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铁血小千户 > 0003 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的书架

0003 初生牛犊不怕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着,王霸弯腰从靴筒里抽出了一柄半尺长的匕首,捏在手里不断地挥舞。

他带来的那些弟兄也跟着从袖里、鞋里、怀里掏出随身的兵刃,满脸痞相地瞪着临海屯的那些子弟兵。只可惜他们也就是些地痞流氓的水平,站得一盘散沙似的,除了神情凶恶一点,其实并没有多强的威慑力。

要是平民老百姓,说不定还真被他们给吓住了,可萧文明那是从后世穿越来的,是见过世面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王霸这伙人这点外强中干的小伎俩,又怎么能吓住他?

于是萧文明走到集中起来的两百子弟兵面前,大喝一声:“兄弟们,跟我上,把这些混蛋全都给赶出去!”说着,他已然挺身而出,迈着缓慢而又坚定的步伐,向徐世约、王霸二人逼近过去。

幸好是方才的老军头老夏经验丰富,招呼屯里子弟兵的时候,叫他们带上的都是些长兵器,结阵列队之后,这些家伙事的威力更是成倍上升,让对面王霸手下那些短兵刃完全无法发挥作用。

倒是有两个胆子大、不要命的,平日里欺软怕硬惯了,见萧文明手下都是些没成年的小伙子,怪叫一声,挺着匕首就向前冲去。

不料这两人这么一冲,立即变成了活靶子,刹那间好几根木棍、竹棍横扫纵劈过来,打得他们鼻青眼肿,刚才怎么嚣张地冲过来、现在就怎么狼狈地逃走了,只带回了遍体鳞伤而已。

这下,临海屯的子弟兵们的士气,一下子就被点燃了起来!他们原本就是从小在军屯里长大的军户后代,虽然年轻,可是人人血气方刚,正应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谚语。

尤其是野狐岭一场大战下来,他们大多死了父亲兄长,正在这悲痛的时候,居然还有人过来落井下石地讨债,那就是在老虎头上拍苍蝇——自己找不自在。

因此,这些子弟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现在的他们就仿佛一堆干燥的火药,只要一丁点火星的引燃,瞬间就会产生剧烈的爆炸。

这时的徐世约和王霸,忽然觉得自己估计错了形式:那个不成器的萧文明,那个本在他们眼里可以忽略不计窝囊废,却今日摇身一变,竟成了定海神针,成了临海屯新的主心骨,让他们原本的如意算盘彻底打了空。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徐世约和王霸同“俊杰”没有半文钱关系,可他们也都是识时务的,否则光凭愣打愣撞,就这么几个小流氓,早八百年前就被官府给剿灭了!

于是方才还口无遮拦的王霸一下子就焉了,虚张声势地抬高了声音:“你们……你们想干嘛?想仗势欺人吗?”

好一个“仗势欺人”……

“势”已从徐世约、王霸那边,转到了萧文明、萧文秀这边。

形势陡变!

看样子,将临海屯的田产拿在自己手里的企图,今天怕是要泡汤了。非但如此,能够全身而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是万万不能同临海屯发生冲突的,只有先当缩头乌龟,避其锋芒再说了。

这时,反倒是萧文秀的想法同他们一样——她也不想同徐、王二人带来的人交手,即便现在是占着上风的。毕竟这些子弟刚刚死了父亲兄长,要为了借钱的事情枉送了性命,自己怎么向他们死去的兄长、父亲交代?

于是萧文秀赶紧插话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大家不要动手。”

徐王二人之中,徐世约的城府明显要深厚许多,还能默不作声的静观事态的变化。

王霸则已经是被吓得有些恍惚了,听了萧文秀的话,连称呼都改了:“对、对,萧大小姐说得对!大家有话好说嘛!不要动手!为了钱的事送了性命,不值得!”

这只“王八”刚才那几句侮辱性的话,给萧文秀留下了印象实在是太差了。

因此萧文秀根本就不愿意接他的话,自顾自地往下说:“你们不用担心钱的事。前几天上头的任将军已经说了,朝廷发下来的抚恤银子,已经送到了县里。按朝廷的规定,这次我们临海的阵亡的两百八十一名将士,每人都有二十辆的抚恤银子,足够六千两,够还了你们的债了!”

能够连本带利地收回借款固然可喜,但徐世约更多的是想把临海县以及周边的田地拿下来。这些地可都是良田,又在临海县的旁边,价值可要比千把的银子贵多了!

可是如今这个局面,还想苦苦地逼债,那就不是在讨钱了,而是在送命了!

于是徐世约卖个破绽:“那就好。刚才都是误会,咱们把话说开了,什么事说不明白?”

对于用抚恤银来还旧账的做法,萧文明其实心里是不赞同的——这些银子,那都是临海屯的将士拿命换来的,就这么交出去了,岂不是太可惜了?但是既然姐姐松了口,自己也不好驳她的面子,就只能选择默不作声。

按照平日里了解下来的情况,萧文明那就是三记闷棍都打不出个屁的窝囊废。

可今天的表现,他却俨然成了临海屯的中流砥柱,这给了兴冲冲而来的徐王二人一个下马威,让他们也更加不敢忽视萧文明的意见。

因此他们听了徐文秀的主张,又见萧文明没有反对,这才放下心来。

只听徐世约又说道:“那好吧!那就看在死了的萧老千户的面子上,再通融三天。三天之后,我再来取银子。这几天的利息嘛……也就算了,算是我给老千户的一点丧仪。”说罢,徐世约又抖开了手里的折扇,装出一副大度通情理的样子。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萧文明骂了一句,他骂得声音不轻,反正徐、王二人,肯定是听到耳朵里去了。

徐世约现在吃不准萧文明的路数,更不敢再节外生枝了,听到了也只当是没听到。

王霸却是好勇斗狠惯了的,何时吃过今天这样的亏,一听萧文明的叫骂,便也回骂了一句:“行!算老子阴沟里翻船,倒了霉了,今天这事,你给我记住!”

“没错,今天的事你也给我记住了!”萧文明针锋相对地回道,“要是你记不住,我可以给你留下些更加深刻的印象!怎么样?要不要尝尝咱们临海屯爷们的手段?”

一听矛盾又要激化,徐世约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狠狠瞪了一样王霸,示意他立即带人撤退,而徐世约自己则先迈步转身走开了。

王霸在今天这件事情里虽然也算是头头之一,但他更多的只是一个打手的头目,徐世约才是真正的主谋。

见他走了,王八也自觉没趣,心里暗骂了几句,却不敢把任何一个字骂出口,终于招呼起自己手下那些泼皮无赖,怎么走的,就怎么离开了临海屯。

可怜这些家伙,兴冲冲而来,却仓惶惶而去,脸上全都没了当初趾高气扬的样子,耷拉着脑袋一个个都好像斗败了的的公鸡,灰溜溜逃离了临海屯。

在他们身后,则传来了临海屯年轻将士的欢呼声……

眼下虽然是深秋时节,天气已是十分寒冷了,可方才那一番冲突下,萧文明脑门上也渗出了细细密密的一层汗,见徐世约和王八二人离开了,他才有空伸手抹了一把汗水,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走了……”

姐姐萧文秀也是心中一块石头落地,缓了口气道:“今天要不是弟弟出头,还正不知道怎样收场呢!看你不声不响的,今天总算是出息了,要是咱爹爹知道老弟今日如此威风,那在九泉之下,也能含笑了。”

萧文明没想到自己刚刚穿越过来,就遇到了这样大的一场危机,全靠着自己憋着一口气,才勉强把危机暂时压住了,却还远没有到彻底解决的程度。

因此萧文明不敢把话说死了,也不敢过于嚣张,只说道:“我有什么能耐?全靠咱们屯里的子弟争气。我看老一辈的虽然没了,可小辈的心气还在,这么些人拉出去,咱们谁都不怕了!”

这时却听老夏低声说道:“大少爷,有些话不敢瞒你。其实咱们屯里这些子弟,也就光会个列阵而已,真打起来恐怕会吃亏啊!幸亏姓王的、姓徐的被咱们吓退了,否则这局面还真不好说呢!”

萧文明听了这话,背后顿时冒出了冷汗,心想:今天能赢下这阵仗,一大半是出于侥幸,将来可再不能做这种事情了,要是再多搞几次,还不自己把自己给吓死了?

他对老夏说道:“老夏,咱们这里毕竟是个军屯,练兵是第一要紧的事情。练兵的事情我不懂,今后你还得帮我多参谋参谋,咱们屯里的子弟,都是大好的材料,可不能就这么浪费了啊!”

这又是一句极有见识的话。

萧文秀是真不知道为什么弟弟萧文明今天竟然开了窍,说出的话、办出的事,已全然不是那个怯懦的弟弟了……

她当然不知道弟弟的灵魂,就在三天之前,同后世的萧文明相融合了。她只觉得弟弟开窍,对于处在风雨飘摇之中的临海屯,无疑是雪中送炭啊!

真的是老天有眼!是萧家的祖宗显了灵!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