄真能点名人数,那下官可以替贤侄向上申诉,一定把抚恤银给补足了。”

这就是胡说了,汤光耀是个什么东西,也就是个七品的县令。

七品县令,在临海县里,还多少还能算是个人物。可要放到大齐朝的朝廷里,那也就是个最最微不足道的芝麻绿豆官。

像他这号的人物用斗量、用秤称,遇到上官就连说话的份都没有,还想跟户部、兵部打官司?太瞧得起自己了!

然而有句话,叫做“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偏就是这样的官员是最难搞的。

萧文明被怼得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时他也才意识到,古人其实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们的见识眼界和科学素养,或许没有现代人那么强,但智商可是一点也不弱。在对付他们的时候,要是不打起一百二十分的仔细,那只可能是自取其辱。

正在这时,忽听又人说道:“汤大人此言乃是至理名言啊!一切都要讲证据,看来抚恤银的数量还是不会有错的。”

说话的,正是方才赞扬萧文明诗写得好的那个书生。

看来此人在士绅之中颇有几分影响力,方才经他一夸赞,原本对萧文明质疑的声音便销声匿迹了,现在他又说出这句话,顿时引来了汤光耀和徐世约的赞同。

“温兄此言极是啊!”徐世约说道。

汤光耀抬手捻着自己颚下精心留起的一把山羊胡,嘴角扬起了自信的笑容,更是直截了当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不如二一添作五,临海屯欠徐世约的钱,就从县里直接支取给我。贤侄拿三百两银子回家去也就是了。这年头世道不太平,三千两银子带在身边,那也不保险啊,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萧文明听了这话眼都直了。

怎么三言两语之间,不仅钱的数目少了一半,甚至自己连钱都没有经过手,就这样没了?

这时的萧文明忽然想起了那个帮自己说话的书生,原来这家伙明面上是在替自己说话,背地却给是给自己下了一个大套,被他这么一说,自己就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好家伙,原来自己今天跑到这鼎香楼来,竟然是入了狼窝虎穴,套路那是一个接着一个,全都冲着他这个毫无根基的小千户!

“这年头竟是洪洞县里没好人,有一个算一个,居然是全员恶人!”

正当萧文明已近绝望之时,却听那书生又说道:“不错不错,两位所言不错。倒是这张借条可否让我看一看?”

这话是冲着徐世约说的。

徐世约闻言一愣,下意识地想要收回借条,可那张条 子就摆在桌上,等他想要拿回来的时候,这书生已然劈手夺过字条,让他反应不及。

只见那书生将纸条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了一番,忽然异常懊悔地说道:“哎呀呀!哎呀呀!在下一个不巧,险些坏了大事了!”

这话语气夸张怪异,让席间的士绅们全都注目过来。

“坏?坏了什么事?”徐世约的口吻之中,已然有了几分惊惶。

汤光耀也沉着嗓子问道:“是啊,坏了什么事?”

那书生道:“诸位请看,这张字条上似乎有几个字写的不太真切,学生才疏学浅,恐难以辨认,还请诸位也分辨分辨。”

说着,这书生并没有把字条还给徐世约,也没有递给县令汤光耀,而是亲自起身,直接传到了下一桌,一边传还一边解释道:“诸位请细看。这张字条似有两处纰漏,原本读书人写字,写错一个字、两个字的,原本也没什么稀奇的。然而这张字条上的两处纰漏,却都集中在最紧要之处,岂不怪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