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铁血小千户 > 0002 莫欺少年穷

我的书架

0002 莫欺少年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然有姐姐的吩咐,但是不速之客都闯到自己门口了,萧文明又怎么躺得下来?

他在屋里坐了一会儿,听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嘈杂,还是忍不住决定推门出去,看看外面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局面。

只见屋外姐姐萧文秀面前已站了二十来个凶神恶煞一般的男子:他们虽然高矮胖瘦不一,但个个面色凶恶,一看就不是好说话的,都是本地的地痞流氓、泼皮无赖。

领头的两个人,萧文明似乎有些模糊的印象,那个身材魁梧、留着光头、脸上有一道疤痕的名叫王霸,诨名“王八”,是此地有名的破落户。

而另一个穿着白衣、摇着折扇的,就是那个叫徐世约的了。

特别是徐世约,长得还算斯文,又是一身的书生打扮,在这群地痞无赖之中显得格外扎眼,只见他眼中露着凶光,脸上却带着笑容,说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萧千户临走之前向我借过三千两银子,说好等他回来三天之内就还清了。如今老千户人虽然没了,可债还在,就请把钱还出来吧!”

说着,徐世约从袖中掏出一张字条,捏在手上甩了甩:“欠条就在这里,白纸黑字写着的,你们要看看吗?”

当今朝廷内忧外患、财政凋敝,亏空了各地屯田所不少军饷。

为了临海屯的弟兄们能够安然北上参战,所以萧文明的爹出征之前特意向本县的富商徐世约,借了些银子作为路费,想着能够得胜归来的话,赏赐的军功银子加上朝廷补发的饷银,还上这笔钱可谓是绰绰有余……

然而天不遂人愿,野驴岭大败下来,人、银子全都没了……

这件事情萧文秀是知道的,但是欠钱的数额如此巨大,却超乎了她的意料。

只听她带着哀求的口气说道:“徐大官人,钱肯定会还的。你也知道,这两天咱们临海屯里正在办丧事,朝廷发给阵亡将士的抚恤银子也还没发下来。大官人能否宽限个几天?”

徐世约嘴角一扬:“宽限?说好了是回来的三天之内,就要把银子还清了。现在已经都第四天了,我已然宽限了一天了,你还想再宽限,恐怕于情于理都不合适吧?”

情理?你还好意思说什么情理?

萧文明心中暗想:人都死了,别说是宽限个一天两天的了,就是宽限个十天半个月才算是讲情理,哪有像这样堵着门上门讨账的?分明就是欺负临海屯里没人嘛!

萧文明刚要表达意见,却听萧文秀还在央求:“徐大官人家大业大,这一千两银子能不能再宽限个几天?等我从县里把抚恤银子取回来,立即还给大官人,这拖延的这两天我利息照付。看在同我爹爹身前还有些交情的份上,大官人就请高抬贵手吧!”

“嗬嗬!”徐世约冷冷一笑,“钱再多,那也是我正经赚来的银子。你们还不出钱,倒也不打紧。临海屯不是还有很多土地吗?你们折价还我地皮也行啊!”

“那不成。”萧文秀对这个议题表示了坚决的反对,“屯田所的地,可不是我们萧家的,而是国家的。私自处置变卖,那就是犯了国法,朝廷是要问罪的!”

听了这话,一脸斯文的徐世月顿时换了副狰狞的表情,把折扇一收:“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们到底想怎样?我看你就是想赖账!想赖账?好啊,先问问我手下的弟兄同不同意!”

话音刚落,便听徐世约和王霸领来的地痞流氓们七嘴八舌地附和起来:

“还钱!还钱!还宽限什么?”

“要么给钱,要么给地,哪那么多废话?”

“咱们兄弟大老远来了,不能白跑一趟!”

他们喊得震天响,任凭萧文秀怎样解释都无济于事。

这时,却听一旁的王霸说道:“徐大官人在商言商,说话也太硬了。他们家毕竟刚刚死了爹,听说屯里精壮的将士也都死了个一干二净。看他们可怜,宽限个一天两天的,也不是不可以。不如大官人就卖我个面子,如何?”

这只“王八”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却没想到能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萧文明有些料想不到。

却不料王霸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萧文秀搭了句嘴,随即让她后悔不已。

“嘿嘿!”王霸咧嘴笑道,“常言说:‘俏不俏、三分孝’。萧家这小娘子带着一身孝,还真是格外的可人。不如你陪大爷我好好玩玩,玩高兴了,我就劝徐大官人多个宽限个几天,说不定连利息都免了你了。哈哈哈!”

说着,王八脸上又露出了一脸淫笑。

原来此人是不怀好意。

辱及家姐,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的萧文明,已是忍无可忍,上进一步说道:“你可看清楚了,这是在临海屯里,岂容你大放厥词?又不是不还你的钱,说话给我放尊重些!”

谁不知道临海屯的少爷萧文明是个窝囊废,忽然听他说出这么强硬的一番话来,倒也颇有几番震撼的效果。然而他是刚刚穿越过来,脑袋还晕乎乎的,看着也有些痴痴傻傻的。

因此王霸听了一愣,却又咧嘴骂道:“乳臭未干的孩小子,这里哪有你说话的范儿,给我闪一边回家吃奶去!”

话说一半,王霸凶狠的表情又转为淫 荡:“听说你老娘死了十几年了,平时你吃的都是你姐的奶吧?不过你们家欠了那么多银子,搞不好你姐都得给卖到徐大官人开的青楼里去。这奶,你以后怕是吃不到了,赶紧回去嘬两口,说不定过两天,就轮到老子我……哈哈哈!哈哈哈!”

这话侮辱性极强,恨得萧文明面色通红、咬牙切齿,大喊一声:“放肆!我爹虽然死了,可临海屯千户的位置却传给了我!我是正经的朝廷武官,你们几个小流氓竟敢如此大胆,就是不把朝廷放在眼里!”

扣完高帽子,萧文明便又吩咐老夏:“你传我的命令,立即招呼屯子里能拿得动兵器的,全都聚集过来!哼!都杀到我们屯子里面了,要是还忍气吞声的,我这千户将来还做不做!”

忽然从萧文明口中说出这么几句有血性的话,老夏也着实是没有想到,不过他也是忍了徐世约和王霸许久了,萧文明这几句话正说到了他的心坎里,立即答应一声便退了下去。

然而萧文明这几句话,却并没有吓住徐世约和王霸的人。

徐世约是临海县一带的大地主大富商,就是县令大人都给他几分面子。而一边的王霸也是妻男霸女、欺行霸市惯了的。

这两人可都不是胆小如鼠的主。

并且他们今天敢于闯到临海屯里来讨账,这步棋,也是看好了才落的子。

他们早就打听清楚了:去年的一场大战,临海屯里精壮的汉子死了个一干二净,就只剩下一群老幼妇孺,就算是硬拼,自己带来的这二三十个弟兄也一点不虚。至于萧文明,一个素来懦弱、根基不稳的候补千户,在他们眼里,并没有多大的威慑力。

果不其然。

老夏去而复返,虽然一下子带来了两三百人,可抬眼望去却都是些十五六岁的小孩子。

他们一脸的稚气,来固然来了,可脸上还带着明显的羞涩和怯懦,手里拿着的也尽是些扁担、撬棒、锄头、竹竿之类的工具,就连正经的朴刀、长矛之类的兵刃都没几样。

于是王霸笑道:“哈哈哈!竟来了一群雏儿!一个个都给我撒尿拌泥去!在老子面前装什么大尾巴鸟,还不快滚!”

“哟吼!”这时忽听老夏长啸一声,“结阵,列队!”

他一声令下,只见这两百多少年兵乱哄哄地运动了一阵,终于列成了一个还算紧密的阵型。

原来这些人虽然年轻,但平时也是经受过最基本的军事训练的,阵型排的虽不严谨,但也颇为唬人。

尤其是站在队列之中,左右有了手足弟兄的依靠,他们脸上方才害怕的神情已然荡然无存,握着不像样的兵器的手,也似乎一下子被注满了力量。

其心可用!

看来临海屯这一战虽然损失惨重,可人心还没有散,将来必然有复兴的机会。

萧文明见状,心里一下就有了底,信心十足地对徐世约和王霸说道:“有句话听说过没有?叫做‘莫欺少年穷’!咱们临海屯虽然受了重创,可屯还在、人也在,大不了从头再来!将来落到我手里的时候,我多少松松手,饶你们几个一条小命!告诉你们,欠你们的钱,我又不是不还,宽限几天利息照给就是了。我劝你们趁着这机会积点阴德,乖乖给我走人。否则,我叫你们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徐世约、王霸二人都是此处的地头蛇,又同官府勾结有亲,何曾听被这样赤裸裸地威胁过。

而萧文明之所以敢威胁他们,依靠的,就是临海屯还剩下的这二三百人。这些人虽然都是些半大不大的孩子,却都是从小在临海屯里长大的,哪怕是出于最朴素的保家卫国的心情,他们也是无不义愤填膺、同仇敌忾!

这几句话顿时慑得徐、王二人不敢动弹。

可王霸平日里最是嚣张跋扈,手下养着的也是好勇斗狠之徒,要是今天在临海屯这些毛头小子面前吃了瘪,今后还怎么在这一代混事?

于是他大喊一声:“好家伙,这帮小子今天长了胆了,敢在爷爷们面前耀武扬威的,弟兄们,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sitemap